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想要: 公车经典

周衡见状,赶紧把压在身子底下的枕头拿掉,春莺则连忙上前来给两人盖上被子,又低声表示

“姑娘,奴婢在厨房里煮着红糖姜茶,应该快好了,先出去看下。”

“好,麻烦你了!”周衡一边说一边给自己和小家伙调整了下姿势,肚子还是很难受,希望红糖姜茶能管用。

不一会儿春莺端着煮好的茶进来了,见周衡半支起身子朝自己做了个嘘声的手势,赶紧把托盘先轻轻放在桌上,随后轻手轻脚地走到床前一边低头看一边问道

“这么快就睡着啦?”

“嗯,躺下来就开始打哈欠,想来也是困了。呵呵,哭一场能让他睡下,也算值了!”周衡一边自嘲地低声说道,一边把埋在自己怀里的小家伙往外挪了挪,再翻个身让他仰天躺平。

“瞧您说的!”春莺见她情绪已经缓过来了,便抿着嘴笑着答了句,随后又走到桌前,从托盘里拿了块热水绞干的帕子递过来

“您先擦把脸吧!”

周衡便顺势坐了起来,反正小家伙一旦入睡了,后面基本就是雷打不醒的睡神状态,倒是可以放心讲话了,便一边擦脸一边轻声问春莺

“不好意思,刚才没吓到你吧?”

春莺迟疑了下,最终还是在接过帕子时低头轻声答了句

“奴婢知道,姑娘您心里苦,身子又不舒服,如今这么哭一下,总比憋着强。”

听到这话,周衡多日来的情绪涌了上来,便在一口气喝完春莺随后端过来的红糖姜茶后低头看了下睡得香甜的小家伙,抬头跟她叹息道

“也不知怎的,可能是受这小日子影响吧,本来没有的事,听到你刚才那么一说,却跟得而复失一般难过,想来还是因为我自己心中原就有那么点期待吧!然后不怕你笑话,可能是因为现在身上难受,又觉得挺想念你家王爷,唉,以后等你有了喜欢的人就知道了…”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春莺已经知道,这位周姑娘为人大方,很少藏着掖着,是以刚才才大胆地接了句,不曾想,竟又等来了更为直白的一句,一时间,也不知该不该感谢她对自己的信任,但这话可没法接啊,尤其是最后一句。

擦了脸喝了热汤,周衡这会儿却已经缓过来了,说起来,还是刚才怀里小家伙给的疗愈作用,加上自己毕竟在21世纪当过几年社畜,谁还没有过伤心难过的时候,趁午休时抓紧时间到车里闷声哭一场的事很多人都干过,出了车库不还照样笑脸迎人。

是以见春莺听了自己的话后脸红红的低头不语,还“噗嗤”一声笑了

“你不用觉得难为情,男女之间两情相悦不是挺正常的么,何况你也到了这般年纪,嗯,要是不介意,可否跟我讲讲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奴婢没什么打算!”本来低着头的姑娘,听了后顿时受了惊吓般抬起了头,又摇着双手慌忙解释道

“不不,是奴婢从来没想过!”

“没想过啊…”也不知是说了会儿话的缘故,还是喝了那红糖姜茶起了作用,周衡觉得肚子没有那么难受了,连带情绪都更加好了起来,为此眼睛一转,朝春莺招招手示意她过来坐在床边,然后带着一脸神(八)秘(卦)的表情凑过去问道

“那你…可有定了亲?”

本想直接问她有没有喜欢的人,考虑到眼前的姑娘之前长期在宫里生活,那个地方可是只有皇帝这么个成年男人长住着,虽说按照21世纪某些古装电视剧的剧情,宫女跟侍卫也是很有可能发展出一段凄美的地下感情的,周衡觉得这种事应该没有可能发生在春莺身上。

如果真是那样,当时春莺就不会果断出宫了,而且照这些天的相处情形来看,也没见她在思念什么人。

但按照这个世界的通常情况,姑娘家到了这个岁数一般都是定了亲的,就像自己那位原身,而且春莺既然是被王府特意送进宫的,想来也会对她有所表示,搞不好就是提前给她安排了一门比较好的亲事。

