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的小白兔又长大了| 第一次双龙同入

没错,既然自己跟那原身如此紧密关联,她的祖母不就是自己的祖母么?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嘛,何况对着个如此关爱自己的老人家,孝顺她就是了。

而孝顺孝顺,不就是“笑着顺应”老人家么?

主意打定,周衡便笑着抬头,一边继续挽着周太夫人的胳膊,一边还把自己的头靠在她肩上,娇滴滴地说道

“好,祖母,要么这样,如果再过五天还没有来,那我就去看大夫,您看可不可以?”

“还有,不管怎样,咱们到时再见个面,我这边不方便去找您,要么再劳驾您过来一趟,到时孙女给您做好吃的,好不好?”

“你这孩子,竟然还逗弄起祖母来了,祖母又不是孩子,还馋你一口吃的!”周太夫人被周衡最后一句话给逗笑了,笑完了却又是感慨

“咱们周家虽说不如以前了,但你也是金尊玉贵般养大的,如今却要亲自洗手下厨做羹汤,唉,人都说,苦尽甘来,祖母只盼着啊,今日你所受的这般苦,到时能有甘甜的回报…”

“孙女一点都不觉得苦啊,做饭是我自己喜欢,总是一项本事嘛。”周衡眨眨眼,哦不对,是有点苦,这些日子磕磕绊绊的还少吗?

但也不是一直都那般苦,里面不是还有跟沈复的甜蜜嘛。再说了,相比之下,如今自己在这山间小镇有吃有喝有钱有闲,要搁21世纪,也算是个悠长假期了呢,做人总得往好的地方看嘛。

“好,咱们周家的姑娘就是这般有出息!”周太夫人也痛快,事情已成定局,伤感无益于任何事,既然阿衡自己都不觉得怎么样,那还不如多鼓舞鼓舞,便一边带着她慢慢往外头路上走,一边又感慨地回忆起

“当初你刚出生时,因着上面已经有了四个兄长,你爹高兴得不行,抱着襁褓中的你,非说你像咱们家以前的太妃娘娘!你娘听了便很不高兴,说谢家姑娘可没有给人做妾的,哪怕进宫做贵妃也不行。”

“你爹听了就有些不高兴,说长得像太妃娘娘哪里不好了,太妃娘娘当年可是文武双全、勇毅果断,不仅杀过刺客救过太宗,后来更是慧眼识武帝、让周家儿郎们有了从龙之功,德才兼备,胜过世间多少男儿!结果你娘听了更不高兴,说宁可你平平安安地以后嫁个普通人家当家做主,也不要让你过那等惊险日子。呵呵,结果两人便为此大吵了一架。”

“要祖母说啊,他们俩其实都是好意,且不说太妃娘娘那会儿跟现在不可同日而语,如今就是你上头几个庶姐,哪怕你那黑心肝的三姐,嫁出去也是正室,罢了,先不说她了,眼下咱们还动她不得…你爹说你像太妃娘娘,虽说比照的只是幅陈年画像,而且那会儿你还是个奶娃娃,当不得真,但祖母如今瞧着,倒确实跟她是有些像,特别是你这眉眼部分。”

“人长得像不说,性子也是越发像了,阿衡啊,如今祖母看到你这般坚毅乐观,心里不知道有多欣慰!打个不恰当的说法,世人都说‘富贵险中求’,咱们眼下这情形,倒也不是为了求什么泼天富贵,周家比上不足,比下总是有余的。但既然阴差阳错的事情找到了你头上,咱们也别躲避,就尽力把它做好,并且也往好处想,你说是不是?”

“嗯,祖母,我想的跟你一样,”周衡点点头表示同意,也坦然跟她说明自己的想法

“不管怎样,阿瞒是无辜的,就算他日他没什么出息,我就当领养个儿子好了,对我也没什么损失。”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为了阿复。他如今有了这等难处,我总要帮他一把,祖母你说是不是?此事跟他靖王府有着理不清的关联,他没法置身事外,我也不能独善其身,那就先把眼前的难关一起渡过好了!”

