往下边塞东西弄破: 如何对待不听话的m

父皇的那一下是真用了力气,这短短半个多时辰,他觉得自己身体里的血都要流干净了,他努力强撑着,“先回府。”

侍从将他扶回马车上。

车夫狠狠一鞭抽在马儿身上,马儿嘶鸣一声,撒开蹄子朝大皇子府狂奔。

天已经黑了,路上没什么行人。

一路回到府门口,马车停稳,侍从还没扶大皇子下来,大皇子妃带着人从府里迎出来。见到大皇子一身血污,满身狼狈,她是又庆幸又心疼。

庆幸的是大皇子没事,心疼他被伤的如此重。

扶着人进了府,太医也过来了,仔细的处理好了伤口。

“伤口很深,殿下要切记这几日伤口处不能沾水,饮食也要清淡,尤其是晚上,要时刻注意着是否发热。”

大皇子妃一一记下,让人给了赏银送太医出去。她湿了帕子轻柔地帮大皇子擦拭脸颊上的血迹,忍不住掉下眼泪。

大皇子没心情安慰皇子妃。

大皇子只有三天时间,三天之内找不到散播流言之人,他是真的与太子之位无缘了,“衣服帮我换了,我要去书房。”

大皇子妃想劝阻,殿下的脸十分苍白,看起来随时能昏过去,这个时候应该休息,可夫妻多年她也了解大皇子,如果不是严重的事情他不会不顾及自己身体的。

轻柔的擦完,起身去拿了一套衣服过来帮大皇子换上,终是没忍住叮嘱他,“父皇既然没有发落你,想必也是不信那些流言是你派人散播的,殿下还是要先顾及自己的身体。”

“知道。”

说完,大皇子大步去了书房。

书房内,几名幕僚已经在等着了,“殿下。”

大皇子走过去坐下,有些虚弱,“父皇让我三日内查出散播流言之人,几位觉得我们应该从哪里下手?”

大皇子进宫,几名幕僚的心一直悬着,直到听到大皇子回来的那一刻才落回来。此刻看到大皇子额头的伤势,知道皇上是真的震怒了。

其中一人小心翼翼的问,“殿下可否从皇上的反应中看出外面的流言是真是假?”

大皇子沉默。

俗话都说知子莫若父,同理,知父也莫若子。父皇今日的种种表现都说明外面的流言是真的,父皇是真的做了禽兽不如的事。
往下边塞东西弄破: 如何对待不听话的m
他的沉默就是答案。

几名幕僚对看了一眼,还是那名幕僚道,“殿下进宫的时候我们也商讨过了,这样的密辛唯一有可能知道的应该是刚故去的皇贵妃,我们猜想这些年皇上对皇贵妃一直盛宠不衰、属意三皇子,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皇贵妃临死之前应该是告诉了吴家人,让吴家人保命。”

大皇子眯起眼,“你们的意思是流言是吴家人传出来的。”

“是,殿下莫忘了吴进临死前还摆了您一道。”

若不是因为吴进说宋隐就是楚云霄,大皇子也不会贸然进宫去皇上面前邀功,先惹了皇上厌烦。

“至于吴家后面的人是是谁,殿下暗暗派人去盘问就是。”

就算他们都认为是二皇子,那也得有吴家人的口供。

大皇子想不通,“吴家人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并没有对吴家人做过什么,甚至在吴家死之前和吴家人并没有交集。

“应该是殿下帮忙追回香皂之事让吴家人怀恨上了,吴家人将三皇子被杀之事算在了宋宛月的头上,殿下出手相帮,吴家人认定了您会袒护许家,随意怀恨在心,一再的给您设圈套,殿下不妨仔细想想是不是这样。”

大皇子闭上眼睛,仔细想所有的事情,越想越心惊。如果真如幕僚所说,那从他让人上门请吴进开始,吴家就给他设了一个置他于死地的圈套。

他猛然睁开眼睛,“派人去吴家……”

定国公府今日异常的安静。

府里的人今日出去采买的人也听到了外面的流言,惊得篮子都扔了,一路跑回家,跑到老夫人面前说了。

定国公夫人听完,当场昏了过去。

伺候的人吓坏了,又是掐人中又是让人喊宋宛月过来,乱成了一团。

素来温和的定国公发了脾气,责罚了采买的人,并严令府里的人说也不许再说此事。

此时,定国公夫人半躺在床上,还在不断的掉眼泪。

定国公坐在床前,拿着帕子帮她擦拭,软声温语的劝,“你的眼睛本来就不好,别再哭了。”

定国公夫人哪里忍的住。那是她的大女儿,是她放在心尖上宠的孩子,是她养到十七岁才舍得嫁出去的女儿!

她的女儿本该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有一心一意疼她的夫君,有可爱的孩子,有幸福美满的生活。

可这一切,都被那个畜生毁了。

可偏偏她们还替女儿报不了仇,让她这么多年死不瞑目。

“这说不定又是他的试探,咱们不上他的当。”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12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