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把初次给乞丐老头: 公交车上被强

“你居然选了支最弱的队伍?嗯,当时的情况这么做也没问题,在弱队里你的实力可以得到更好的体现,功绩应该不会少。”

齐师道微微点头,赞同她的做法。

他对执法队的了解也不过是经验之谈,具体各个队伍的实力或者背景,根本不是他一个普通的外门弟子所能了解的,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他加入执法队,也只能做出相同的选择。

“霍恩廷这人我没听说过,但我知道有一个姓霍的修行家族,不过那个家族似乎已经败落了,而且你说他在外城拥有一栋很不错的住处,说不定他真的与那个家族有关。”

“败落?齐师兄,你知道原因吗?”

不是雁千惠八卦,一个人的性格会因为他本身的人生经历与所处环境发生变化,通过了解霍恩廷曾经经历过的事情,是有可能对现在的他做出一定程度上的判断的。

对于龙在天的小动作,雁千惠早有预料,但她真心不在乎,人在江湖飘,谁能不挨刀?

她是没有机会恶心龙在天,否则她一定会出手。至于说是否有些被动——算计人难道真的不用成本吗?雁千惠可不相信对方有‘得因欣然败亦喜’的心理素质。

在那次聚会之后,她就意识到可能有针对自己的算计,所以早有准备,只是她一向深居简出,即便有准备也很难算计到她,毕竟修士的时间都是有限的,谁能毫无限期的去围堵一个人?

尤其是这次得到了执法队的加入邀请之后,直接对付她就等于是对付执法队,没有哪个外门弟子会这样做……当然,执法队内部有没有派系倾轧她不知道,但她相信,在这样一个具有使命感的机构当中,这种倾轧至少在表面上应该是良性的,不会有人真正对付她这么一个新嫩。

不过,她还是吩咐了一遍邓八姑等人,让她们出去的时候多加注意,而且想要领什么任务的时候,最好带上她的分身——不光是为了安全。

在外城,有许多战队,其构成的成份比较复杂,甚至还有海族修士或者妖族修士加入战队。但如果战队中没有道宗修士作为领导,在领取任务或者报酬的时候,会遇到一些限制——比如有些任务只能是道宗弟子领取,几乎所有任务除了道宗弟子之外,别人领取了也无法获得猎魔积分,因而无法兑换一些只能用猎魔积分兑换的宝物、材料。

雁千惠不是个小气人,在参悟了【真武七杀剑诀】之后,她便将那幅真武祖师画像悬挂于咫尺空间当中——这是她对宗门奖励的那个空间的最终称呼。

在三个空间当中,其实是系统空间面积最小,但价值却是最大的。而这个咫尺空间的面积则小于夭桃空间。之所以起了这个名字,不是因为它小,而是取‘咫尺天涯’的意思,雁千惠对它的将来还是很看好的。

真武传承就在那里,谁能得到是谁的机缘——嗯,这里面还有一个讲究,在领悟其中的传承之后,雁千惠才知道,不仅一个人只有领悟一项传承的机会,而且这项传承是无法传授出去的,这跟宗门中的一些绝学一样,学会了就只能自己使用,无法别传。

有人说了,雁千惠自己领悟了一门传承,那三个分身如果各自领悟,不就牛了?

嘿!远古大能,岂会留下这种漏洞!

雁千惠试了,三个分身都能够施展【真武七杀剑诀】,但想要领悟其它传承,根本不可能。她们在灵魂检定时,被定义为同一个人。

庭院之中,一口黄铜锅子放在桌面上,里面炭火烧得正旺,沸腾的汤汁里,切得薄薄的魔蜥肉片、黄精、山药、菜叶、海虾等灵性食材随着汤汁翻滚。汤汁里添加的是专门调制出来的调料,浓郁的香味散发出去,有不少经过的修士都下意识地向庭院中张望,而那一男一女二人根本无暇顾及。

没错,这就是大中华传统美食中的火锅!