“不错,正是这么个理儿!”周太夫人觉得自己来这一趟简直太值了,解了之前的思念之情不说,也算是放下了心头大石,至于那小日子来没来的事,老太太也乐观地表示等过几天再说,她们家阿衡有这等明白心思,要是只是虚惊一场那就只当没发生,要是真有了孩子,那就生下来好好养着,反正自己已经打定主意在那温泉庄子上不走了!

别的帮不上忙,这件事上是断断不能让自己的宝贝孙女真的跟个寡妇似的靠自己一个人养孩子。

眼看已经走到路上了,周太夫人便拍拍孙女的手
宝贝你的小白兔又长大了| 第一次双龙同入
“那祖母就先走了,回去记得注意自己的身体,别贪凉,瓜果之类的也放一会儿再吃,对了,如今已经过了中秋,万不可再吃西瓜凉瓜了…”

“祖母我记住啦,而且您放心,不是还有春莺嘛,春莺会照顾我的,对吧春莺?”周衡赶紧表示自己记下了。

于是祖孙俩一番殷殷惜别后,周衡手里牵着小家伙,眼看着老太太慢慢消失在路边拐角处…

因了周太夫人这么一番问询,表了态回去的周衡便也上了心,一路上暗自回想了番自己穿过来后每个月的时间不说,午饭后还特意趁着小家伙入睡、拉着春莺说起了悄悄话

“…春莺,你们宫里的那些妃嫔应该对这个很在意吧?要是小日子不准,她们都是怎么调理的?”

春莺没想到周衡会直接问起这个,一时间也把不准她此番问话的用意到底是什么,想了想便决定还是求稳妥

“姑娘,按说这小日子早几天或者晚几天其实也不要紧,有时候可能是人太累了或者遇上些事,下个月兴许就又好了。不过这也就是奴婢自己想的,奴婢在宫里时并没有近身伺候过哪位娘娘,是以这些事情也不太懂,就是有时候跟一起当差的姐妹们大家私下说说。”

周衡见此便也不再多问,只跟她说起了跟周太夫人的五日之约

“那没关系,我也只是问问看,反正我已经答应祖母了,要是五天内还不来,那就在这镇上找个大夫看看。我自己是觉得没什么,但她老人家觉得会不会是因为我如今瘦了一点,那就还是看一看好了,到时也能给她个交代让她安心。”

“不过,按说本来确实应该要来了,可能是这些日子太折腾了吧,心里有点压力,看下大夫也不是不可以,到时就让他给开个调理的方子好了。”

反正以前在王府也一直喝汤药,对此周衡都觉得有些习惯了,再者,毕竟自己之前落过水,后来又在水里待了那么久时间,为了以后跟沈复长远计,还是要好好注意下大姨妈这件事。

既然对方都主动说到了这事,春莺忍了忍,还是忍不住好奇心问了句

“那姑娘,您身上,如今可有觉得哪里…有异样?”

“异样?”周衡想了想,头一歪,偏过头去凑到她耳边低声问道

“那你小日子来的时候有什么异样?”

是有些症状,不过也不知道这个时代的姑娘是不是可以当面讲,还是试探一下为好。

“没什么啊,”春莺听了后认真想了想,之后有点不好意思地低声说道“来之前没什么,就是头一天的时候肚子涨涨的会不太舒服,不过也不是每个月都那样,看情况。”

“那你挺好的,”见她这么说,周衡就不想说自己的情况了,而且春莺毕竟不如自己跟春雨那般亲近,便只含糊说了句

“我觉得应该快了,最近这两天是觉得有些不太舒服。”

“怎么个不舒服?”春莺一听却紧张了起来,原来周姑娘还真觉得不舒服“是、是肠胃有些不适吗?”

“肠胃不适?”周衡一听顿时不以为意地笑了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13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