周衡便有(很)些(是)好奇,沈复,又或者说,当时应该是沈复的父亲,给安排了桩什么样的亲事。

可惜春莺在听到这般问话后却一脸羞红地表示

“姑娘,奴婢并未定亲,而且您也知道的,奴婢这几年都在宫里,更是连想都没想过…您说的这些事情。”

意思是什么都没有?周衡觉得不太相信,能被靖王府挑中、又是送到宫里那等重要地方的人,就算家中和王府都不管,自己也应该是个心思活络的人。
教授想要: 公车经典
该不会是…打算以后留在王府吧?

毕竟,她这是在为王府做事,出宫后顺理成章地留在王府里甚至沈复身边,也不是说不过去,当然,鉴于她之前多年在宫里,可能对自己和沈复的事不太知情。

周衡还是愿意把眼前这姑娘往好的地方想,不过本着如今对沈复的感情,觉得还是要防患于未然,万一人家觉得可以做个侧妃乃至侍妾啥的呢?

还是不能给人家这个想头。

想到此,周衡便笑嘻嘻地表示

“那眼下你可以慢慢开始想起来了,反正你也不回宫里去,王府一时半会儿的估计也回不去,只能跟着你家姑娘我了,但你年纪也不小了,该考虑的还是得考虑起来,你说是不是?”

这话一问,未曾想,春莺却咬着嘴唇直接站了起来,然后站在床前脸红红地说了句

“对了,姑娘,刚才小公子出门,跟他们几个也都说了,说您哭了,当时是他们过来找了奴婢的,那个,奴婢怕他们着急,还是先出去跟他们说一下吧!”

然后不等周衡反应过来,行了礼就出去了,连托盘和汤碗都忘了带走。

周衡见状便又躺了下来,之后迷迷糊糊地睡了一觉。

后来是被旁边的小家伙给闹醒的,很快,春莺估计听到了响动进来了,周衡便也没再提刚才的事。

倒是春莺,进来后便低声跟她禀报

“姑娘,都怪奴婢多嘴,刚才出门时,老大过来询问了下您的情况,奴婢不好跟他说您身子不适,就说是小公子淘气惹得您生气,然后姑娘您又有些担心京城那边的王爷。”

“结果他听了后倒是没说什么,没多久却过来说回头让奴婢转告您一声,说他一个人要去下京城,打听下那边的情况,今晚自然是回不来了。不过他说您尽管放心,当初王爷跟他说好的,水城门那边那家客栈的房间会长期有人接应,为的就是以防万一可以相互传信。”

周衡没想到居然来了这么个转折,不过倒确实是自己心中所想,便有些不好意思地再次自嘲

“看来今儿我这一场哭可真是值,就是让老大受累了!”

春莺听了无话,只是很快就给小家伙洗脸擦手完毕,之后便抱着他出去了。

一下午无事,到了晚上,不想连小家伙都特意问起了侍卫老大,周衡便笑着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表示

“没事,明早,嗯,最迟明天中午,老大就回来陪你玩了!”

这会儿的周衡身心轻松愉快,下午喝了红糖姜茶,又睡了一觉,肚子已经基本不难受了,想到回头又能知道沈复的消息,虽说之前因为失落而哭了一场,但后来也想明白了,怀孕一事可遇不可求不说,如今这种特殊时期,眼前这个三岁小儿都养得辛苦,还是先不要再生一个出来添乱吧。

是以想通了的周衡,满心只想着,等侍卫老大回来,就能知道沈复的情况,却不想,晚饭后正给小家伙洗着澡呢,门外居然传来了老大的声音

“小姐,属下回来了!”

这声音不禁听得周衡心里一惊,去京城的话可不会这么早回来,哪怕快马加鞭也不够来回赶路的,难道…赶紧一边吩咐春莺给小家伙擦身子穿衣服,自己则擦了擦手出了屋并直接问道

“可是没去京城?是进不去么?”

侍卫老大看着也是一脸凝重,言简意赅地把情况给说明了

“是,京畿道到处都是中南道的人马,跟京城那边的路已经被切断了!”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14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