大多数妖兽可食,魔兽也是可食的,但魔傀则是不可食的。
美女把初次给乞丐老头: 公交车上被强
虞舜华她们回来之后,作为吃货的雁千惠便对那些魔蜥充满了兴趣,她手下的半身人厨师们则施展出浑身解数,将魔蜥肉菜式研究出花儿来,这款火锅料理也是应她的要研究出来的,而作为邻居,齐师道这段时间动辄跑到她这里蹭吃蹭喝。不过他还挺自觉的,时不时的带一些酒水过来,雁千惠也就不跟他计较了。

“这是最后的魔蜥肉了,吃过这一餐就没得吃了,你也了份儿心思了。”

雁千惠夹起一块肉片放在嘴边吹了,才慢条斯理的咽下,然后喝干杯中酒。

而坐在她对面的齐师道正一块肉一口酒吃的不亦乐乎。

今天的齐师道似乎格外的想要喝酒,就着火锅,一杯接着一杯,带动着雁千惠的酒兴也高涨了起来。

古今中外,饮食是最容易拉近彼此关系的,这段时间两个人充满诠释了什么叫‘酒肉朋友’,关系倒是比以往亲近不少。

齐师道在平时是个非常自律的人,爱好不多,目前看来倒也是吃货一枚,雁千惠的半身人厨子彻底贯彻了雁千惠对美食的启示和指导,院子里经常的异香浮动,馋得齐师道都想弄一个半身人厨师了。

“不是还有一些小魔蜥吗?”齐师道问道。

“那些小魔蜥是用来喂灵宠的,味道可比它们的祖宗差多了。”雁千惠说道。

那头魔蜥之王在漫长的岁月里,诞下无数子嗣,其中自然也有年岁不小的,不可能全都留给灵宠吃,只是这话不能跟齐师道说了,否则自己的厨子都快成为他的专用厨子了。

“是有些可惜,这种魔兽肉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够吃到的,外面的酒楼妖兽肉就有得卖,魔兽肉就很少,而且价格贼贵。买不起啊,我倒想像你一样去猎杀魔兽,但实力不够。我的法宝万兽幡必须获得更多的妖兽魂魄才能够强大起来啊……”

许是喝了些酒的缘故,齐师道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愁绪,这是许多人喝过酒后都会有的状态,心中对于某些事情的某种情绪会被放大,这也是一些自制力较差的人为什么会酒后失态的原因,像是齐师道这样的已经是非常克制了。

当然,修行者也可以运转真气,刹那间消除酒精的影响,但那跟喝水又有什么区别?

要的就是酒水的效果!

雁千惠也知道,齐师道有一件本命法宝【万兽幡】,这跟玄阴教主谷晨那种不分良莠,虐杀来的魂魄不同。齐师道的万兽幡中收取的凶兽魂魄大部分是他亲手格杀的——其中不排除有人帮忙,然后以特殊手段炼制的。

当然,这种手段炼制的法宝再柔和也柔和不到哪儿去,但至少不是穷凶极恶。

在内世界,炼制这种法宝的修士多半是被认为邪修的,就算是次一点儿的,也要被当作旁门左道,避之唯恐不及。但在天外天,只要用的魂魄不是人族,不是滥杀无辜得到的,就算是妖族也不会说什么。

“雁师妹,后天我准备出去一趟,你有没有兴趣……嗯,不是未开拓的洪荒岛屿,而是一座已经探明的岛屿,来回大概七天半,在岛上待的时间不确定,什么时候抓到鬼影魔貂,什么时候返程,顺利的话应该不会超过七天半。”

齐师道依旧是一杯接着一杯,别人是越喝越迷糊,而他似乎是越喝精神越好,脸上的愁绪沉郁,双眼中却有雁千惠之前没有看见过的锐利。

“为什么这么急?”雁千惠不解地问道。

“最近海上有可能出现暴风雨天气,鬼影魔貂在这种天气之前,习惯于在外面活动,也是最容易被发现,我要去的岛屿就是这种鬼影魔貂的主要栖息地之一。”

“这种魔兽常年生活在地下,只有暴风雨前一段时间才会因为极低的气压而无法忍受,到地面透气,它的祖上是来自魔界的血脉,身形十分灵活,而且爪牙锋利。

你也知道,我的那件【万兽幡】不是随便摄取魂魄的,每次摄取的魂魄都是有针对性的,而且还是必须活着被我杀死的。”

“你的意思是,让我帮你?”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15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