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客厅征服美妇/ 被仇人破瓜的侠女

落过水?春莺稍微想了下便反应过来了,没错,鉴于当时刚出孝期的靖王爷是京城里众多姑娘小姐夫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宫里头的宫女嬷嬷们也不例外,而自己毕竟是王府的人,有事没事也会凑上去听那么两耳朵。

是以听到王爷的未婚妻居然不幸出了意外在柳湖失足落水死了,春莺还是挺吃惊的,为此也曾琢磨过这背后是不是并非全是意外,只是她一个深宫小宫女,沈复没事也不会轻易动用到她,打听到的全都是周围宫女们的小道消息,最后便不了了之,后来更是还跟着其他人一起八卦了一番京城待字闺中的贵女人选。

说起来,那会儿还有人偷偷说起三公主,说一个王爷一个公主,两人年龄相当,一个作为姑娘家年纪稍微有点大了,另一个则失了未婚妻,差不多算是半个鳏夫,这么一看,两人也算是良配了。

这一说,犹如惊醒梦中人一般,一帮小宫女凑一起,越想越觉得两人极为般配,毕竟世人都喜欢看才子佳人、郎才女貌的组合,三公主平日里虽然骄纵了点儿,人是长得极好的,而且还是春莺这个从西北过来的姑娘所欣赏的那种英姿飒爽的美,王爷呢,自然也是长得一表人才,关键在小宫女们的眼里,不像接触过的那几个皇子般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这位靖王爷虽没见过,据说风评甚好,性子温和、平易近人不说,关键家中据说至今连个侧妃都没有,这样的夫婿人选打着灯笼也难找啊!

为此,甚至还有小宫女花痴地感叹说可惜自己在后宫,无缘得见这位父母双亡的靖王爷,“要不然,哼,就是当个暖床的侍妾本姑娘也认了!”

春莺当时差点笑出声来,不曾想,那小宫女的大胆之语后来竟然得到了一片赞同声,只得默默在心里祝福自家王爷,希望他不要被这帮小丫头片子们给撞见。

但在那时,春莺还是很看好三公主和王爷的,私心里,她是觉得,王爷如果当了三公主的驸马,本朝又不禁止驸马在朝为官,三公主又是皇帝跟前独一份的受宠,到时王爷也跟着水涨船高,那西北道的将士们也能跟着沾一沾光。

只是没想到,王爷的半年孝期还未过去,临了,自己不但出了宫,还又见到了活生生的周姑娘,而那位三公主,却从一个稍微大龄的美艳公主,转眼成了个杀人不眨眼的谋逆,假以时日,兴许很快就要带着中南道的人马威风凛凛地杀到皇城脚下圆她的女帝梦…

这么想着,春莺便觉得,什么强强联手,还是待人和善、坚强勇敢的周姑娘跟王爷更配,便发自内心地问了句

“那是得好好调理下,不过柳湖那事到现在也有些时日了,而且奴婢看姑娘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不适,不知老夫人您是想要奴婢怎么做?”

看来沈复还是知道心疼人的,派来伺候的这个姑娘不错,周太夫人侧耳停了下,不远处有小太子的笑声隐隐约约地传来,看来阿衡在逗着小家伙玩,便低声对着春莺说道

“当时阿衡病了一场,你也知道,王府里都没个正经的女眷,她一个姑娘家也不懂,王爷嘛自然更不清楚这些,后来还是你家郡主借故找了太医调理,但她那小日子…我是听说,后来就有些不太准了。”

“今儿我看她又瘦了些,当面想问她,又怕她听了不乐意,只得悄悄地来问你如今她这月事,可还顺当?有无腹痛凝滞之症状?”
厨房客厅征服美妇/ 被仇人破瓜的侠女
春莺万万没想到,周太夫人想要用个上好的碧玉镯子,竟然是为了问自己这么件事,呆了一呆,先是坦白以告

“老夫人,奴婢也是刚从宫里出来,之前并没有伺候过姑娘,所以也就这段时间的相处—”

话说到这里,却忽然想起,前几日大家一起上山那会儿,姑娘曾经捂着嘴干呕之事,不禁停了下来,随后牙一咬,在周太夫人失望的眼神里又说了句

“不过就在前两天,奴婢曾看到、看到姑娘她,干呕欲吐,想来、想来可能是肠胃有些不适。”

说完这话,春莺对自己简直满意极了!

本来差点就要控制不住说出那个惊人的结论来,好在话到嘴边总算脑子一转给改了个说法,再怎么样,周姑娘如今身份不明不说,总是待嫁之身,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当着人家祖母的面直说的。

彼此心知肚明是一回事,戳破了这层窗户纸却是另一回事,真要当面说了,谁知道这位周太夫人听了后会不会直接翻脸、斥责自己胡说八道。

但如今自己说是怀疑周姑娘“肠胃不适”,那就是两码事了,反正意思到了就行,结论人家自己会下的,至于下什么结论,那就要看这位太夫人是怎么想她家孙女了。

不过嘛,无论这位祖母对她孙女之事是否早就心知肚明,春莺觉得,自己这么一说,这位周太夫人应该不会有太多想法。

起码当着自己的面,不会表露出太多想法,或者说,老夫人不会感到太意外。

在宫里待久了,且不说宫里边的那些事,就说自己从宫女们那里听来的各种高门大户里的各种阴私事,一开始还觉得很是不可思议,连带看到那些雍容华贵的内外命妇们,都忿忿地以为是宫女们嫉妒她们才瞎编乱造的。

好在靖王府能选中自己也不是没有理由的,虽然自己内心里想法很多,但有一个好处,就是很少会在外头露出来,是以这些年在宫里,渐渐地,因着一件件被证实的事,自己也终于明白过来,那些但凡被宫女们私下编排嚼舌根的事,虽然一开始自己都不愿意相信,觉得匪夷所思,但到头来却十有八九都是真的。

所以到了如今的中秋宫宴,在靖王府派人来跟自己联络,说当晚可能要出事时,自己早已见惯不怪。

当然,事实证明,太后母女俩的凶残程度还是出乎自己意料,想必也出乎当晚在场几乎所有人的意料。

但过了当晚,震惊的情绪渐渐散去,想必大多数人却也都能想明白,太后母女既然起了那等心思,便要下得了狠手,要不然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最后便是功亏一篑。

还不如赶尽杀绝,一将功成还万骨枯呢,何况那至高无上之位。

同样的,虽然自己不清楚当初这位很快就要嫁入靖王府的周姑娘为何会在柳湖落水、周家又为何会对外宣告她已身亡,也无意于去了解清楚,但凭心而论,到了今日这等境地,换做是自己,或许也只能破釜沉舟把希望寄托到王爷这个未婚夫婿身上。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13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