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公交车居然弄了2个小时& 学渣答错一道题被学长玩一下

营地里也不仅仅是普通人,有不少低阶的修士在警戒,看到雁千惠等人也都纷纷将视线投了过来。

苏倩玉迎上去亮出自己的身份,而霍恩廷站在那里,眼中露出思索的神色,似乎在琢磨什么问题。

“队长,我想这些人都应该是从红菱镇逃出来的难民,想去问问他们情况,收集第一手的情报。”

该请示的还得请示,雁千惠并不想给人留下一个自作主张,擅自行动的形象。

“好,你再带两个人去问下情况,注意那些人当中有没有被魔气污染的情况;我这边跟那几名修士打听一下,一个小时后汇合。”

离开外城之后的霍恩廷看上去状态不错,最重要的是他不再喝酒了,而且对雁千惠的行动请示非常的支持,根本看不出这位执法队长在昨天还跟个酒蒙子似的。

雁千惠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转身回到林三才和彭品新的身边说道:“咱们三人一起行动,去营地中问一问那些普通人红菱镇最新的情况怎么样?最好能够知道事件的起因和源头。”

说话是一门艺术,她说的是‘咱们三人一起’,而不是‘你们两个跟着我’,这就营造出了一个小团体的氛围,林三才自是不用多说,立刻就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纸笔……他的准备倒是颇为充分,而雁千惠的注意力更多的在彭品新身上。

“我没意见,只要别让我跟那家伙待在一起,做什么都行。”

彭品新对于霍恩廷的意见依旧很大,雁千惠想着这或许是个机会,分散去问的时候故意跟林三才靠近一些。

“林师兄,待会儿去问问彭品新关于霍恩廷的事情,注意配合,还有这个你拿着,这是我炼制的一种感应符箓,只要是感应到魔气,就会散发出热能,除非目标能够将体内的魔气屏蔽。”

雁千惠将一张符箓递给林三才,压低声音说道。

“谢谢,一张多少灵石?”

“别提灵石,这是私人赞助,我可不想人群中有人突然入魔给我的同伴造成威胁。嗯,如果有其他人问起,就说是你跟我买的,这张符箓的价格是10个灵石。”

这张符箓虽然也比较特殊,但不是法则符箓,所以卖得要便宜一些,但普通的外门弟子一个月的福利也还不足10个灵石,所以这张符箓已经很便宜了。

想要拉拢人,语言与行动是一部分,小恩小惠自然不能少,雁千惠将这张魔力感应符箓免费送给林三才,一方面是她确实不想让林三才出事,从之前的情况判断,他显然是在战斗方面还比较稚嫩,要是第一个任务就出问题,雁千惠之前花那么多功夫就打了水漂。

另一方面这种私底下的,单一目标的给予会让对方感到自己被重视,这是拉近关系的好方法。

“好的,我明白,雁师妹,谢谢你!”林三才将符箓放入怀中。

“你好,我们是道宗执法队,是来帮你们解决问题的,能跟我说说最近发生了什么吗?”

雁千惠找了一个穿着得体的武者,显然是有一定的身份地位,这样的人沟通起来会方便许多。
坐公交车居然弄了2个小时& 学渣答错一道题被学长玩一下
“道宗执法队?哦,你们来的真是太及时了……有很多的魔化生物,很突然地就从红凌镇里边出现了,大概……大概是景氏家族那一带,出现了魔化生物,它们杀了很多人……很残忍,我看到了尸体,你知道吗,那个场景……”

得知是来调查案件的道宗执法队,眼前这人情绪有些激动,他去过凶案发生的现场,这让他在回想时依旧脸色苍白。

两人把交谈的位置移到了旁边的一棵树下,就在路边,雁千惠的背后有条较宽的土路,两边的树木显得有些乱糟糟的,爬满了藤蔓之类的植物。

夕阳投射下来便在地上映照出了不少红色光斑,自然也有枝桠的阴影,本该是祥和的场景,如今却因为这个营地的出现而多了几分嘈杂。

“放轻松,请保持镇定,我并不是想让你回忆那些不好的场景,我想问的是最近镇子上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吗?镇子外的也可以,你知道的,有些东西不会无缘无故出现。”

收回目光,雁千惠尽可能的用缓和的语气询问,她用手指了指身侧,示意小黑不要到处乱跑。

“奇怪的事情?最奇怪的我想就是这些魔化生物的出现。”

“不,在这之前,我是指在这些魔化生物出现之前所发生的事情,或许是一些奇怪的现象,或许是一个或几个奇怪的修士。”

一件重大的事情发生往往会让人忽略掉许多细节上的事情,往往正是这些细节决定了事情的成败。

雁千惠试图引导对方回忆前些时候的情况,从而发现魔化事件的源头。

“抱歉,我不知道,我是住在镇子外帮人看守灵田的,平常只有需要采购东西才会到镇子上来。”

“没关系,那你见过这样的修士吗?”雁千惠将魔修和魔修失控的情况描述了一遍。

“我是见过一个可疑的修士,就在镇外的一片林子里,他全身都笼罩在斗篷里,根本看不清他的面目,后来这个修士就不见了。”

这个营地不小,有数千名从红菱镇中逃出来的难民,三人虽然不需要与每一个难民谈话,但基本上都要将所有的位置巡查那么一遍,主要是为了防止有被魔气侵染的人混在其中,毕竟总有人抱着侥幸心理。

事实上,道宗在处理这些人的时候,并不都是人道毁灭,道宗的宗旨就是作为人族的屏障,但凡有一丝能够拯救的希望,也不会放弃——这是宗规,至于说实际当中有没有人违反,那恐怕是有的,但极为罕见,而且一旦被发现,后果是相当严重的。

三人大致问了一遍之后,边巡查边交流彼此得到的信息。

“最早发现可疑的修士是在镇子东南方向的丛林,但最初出现魔化生物却是在镇子中心,而且魔气爆发也是从镇中心向周围扩散。我陆续问过几个人,看到那个可疑修士的人几乎没有几个,在这方面没有什么特别有价值的讯息,至于那片树林,好像就是一片荒林,平常很少有人会过去。”

彭品新的消息打探并不顺利,他的体格太魁梧,哪怕是收敛了凝液境修士的气息,站在这些普通人面前也会让对方感受到极大的压力,很多人想的不是怎么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要抑制那种忐忑不安的心理,这样一来他能够获取的讯息自然不多。

事实上雁千惠最初就没指望他能问出什么东西,将他留下来不过是为了获取另一方面的信息罢了。

相较于彭品新,雁千惠更期待林三才的询问结果,至于说为什么……嘿嘿,不看实力看颜值呗。

“红菱镇的魔化在大规模爆发前就有迹象了!”

不出所料,林三才一开口就说出了一个令雁千惠还有彭品新都有些惊讶的讯息。

“有迹象?为什么在发往执法队的情报里一个字都没有提到。”彭品新愕然问道。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15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