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被下舂药好爽/ 把腿张开用毛笔调教2

“阿瞒,外面的山上最近来了只大灰狼,很厉害的,会咬人,咱们得在家里躲几天!”

“可是我是喜羊羊,我不怕!”小家伙一点都不觉害怕,依旧拉着周衡的手往外拽。

周衡无法,本想严厉说下他的,想想又作罢,最后改为捂着肚子又做哭泣状

“喜羊羊,可是姨母肚子好痛啊!哎哟,我不行啦,快,春莺,赶紧扶我进去躺下,阿瞒,你也快来帮帮忙!”

这么一来,果然,在几个侍卫目瞪口呆的注视中,他们的小太子爷居然就真的很是听话地过去“扶”住了周小姐的一只手,两大一小慢慢地进了主屋…

眼看这法子还挺有效,为了彻底稳住小家伙,周衡便趁机让他在屋里陪了自己一天,毕竟外头眼看着有些不安全了。

只是早上还好,等到午觉睡醒,小家伙便开始待不住,又故态复萌嚷嚷着要出去,周衡只得绞尽脑汁地把21世纪那些自己能想起来的儿童游戏都给努力想了出来。

好在当年自己是在乡下跟着外婆长大的,因地制宜的游戏如今还能记得几个,后来又有个外甥女,平板里的某些游戏也被活学活用了起来。

于是某些看着就非常幼稚的游戏,比如老鹰捉小鸡啊、丢手绢啊、捉迷藏啊,都被周衡下令让几个侍卫陪着他们的小太子爷玩了起来。

好在这几个虎贲卫都是年轻人,照21世纪的标准,也就是大学生的年纪,相比以前给皇帝当贴身护卫的那种生死紧张感,他们还是更喜欢如今这种虽然幼稚却不知轻松快乐多少倍的生活。

是以虽然开始时比较难为情和抗拒,但眼看着周衡这么个千金小姐,为了陪他们的太子爷,先是亲自从厨房里拣了些细枝条的柴火,在院子里摆出了一些简单相连的小格子,说是房子,之后更是当着他们几个侍卫的面一跳一跳地演示如何赚取房间,渐渐地,便也很快就适应了这种简单的游戏并乐在了其中。

眼看几个侍卫和小家伙玩在了一处,周衡便又吩咐侍卫老大

“要么麻烦你还是出去一趟,嗯,春莺,要么你也跟着去吧,帮我去镇上转转,看有没有卖书的地方,买几本适合比较简单易读的书,要是有小儿识字方面的,那就再好不过。”

总不能整天带着阿瞒瞎玩吧,到时再把他的心玩野了怎么办?周衡觉得不是办法,眼看着院子里开心地蹦跳着的小家伙,觉得还是读书比较好打发时间,而且还不限场地。

写字就暂时不考虑了,自己的毛笔字都没法见人,更不要说去教别人。好在如今外头非寻常时候,这宅院也只适合住人,连张最基本的书桌都没有,加上几个侍卫和春莺都习武,这方面也并没有怎么考虑,如此,周衡便也假装随意地糊弄了过去。

两人应了声走了,随后果然在午饭前一脸忐忑地买了不少书回来,说是不知道该买哪些,面对书店老板的询问和热情推荐,又怕暴露了小太子爷,便看着差不多的买了些。

周衡看了下,这汤泉小镇确实资源有限,不过买来的书光看书名倒是挺符合自己的要求—
口述被下舂药好爽/ 把腿张开用毛笔调教2
程度比较低,通俗易懂,有小儿识字书,也有话本子,甚至还有本农桑方面的。

便高高兴兴地夸了他们俩一通

“可以可以,看来你俩一道办事还挺靠谱!”

之后便兴兴头头地拿了那本小儿识字书,坐在正屋门口看了起来,没注意到春莺脸上红红的,侍卫老大脸上也有点不自在。

小家伙本来跟着几个侍卫在玩游戏,转头见周衡一个人安静地低头坐在小凳子上看书,便也好奇地过来扑到了她身上

“姨母,你在干什么呀?”

“姨母在看书呀,回头再教给阿瞒认识,好不好?”周衡示意他先管自己去玩,虽说是小儿识字书,那些繁体字总得自己看过一遍确认都认识才能教小家伙。

许是被她的这番态度所影响,小家伙竟然就硬是挤到了她怀里,跟着低头看起了书。

周衡见他如此,便索性开始教他,只是生怕自己念错字,每个字都是仔细确认了后再指着它读给小家伙听,并把意思也给认真解释了一遍。

于是大的读,小的跟,丝毫没有意识到,这其实算是开蒙了。

本以为小家伙很快就会厌烦、重新玩他最喜欢的老鹰捉小鸡游戏,没想到小家伙学得还挺认真,加上周衡由衷的花式夸奖,居然越学越来劲,愣是稳稳地坐了将近半个时辰,为此,几个侍卫在旁边也是看得大气都不敢出,院子里便只有一大一小两人的对话声。

周衡很开心,这么一来,算是很肯定了,这个他日或许要担当大任的小家伙,应该是个喜欢读书的,而且还是个耐得住性子的。

这一点,其实从他之前刚到自己身边时就看得出来,一直以来都很是乖巧。虽说这几天有些顽皮,但人家才多大,天性使然嘛,哪个小朋友不爱玩?如今看来,还真是个坐得住、肯学习的,那就孺子可教了。

事实也证明,在后来蛰居室内乃至一度躲到山上某处洞穴以避战祸的艰难日子里,周衡靠哄着他读书以转移注意力,而小家伙居然也就乖乖地依偎在自己身边低声跟着读,把身边几个侍卫和春莺都给看得热泪盈眶,坚定了一直跟随小太子的决心。

此为后话,却说当天下午,毕竟年纪还小,许是读书读困了,后来小家伙居然又揉着眼睛转身搂住了周衡的脖子,为此,周衡不得不让他在晚饭前又睡了一觉,连带晚饭都推迟了。

为此,第二天早上,从前来做饭的帮佣婆子那里得知汤泉镇的菜价已经开始涨了,周衡便打定主意不再让小家伙出门,又想到昨天下午的情形,便哄着小家伙开始早上识字念书。

侍卫老大则和春莺一起,借着出门买菜的幌子出去打探情形。

打探回来的情形果然不是很乐观。

菜价确实涨了,涨价的原因是镇上的人开始囤菜,说是担心到时京畿道那边的菜贩子过不来,毕竟汤泉镇自己可没什么地方种菜。

“姑娘放心,”春莺生怕周衡害怕,还刻意找了个理由安慰她

“这镇上的老百姓们,宁可多花点钱买菜,也没想到要避一避,可见他们也是笃定此处地形易守难攻,说起来,当初也是多亏了您果断做了决定,要是去中南道,路上纷乱不说,谁知道这场仗谁胜谁负呢?”

西北道么自然更不用说了,一路都得避着龙膘卫,那就更难了。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14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