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做菜边摸边爱爱好爽| 巴掌重重拍打臀部h

参不参战,什么时候参战,这是队长的职责,雁千惠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跟霍恩廷作对,所以她带着小黑在一旁找了个位置坐下,脑海里想着等会儿进入战斗后,都要采取什么手段对付敌人。

其实无论是对付魔雾还是对付魔化生物,她都是很有经验的,但她考虑的是魔灾的源头,难道仅仅是一个魔修就能够造成这么大面积的魔灾吗?

“雁师妹,待会儿我们要一起去消灭魔化生物吗?”

林三才坐在雁千惠的身边,他看上去有些紧张,周围临战的气氛和刚才调查到的情况让他感到有些压抑。

“当然,这是我们的任务目标之一,这些订货生物必须要消灭干净,否则我们的任务就不算完成……不过除了这个目标之外,我们还要调查源头,那才是重中之重。”

雁千惠刚才就注意到林三才有些神色不对,她以为林三才只是因为第一次加入执法队便接触这种任务而紧张,而林三才在自己的问题得到确认后脸上的表情越发惊慌,与那些普通修士差不多,这让雁千惠蹙起了眉头。

林三才的表现可是显得有些过于‘业余’了。

沉默几秒,雁千惠传音道:“林师兄,有什么困难现在告诉我,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其他人。”

周围的人很近,彭品新、苏倩玉还有陆定远就在几米外,虽然各自都有事做,但难保他们没有暗中关注这边的情况。

“雁师妹,我们去那边儿谈?”林三才有些为难地传音说道。

“好,苏师姐,我跟林师兄走一走,很快回来。”

这时候一声不吭的离开肯定不行,雁千惠还是跟苏倩玉先打个招呼。

走出了百余米后,二人挺下了脚步。

“林师兄,你好像有些慌张,因为接下去的战斗吗?”

雁千惠看林三才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主动传音问道。

“雁师妹,其实我……战斗力就是个渣。”

说完这话,雁千惠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软了下去,靠着一棵树,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什么意思?如果是没战斗经验的话没有问题的,没有人是天生的战斗专家。”

家族出身的修士实战经验有时候会差一些,雁千惠以为是林三才是因为这个原因感到紧张才会这么说,所以没有太过在意。

“我……怯战!”

许是把话说出口后干脆就一吐为快,林三才干脆就告诉雁千惠,他岂止是缺少实战经验!

虽然他天赋不错,而且也已经是一名实打实的凝液境修士,但他有个非常糟糕的毛病,那就是一遇到实战,就变成了软脚虾。

尴尬的沉默。

“这个恐怕是……心理毛病。等一下,林师兄,那你在考核的时候,怎么通过战斗考核的?”雁千惠奇怪道。

“我不怕考核啊。”林三才理所当然地说道。

考核当中没有陨落的危险,所以才放心大胆的战斗……雁千惠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以为执法队的考核招进来的肯定是比较有实力的弟子,林三才在战斗方面或许是短板,但应该会在其它方面有不错的发挥。

发挥是发挥了,但这毛病……她也不是心理大夫,也不知道怎么解!

“林师兄,你既然是这种情况,为什么要参加战斗任务和危险任务都比较多的执法队呢?如果作为普通弟子,更容易一些吧?”雁千惠不解地问道。

雁千惠说话的同时突然回想起这两天林三才与她之间的关系状态。

边做菜边摸边爱爱好爽| 巴掌重重拍打臀部h

之前她还有些疑惑为什么会进展的这么顺利,林三才几乎是没有任何考虑的就选择加入她这一边,成为她的同伴……甚至他还放低姿态,放弃合作关系,主动变成一个从属者,将自己放在低一级的位置。

现在看来原来他是对自己的能力心知肚明,知道自己其实是靠着欺上瞒下的手段通过了考核,所以想要尽快的找到一个可以帮助自己的人。

“因为我在外面受欺负,加入执法队是希望能够锻炼自己,尽快的变强,我不想再受人欺侮!”

到这一步,林三才已经是破罐子破摔,看着突然沉默下去的雁千惠,心中有些忐忑不安。

“雁师妹,我现在该怎么办?待会儿队长要是带我们出去战斗,我肯定会被发现问题……我知道我骗了你,但你能不能帮帮我?一旦我被发现有怯战的毛病,他们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林三才知道,自己肯定是混不过接下来的战斗,所以他才会想到寻求帮助。

一旦被发现后遭到举报。

在执法队中弄虚作假,这个罪名能让林三才吃不了兜着走!

“雁师妹,你……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没用?”

等了两分钟,林三才依旧没能等到雁千惠的回应,他觉得自己已经被放弃,脸上露出一抹哭笑。

“林师兄,别妄自菲薄,你可是通过了执法队考核的人,就算是有什么毛病,那也是过了!”

雁千惠沉默并不是林三才所想的放弃,而是在思考该怎么帮助林三才渡过这个难关。

锦上添花,远不如雪中送炭来的更易收买人心!

林三才选择在队伍出发前将自己的问题告知雁千惠,还算及时,总比等到战斗时才暴露要好。

冷静下来细想,这对于雁千惠来说似乎也不是坏事。

要知道林三才把这件事单独告诉她无疑是信任的表现。

倒不是说这两天雁千惠的所作所为让林三才多么信服,实际上这算是一道无奈之中的选择题。

第五小队除林三才以外有五人,陆定远与他至今都没有说过一句话,霍恩廷有抛弃队友的前科,苏倩玉是霍恩廷坚定的支持者。

这么算下来他能够寻求帮助的只有彭品新和雁千惠。

前者虽说与林三才有过交流,但双方没有什么交情,一旦知道这个情况,恐怕立即翻脸相向都有可能。

最后剩下的只有雁千惠,林三才不想在战斗中暴露自己的问题,她就只能求助于她。

这时候面临选择的就是雁千惠,她当然可以选择无视,毕竟林三才属于自作自受,但这么做可能会造成一种结果。可一旦林三才在后面的战斗中靠着运气意外的蒙混过关,那么雁千惠将彻底失去拉拢他的可能。

因为在这一刻,她选择放弃了林三才,而两人之间产生的矛盾很有可能会影响到他后续拉拢彭品新的行动。

雁千惠很快做出了决定。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16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