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男宠根部上锁精针调教小说 (抓住她的双乳揉捏视频)免费阅读

雁千惠下意识地问道。

灵酒也是酒,这位队长看那架势是要用酒精醉死自己,如果他真的是这么个打算,恐怕是很难实现了,对修行者来说,想要醉死实在是有些困难。而且他口中的‘意外’该不会是原本不想招募新人吧?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霍恩廷闷闷地回了一句,不知道从哪儿又摸出个酒葫芦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雁千惠不再说话,仔细观察周围的街道,眼底却有隐晦的寒光闪过。

她想选择的是一支没有后台的弱队来避免被打上派系标签……这一点不错,但这不意味着她想去一支废物小队。

尤其是在一个浑身酒气,说话做事毫无队长形象的人手下做事……俗话说,一将无能,累死三军,如果对方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最后悲催的还是雁千惠。

尤其是她之前在会议大厅所说的那番话,已经将自己的退路掐死,她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申请加入其他的队伍。

可队伍换起来不太容易,只能采取一个折中的办法——换队长!

从踏上修行之路,雁千惠就抛弃了对某些事情做出退让或是妥协的想法。

对于雁千惠而言,麻烦分两种,一种是能够激励自己进步的麻烦,例如系统每次发布的任务;另一种麻烦则是毫无意义的障碍,就像眼前的这种情况,这时候就需要她去做一些事情解决这个麻烦。

她保持沉默,这是暂时的。她不会因为第一印象而去作什么,但不意味着在她确认自己心中所想后依旧无动于衷。

【任务:一个好汉三个帮,融入新的团队,成为同伴们信得过的人。奖励:100000声望;【金刚不坏神通】升华!】

沉默已久的系统突然发布新的任务,让雁千惠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虽然街道宽广,有很多的行人,但就是这个三人小团队愣是在街道上形成一个独特的、怪异的氛围,以至于注意到她们三个的修士都下意识地避开她们。

林三才表情尴尬,他不敢参与这两人的矛盾,连一句缓和气氛的话也不敢说了。

这是一个自信不足的人,明明长了一张英俊的面孔还有极为修长、健美的身躯,但它们包裹的灵魂却充满了不自信。

雁千惠对林三才的观感便是如此。

为了保证任务执行时能迅速集结,执法队对每一支队伍都有工作地点的要求,在执勤期间,为了防止有突发状况出现,人员们都必须保证待在一起。

因此每一支执法小队都会在自己的辖区内有一处办公室,而在选址方面却是没有要求的,而且因为是工作所需,在租金方面也是由执法队补贴的。而普通执法队员平常一个月的基础薪酬能够达到50块灵石的程度,是普通外面弟子的10倍。

霍恩廷所属的队伍是第四大队,驻防地点就在外城,而他们的工作居所则是在外城北部城区的一幢独栋小楼,占地面积极大。

“这就是以后你们的工作地点,你们可以选择搬进来住,里面的空房间很多,不收取租金。但也可以住在自己原来的地方,只要有任务的时候不耽搁集结。”

霍恩廷的状态似乎有所好转,语气也回归正常,应该是施展真气驱除了一部分酒精的影响,只不过看向雁千惠的眼神比起看向林三才的显然要冷淡许多。

三人走到小楼的门口,还未来得及推开大门,门就从里边被打开了……很猛烈的那种,雁千惠都感觉到了空气的剧烈流动。
给男宠根部上锁精针调教小说 (抓住她的双乳揉捏视频)免费阅读
一个身材健硕、看上去有些憨厚的男修大步走出来,脸上的表情带着些愤懑与不耐烦。

“彭师兄,你别搬出去,在这住的不是好好的吗?你的住所已经租出去了,现在出去住哪儿呀?”

在他身后追出来了一个黑发女子,眼眶发红,应该是刚哭过。两拨人正好撞到了一起,场面顿时尴尬了起来。

既然霍恩廷选择将她和林三才带到这来,意味着这里应该是他们这支队伍的据点,这么看来,眼前这两位就是他的队员。

雁千惠选择暂时冷眼旁观,她要看看霍恩廷如何处理这种情况……事实上她也无法插手这件事情,这两个人她都不认识,也不知道争执的原因。不过,队员内部不和,这是团队的大忌,真不知道霍恩廷这个队长是怎么当的。

“哼,你居然还能招到队员,真是稀奇,两位师弟、师妹,别给他骗了啊,在上次执行任务的时候,两位与他相交多年的师兄就被他抛弃了,遇到这样的队长可说是倒了大霉,你们要小心了!”

雁千惠无动于衷,但旁边的林三才脸色立刻就变了,看向霍恩廷的眼神多了些警惕意味。

作为一支队伍的队长,在战斗中抛弃队员,这比队内不和更严重……别说是执法队,就算是普通的战队,这也是大忌!

雁千惠心中思忖,看来眼前出现的队伍中的不和,恐怕就是因为霍恩廷抛弃队员产生的。

“彭品新!你别乱说!霍师兄不会做这种事的,我们一起共事了这么久,他是怎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你看,咱们今天不是有新人加入,这是好事啊,我们可以从头开始,霍师兄,你倒是说句话啊!”

那名女修倒是站在霍恩廷这一边,不停的劝说着。

“想走就走吧,我不拦着!”

霍恩廷的回答令众人都为之侧目,雁千惠看着他的眼神就更加奇怪了——这家伙究竟是怎么当上的队长?

摩擦、误解什么的,在任何一个团体中都时有可能发生,但作为一名队长,不就是平衡这些矛盾,凝聚队员战斗力的吗?哪怕是与自身直接相关,也应该以安抚为主吧?

可现在他却采用放任自流的方式,任凭矛盾激化……这是什么操作?

尽管有些鄙视霍恩廷的不作为,但雁千惠还真不能坐视这支队伍被解散,否则,她刚才的一番努力岂不成了无用功,徒增笑话。

雁千惠上前一步,站到了彭品新的面前,霍恩廷怎么想的且不重要,至少她不能任这支队伍就此分崩离析。

“这位是彭师兄吧?我今天刚入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恕我直言,我觉得搬出去就是逃避,而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马上就要进行新的任务,我们总得互相熟悉,否则等我们明天执行任务的时候,互相之间谁也叫不出谁的名字,这不是很尴尬吗?”

谈话的间隙,雁千惠已经迅速联想到在会议大厅中那名执法队成员所说的内容,霍恩廷手下的队伍似乎有一人死于上次任务,还有一人退出队伍。

这说明,执法队的队员是有高度自由的,眼前这位彭师兄既然如此讨厌霍恩廷,为什么不跟着退队?

原因可能是多样的。

或许是手续上没有通过,所以他无法退队,却又不想辞职,因为离开执法队等于放弃这个金饭碗,没必要为了讨厌一个人把自己前程也毁掉不是?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14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