哄着bl肉颤抖颤抖呻吟 (我弄的你舒服吗h)小说最新章节

未曾想,山不转水转,阿衡柳湖落水一事后,之前一直不肯答应不纳侧妃的沈复却突然转了性,把阿衡好好地安置在了王府正院不说,沈怡郡主竟然也特意请了太医给阿衡诊治身子,虽说两人肯定都有为王府考虑之嫌,毕竟阿衡却也算是被他们姐弟俩给正式认可接纳了。

只是男人嘛,周太夫人觉得,根子上就带着那么一股子喜新厌旧,是以当务之急,为了避免他日让人做出始乱终弃之事,毕竟明面上已经没有周家的宝贝孙女周衡这么一个人了,还是得想法子让阿衡能有个能栓住甚至能制住沈复的东西。

如果两人能有个孩子,那就最好不过。

不曾想,见到了孙女,却无比震惊地发现,阿衡这死心眼的傻丫头,居然还在替沈复养着小太子!许是重任在肩,人也清减了不少。

再后来,又得知阿衡身边这个名叫春莺的丫鬟居然是靖王府早先埋在宫里的一枚棋子,周太夫人便想得不免多了些,暗自揣摩这般安排应是沈复的有意为之,宫里头出来的,那可不是一般的姑娘,再傻的人,后宫那漆黑如墨的浑水一趟,也就成了精。

既如此,周太夫人一咬牙,今儿既然来了,那就借着这个王府丫鬟让她替自己给沈复传个话,表示自己不但过来见了阿衡,更是知道了小太子的事,想以此给沈复提个醒,给自家孙女再添点分量压点秤。

只是未曾想,先是送镯子被拒,之后还没等自己打出阿衡的苦情牌,刚开了个头,这机灵的小丫鬟,居然就跟自己说了件让人一时手足无措的事…

一时间,也顾不得跟沈复提醒小太子的事了,周太夫人脑海里开始迅速盘算自家孙女干呕欲吐、“肠胃不适”这个刚刚听到的突发大事件。

虽说之前一直盼着孙女能争点气、早日怀上个孩子,以免他日被靖王府翻脸不认账甚至落个始乱终弃的下场,但,谁能想到,偏偏却在这等最不应该的时候怀上了呢?

眼下阿衡她们看似在这山间小镇暂时安顿下来了,可中南道的兵马很快就要到京畿道、眼看着就要跟京城进行一番夺位大战,谁死谁休不说,汤泉镇不就是在京畿道这个两军对垒的战场之地么?

当然,自己也是因此而从京城特意带着一大家子躲到皇庄这边来的,为的就是躲避极有可能的战祸,汤泉镇这么个山谷里头的小镇,或许也不会被殃及,真要殃及了,想必躲避也来得及。

但,阿衡肚子里的孩子可是那如今仍在京城的沈复这位靖王爷的啊,且不说这十月怀胎生孩子的时候眼看都指望不上他了,万一、当然只是千千万万分之一,沈复要是被皇后那边指派出来跟三公主这边干仗,那不是…还得防着刀枪无眼么?

再说了,去掉外头这些情况,阿衡她毕竟还要带着个金贵至极的三岁小儿,而且这孩子眼看着一年半载的都得跟着她,如果这时候阿衡自己还要挺着个肚子、之后再一个人养着两个孩子,那、那简直比个寡妇还不如啊…周太夫人想着想着就一阵心酸,继而直接湿了眼眶。

老天爷啊,我们家阿衡的命也太苦了!

旁边的春莺本来说完话后就赶紧低下了头,结果半晌没听到周太夫人的反应,便忍不住又悄悄抬起了头,结果这一看,不禁吓了一跳,见老太太居然在抹眼泪。

不是、不是应该欢天喜地地笑出声么?以前在宫里头,但凡哪个贵人有了喜,当然,这几年也没几个贵人怀上过孩子,但正因为如此,那简直就是普天同庆的样子,不知有多高兴。

高门小户其实都一样,子嗣最重要,而且大户人家又不缺银子,更何况,如今还是三代单传的靖王府、守孝三年给耽搁了婚事的靖王爷的孩子?

再说了,照周姑娘如今妾身未明的处境,有了王爷的孩子,不正好么?

一时间,春莺都觉得有点理解不了,难不成周太夫人是喜极而泣?

