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你的水好甜/ 学长,这是在教室呢h

“处座,事态紧急,您看?”齐伍表情严峻,看向戴春风。

“上海特情组现在什么情况?”戴春风面色阴沉,冷声问道。

“千帆对于危急情况早有预案,现在应该是交给乔春桃负责的。”齐伍说道。

“乔春桃?”戴春风思索片刻,“我记得他,他是杭州特训班毕业的吧。”

“正是。”齐伍点点头,“民国二十六年,处座您安排了包括乔春桃、应怀珍在内的多名杭州特训班毕业的学员去上海。”

谷优san  “千帆,他很不错。”戴春风阴沉的面容露出一丝笑容,点点头说道。

乔春桃等人是杭州特训班毕业,是戴春风派往当时的‘青鸟’独立潜伏小组的。

严格意义上来说,乔春桃并非程千帆自己的嫡系,是特务处总部这边的人,是他戴春风的人。

程千帆却丝毫没有芥蒂,反而委以重用,甚至将紧急情况下的指挥权交给了乔春桃,这足以说明程千帆没有私心,对他戴春风更是忠心可见!

“应怀珍此前多次汇报过,  言说特情组组长肖勉对处座您,  对领袖,  对党国一片赤诚。”齐伍说道。

“是啊,  多好的年轻人啊。”戴春风点点头,他面容一肃,“电告上海特情组‘灰兔’,若‘蚂蚁’陷于敌手,令肖勉不惜一切代价营救之。”

实际上下令是上海特情组营救组长肖勉。

电报却是肖勉下令,以肖勉的名义行动,这也是避免暴露程千帆的身份。

若是程千帆不幸被捕,一个普通的特工‘蚂蚁’和特情组组长肖勉的身份是截然不同的。

‘蚂蚁’也许不太被日本人重视,有营救的可能。

若是日本人得知程千帆便是上海特情组组长肖勉,那便无比麻烦了。

“处座高见,对程千帆更是没得说。”齐伍赞叹说道,“不管能否成功营救,千帆心中定然感铭肺腑。”

看着处座依然皱眉,齐伍心中一动。

他明白处座在担心什么了,只是不好言说。

“处座,程千帆若是被捕,会不会?”齐伍小声问道。
宝宝你的水好甜/ 学长,这是在教室呢h
“不可能!”戴春风面色一变,阴沉着脸看向齐伍,“我相信程千帆,相信他对党国、对领袖的忠诚。”

“是我妄言了。”齐伍露出惭愧之色,“我应该对千帆有信心的。”

“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说,会让前线的同志寒心。”戴春风冷冷说道。

“去发报吧。”戴春风说道。

“是。”齐伍点点头,走了两步,又看向戴春风,“处座,您看,是不是命令上海特情组做好特殊情况下的应变准备?”

戴春风怒目相视。

齐伍垂下头。

戴春风长叹一口气,摆摆手。

“属下告退。”齐伍再度露出惭愧之色,转身而去。

台拉斯脱路警察医院。

一辆黑色的小汽车停在了医院门口。

“组长,有情况。”一名上海站行动特工低声说道。

陆飞从椅子上霍然起身,来到窗边,接过手下递过来的望远镜。

一辆黑色的小汽车停在医院对面的马路上。

一个相貌极为俊逸的年轻人下了车,然后绕过车子走向了另外一边的后排车门。

“程千帆?他来警察医院做什么?”陆飞嘟囔了一句。

程千帆拉开了左侧后座车门,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下了车。

“是茅岢莘吗?”陆飞立刻问。

“看清楚,是茅岢莘吗?”一名特工用力踢了一个被捆绑的年轻人一脚,此人是警察医院的医生,负责给茅岢莘当外科助手。

上海站接到武汉总部的制裁命令后,立刻开始行动,只是他们并不认识茅岢莘。

这对于特务处来说并不是难题,随后便直接绑架了这名医生。

一名特工将望远镜架在这名被捆绑的医生的双眼前。

“是,是茅医生。”医生战战兢兢的说道。

“确定吗?”陆飞阴着脸,“认错了,杀你全家。”

“没错,是,是茅医生。”医生吓得直哆嗦,赶紧说道。

陆飞看着程千帆和茅岢莘站在马路边,程千帆给茅岢莘敬了一支烟,并且主动掏出打火机为其点烟。

“真够谄媚的。”陆飞露出一丝鄙薄之意,“这个茅岢莘不是汉奸就是日本人,这程千帆,啧啧。”

“这狗汉奸。”一个特工骂了句。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16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