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肉一受多攻np高h腐文& 打屁股打到湿

戚玉佳正愁没理由找茬呢,闻言立刻精神一振,嘲讽满满的开口道:“谢羲和你是想钱想疯了吧,放着好好的谢家大小姐不当跑来当什么练习生就算了,这会儿一个小靠垫而已,都赔你三百块了,你还想怎么样?”

“难不成还想借机讹我一笔?”

顿了顿,眼中讽刺之色更重:“再说了,人家当事人都还没说话呢,你急着出什么头,放着自己的亲侄女不帮,却在这替一个外人要赔偿,也是没谁了!”

钟毓秀一直温软的脸色淡的不像话,闻言更是眸光一沉,这次在谢羲和前面开了口,道:“弄脏我靠垫的是你。”

戚玉佳一梗:“是我又怎么样?”

钟毓秀浅浅一笑:“所以何来的她放着亲侄女不帮帮外人一说?”

将视线转到谢明珠身上,声音温软依旧,道:“倒是这位谢小姐,你眼看着自己的朋友出言羞辱自己的亲小姑,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嘛?”

她杏眸晶亮,嗓音轻软,再配合上过分纤细的身形和苍白的小脸,看着就无辜又无害极了。

简简单单的两句话一出,让本来还有些搞不清状况的人们立刻反应了过来。

对啊,明明是那个女孩做错事情在先,没句道歉就算了,还拿钱羞辱人?

多出来的就当是打赏谢羲和了?

呵……

先不说那垫子到底值多少钱,就算有多的,人谢羲和需要那点打赏了吗?

没看人家刚拿到了古韵天成节目的冠军,光是奖金就有百万之多了,更不要说后续资源能带来的财富了。

三百块,怕是连人家演出服的一个袖子都不够买吧,也好意思说什么打赏不打赏的?

另一个女孩就更有意思了。

嘴里叫着小姑,说着要不要一起吃饭什么的,但她朋友都把钱撒在她小姑面前了,她也能视而不见,无动于衷。

确定是亲侄女?

围了好几圈的观众不由低声议论起来,其中还有几个刚被谢羲和圈粉的女孩更是故意提高了声音讨论,传进谢明珠和戚玉佳耳中,直让她们脸色青红变幻。

谢羲和看着,桃花眸轻轻一闪,饶有兴味的看了身边的小姑娘一眼。

倒是有些明白以前她爸夸钟毓秀的那些话了。

钟毓秀没注意到她的目光,等了会儿,等到议论声渐低后她才再次开了口,轻声喊道:“钟易。”

钟易早在边上等着了,闻言立刻上前一步,长臂一伸就将还在座位上的靠垫以及坐垫拿了起来,双手骤然发力。

两声布帛撕裂的清脆声响过后,无数细软的灰色绒毛飘散落下,也有一部分因为被咖啡浸湿,粘成一团的落在了椅子上。

钟易随手将手中碎布丢在了一边,平铺直叙的道:“这是我家家主专门派人从冰岛采集回来的冰岛雁鸭绒,不算人工和运输费,这个靠垫和坐垫里面一共有八两左右的雁鸭绒,价值大约在十五万左右。”

一句话落就退到了一边,将位置让给了他家小姐。

钟毓秀笑容浅浅:“本来想说既然是羲和姐认识的人,这件事就算了,不过两位出手挺大方的,看着也不像是缺钱的人,那就该赔多少就赔多少吧。”
全肉一受多攻np高h腐文& 打屁股打到湿
戚玉佳傻眼了:“冰……冰岛雁鸭……”

虽然自己没用过,但能进菁英高中,戚玉佳家境还是挺不错的,自然听说过冰岛雁鸭绒。

年产量不足两千公斤,一公斤的价格在三十万到四十万之间,被誉为羽毛中的宝石。

但问题是,谁家买冰岛雁鸭绒不是用来做被子的,用这种级别的羽绒做成坐垫靠垫,还随身带出来用,这是脑子有问题还是钱多的没地方花呢?!

戚玉佳不相信,梗着脖子就道:“骗谁呢你,你要用得起冰岛雁鸭绒至于连前排的票都买不到,坐到这种地方来吗?!”

“我……”

“玉佳!”戚玉佳还想说什么,谢明珠却突然脸色一变,喝止了她。

戚玉佳满腹的怒火憋屈,脾气也上来了,恼道:“明珠你这是什么意思?”

谢明珠没理她。

她在看谢羲和和钟毓秀,许久,终于确定了,苍白着脸色道:“你……你是钟家大小姐,钟毓秀?”

这下别说戚玉佳了,就算是孟轲以及周围的人都惊呆了,有人忍不住道:“京都四大家族的钟家?不会吧,不是说钟家大小姐从小身体不好,几乎不出门嘛,怎么会跑到这来?”

谢明珠本来还有些不确定的,但这会儿反而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她前段时间就听说了,她爷爷又被请去给钟家大小姐看病了,还是带着谢羲和一起去的,后来就有消息传出,钟大小姐活过来。

年纪,样貌,身体不好,跟谢羲和认识,随便一拿就是十几万的靠垫,连身边的一个护卫都是姓钟的……这么多巧合撞在一起,那就不可能是巧合了。

只有一个解释——眼前的女孩就是钟家大小姐,钟毓秀!

一瞬间,各种情绪浮上心头。

既有不小心得罪了钟大小姐的后悔,也有对谢羲和没有提前提醒的恼怒,更多的,却是对她爷爷偏心谢羲和的难受和嫉妒。

凭什么啊……

明明大家都姓谢,就因为谢羲和是女儿她是孙女,所以爷爷就处处只想着谢羲和?

有好的东西第一个想到的是谢羲和。

私下的产业全都转到谢羲和名下。

谢羲和遇到点麻烦就不管不顾的冲上去。

谢羲和闯祸了也一力兜着,一点儿也不会怪她。

现在就连钟家大小姐这样的人脉,都尽数给到了谢羲和那边。

可要知道,她已经是盛家的准儿媳妇了,等将来之桓哥继承了盛家,她就是盛家的当家主母,难道不比谢羲和更需要这样的人脉嘛?

谢明珠越想越心酸难受,尤其是想到这几次去盛家被徐海瑛针对嘲讽的场景,心中更是涌上了浓浓的不甘。

她觉得她必须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

于是她上前一步,朝钟毓秀伸出了一只手,笑容恰到好处的道:“钟大小姐,你好,我是谢明珠,谢博文的孙女。”

要是换成往常,只看在对方是谢老爷子孙女的份上,钟毓秀就算不喜欢,也会跟对方保持表面的客气。

但现在……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25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