不过宫里头当差的经历告诉自己,这时候最好少说话,或者,谨慎起见,给刚才自己说的那句话再加点余地。

想到此,春莺再次回想了下自己刚才说的每个字,满意之余,便启唇又看似犹豫地说了句

“老夫人,您…也别太担心姑娘的身子,毕竟、毕竟奴婢也就看到过那么一次,兴许,也不一定是‘肠胃不适’,那天天气挺热的,有点中暑也不一定,要么咱们再等两天看看,说不定便又好了。”

这话一说,周太夫人按眼角的动作便瞬间停了对呀,这还没让大夫诊过呢,怎的自己就先入为主地想开了?
哄着bl肉颤抖颤抖呻吟 (我弄的你舒服吗h)小说最新章节
唉,也怪眼前这丫头说话留半句,加上自己又一直惦记着这事,竟是忘了,别说此事还没确定,就算真有了,这月份尚浅不说,阿衡也是头一胎,还是得慎重起见为好。

想到此,周太夫人便停下手里的帕子,点点头平静地回道

“不错,阿衡她看着虽然瘦了些,今儿我看着,精神还是挺好的,毕竟年纪轻,兴许过两日也就好了,等下我再给她叮嘱两句,自己的身子还是得当心着些,尤其如今还得顾着小公子。”

说完便起了身,拍了拍春莺的手说了句

“这两日还是得多看着你家姑娘些,要是好了,那自不必说,要是一直‘不适’,说不得回头还得想办法跟你家王爷说一声,多亏了你,你是个好的!”

说完了让春莺去把周衡叫来,说是最后再叮嘱几句。

春莺听此,心里也有数了,便行了礼去寻周衡。

等周衡一脸笑的过来,眼看周太夫人一副慈祥的样子忙不迭地过来给自己擦汗,还满不在乎地表示

“没事,祖母,就是刚才看着阿瞒学习爬树来着,累不着。”

可怜那两侍卫,一个在树底下眼不错地看着,另一个在树上眼不错地护着,估计保护皇帝都没这么累,呵呵。

“是嘛,那敢情好!”老太太依旧一脸慈祥地应了句,看似并没有太过惊讶,这一点让周衡不禁有些诧异

“祖母,你不担心?”

“不是有虎贲卫护着嘛,不用担心,小孩子家是得多动动,多动动对身体好!”周太夫人的心思如今不在那小太子身上,眼下还是得赶紧把那件事给问清楚了。

便在周衡诧异的眼光中,拉着她往树荫处又躲了躲,然后低声问道

“阿衡,祖母问你,眼下你这般消瘦,这些日子又经了不少波折,你那小日子…可有受到什么影响?”

小日子?哦对了,是说每个月的大姨妈,周衡歪头想了想,还真是没准时来访,按说中秋过后就要来了。

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便依旧笑嘻嘻地跟老太太解释道

“是晚了几天了,不过没关系,想来是这几天确实有些折腾,早几天或者晚几天都正常,而且祖母您放心,我哪里就消瘦了,顶多瘦了一两斤,这样挺好的!”

大姨妈周期这件事,21世纪的女生都清楚,伴随着压力等外在因素,早晚一周挺正常,周衡一点都不觉得是因为自己瘦下来的缘故。

谁知周太夫人听了,却如临大敌一般,一把抓住自己的手腕,一副痛心的样子,另一只手还伸过来点了下自己的额头嗔了句

“你呀,这么不当心,万一是…身上哪里有不妥呢?不行,得赶紧找个大夫来看看!我问你,这镇上可有大夫?不对,这么个小地方—”

“哎呀祖母,差不多了,您还是赶紧回去吧,回去还有段时间呢,快中午了!”周衡觉得老太太有些小题大做了,便照着自己以前跟外婆那般方式跟她撒娇道

“我自己的身子,我会注意的,您放心啦,肯定没问题的!”

“放什么心,你现在这样,祖母怎么能放心?”看着抱着自己胳膊低头撒娇的宝贝孙女一副万事不操心的娇憨模样,唉,她家阿衡从小无忧无虑长大,家中自有长辈兄长帮着抵御外头风雨,几时需要这般靠她自己一个人费心思,一时间,周太夫人便颇为感慨起来

“都说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何况你如今这般情形,祖母别的帮不上你,惟愿你身子康健无恙…”

说到后来,声音哽咽,更是没法说下去了。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13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