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疼啊,深一点: 没有我的允许不能尿出来作文

这….未免也太绅士了。若两人不是这样的睡.友关系,而是男女朋友关系,她怕是要死心塌地爱上对方,她向来喜欢温柔又体贴的男人。

可惜了。

舒听澜兀自胡思乱想着,完全没有注意到,两人此时都未穿睡衣,又是大清晨,卓禹安的呼吸早已变得灼热。

他翻了个身,压下来。

舒听澜不备而惊叫,尾音消失在他的唇间。

昨夜,还有第一夜,因为是晚上,她可以要求关灯,不必看彼此的表情,然而现在是清晨,太阳刚出来,并且没有拉窗帘,舒听澜有些窘迫,她看着他,他亦是看着她,眼眸又难耐又充满柔情,目光彼此胶着。

舒听澜想,这样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他深爱她的幻觉,只能说,这个男人太会了,一定是情场老手,每个动作,每个眼神,都让女人产生一种自己是被宠爱的,被尊重的。完全不像是一场毫无感情的运动。这谁能抵得住?等卓禹安折腾完,天已大亮,舒听澜完全没时间多想,忍着全身酸疼,急忙起来准备出门上班。

两人一起乘电梯下楼,在门口

“我送你。”他说。

“不用,小区前面就是地铁站。”舒听澜想也没想就拒绝,早高峰当然是坐地铁方便,加上也不想让他送上班,一路小跑朝地铁站去,把他甩在了身后。

早高峰的地铁也是人满为患,等了两趟,她才勉强挤进去,人只差没悬空,身体紧挨着身体全是人,只勉强拽着扶手拉环避免摔倒。

地铁里虽有通风,但人太多,气味并不好闻,看着窗外漆黑通道里的广告,茫无目的地想着,她何时能买一辆车呢?

如果肖主任能顺利拿下卓禹安科技的项目,带着她做,有了这个经验,她将来可以独立负责项目,收入会慢慢涨上去吧?

如果收入涨了,先给母亲换个好的医院,再存钱买辆车。在森洲这个城市,她们都是蝼蚁,一年,两年,五年,靠时间慢慢熬着往上走,总归会越来越好吧?

想得太出神,地铁到了下一站靠站时,惯性使她身体往左倒,她使劲拽住拉环,结果,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扶手拉环的带子竟然断了…断了..

她刚才若是没使劲拽着,地铁靠站的惯性不会让她摔倒,但是刚才所有重心都放在拉环上,拉环突然断了,她整个人不可避免往左边倒,并且极有可能会使左边的人被她砸倒一片。

就在她绝望之际,有个力量从身后轻轻扶住她

熟悉的声音就在耳边

“小心!”

竟然是卓禹安?他什么时候上的地铁?

此时的她,呆若木鸡地转头看着身后的卓禹安,她的手里还举着断了的拉环,腰被他用双手轻轻地扶着。
啊啊啊啊疼啊,深一点: 没有我的允许不能尿出来作文
尴尬到爆!

她宁愿刚才摔死上社会新闻,也不想被卓禹安看到如此滑稽的一面。

“你..怎么也坐地铁?”

“坐地铁环保。”他淡淡地回答,然后手一使劲把她扶正,顺便接过她手中断了的拉环。

因为上下站,地铁里又一次人潮涌动,她穿着高跟鞋,又没有扶手可借力,人便站不稳,摇摇晃晃的,真是倒霉的一天。

但很快,卓禹安利用身高的优势,一手放在上方的拉环架子上,站在她的身后,为她屏蔽了别人的拥挤。后边九站地的路程,她都稳稳地站在他的前面。

地铁的气味也消散了,只有他身上清冽好闻的味道,哦对,难怪这味道熟悉,他今早用的是她的洗漱用品,衣服上也是她家洗衣液的味道。

她出了地铁站,卓禹安也一同走出地铁站,两人一前一后走着,舒听澜不得不自作多情地想,他是不是特意陪她坐地铁?

只是当在地铁口看到他的司机与助理,她才恍然,原来他是去旁边的金融街谈事,同一地铁站而已。

因为有他的司机与助理,她连招呼都没打,快速朝宏正律所走去。

她刚坐到位置上,电脑还未打开,嘉佳一路路风风火火地进来了,兴奋道

“你们猜,我刚才在地铁出口看到谁了?”

“谁啊?”

几位同事纷纷看向嘉佳,只有舒听澜没动。自从上次栖宁的食品项目,嘉佳甩锅给她后,她便从不与嘉佳主动来往。舒听澜愿意接受公平竞争,但绝不接受小人行径,所以平日与嘉佳只公事公办,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

嘉佳聊天很会渲染气氛,大家的好奇心都被她引起,连周铭也抬头看她。

嘉佳拿着手机在大家眼前一晃,开心地说道

“卓远科技的卓总,他竟然也会坐地铁。”

办公室一阵哗然,卓禹安现在是他们并购组重点开发的客户,一举一动都牵动他们的心。

“不可能吧,他什么身份?会坐地铁?”

“你是不是看错了?”

大家质疑嘉佳。

“千真万确就是他,我还偷拍了几张他的照片,你们看。”

“好帅啊。”

“连背影都这么帅!”

关注的重心瞬间偏离,尤其行政与前台的小女孩双眼冒星星,几位律师倒是稳重没凑热闹。

舒听澜原本完全不想听这些没用的八卦新闻,但是一提到卓禹安,地铁等字眼,她内心便焦灼起来,一时不确定,嘉佳是在地铁车厢里就看到了卓禹安还是在地铁出口看到的。

她与卓禹安现在这样纯粹睡友的关系,她绝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连林之侽,她都没敢说。

“咦?前面那个是不是听澜?”前台小女孩眼尖地发现,在地铁出口处,卓禹安前面一米远的是舒听澜。

舒听澜心一沉,以为是车厢里的照片。在车厢里,她与卓禹安虽全程无交流,但卓禹安一直站在她的身后,在外人看来,关系亲密。

“对啊,听澜只顾着走路,错过了身后的大佬。我叫了她两声,她都没听见。好遗憾,否则你们见面,卓总或许就想起来,你们是高中同学呢。”嘉佳语带讽刺。

在大厅办公的几位律师听到这句话,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都对舒听澜之前自告奋勇要联系卓总的事记忆犹新。

“嘉佳,别忘了你是律师,偷拍别人照片的行为涉嫌侵犯隐私,尤其对方还是卓总。”一旁的周铭忽然严厉批评了一句,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在给舒听澜解围。

嘉佳一愣:“我现在删了,周律师好严肃,开个玩笑而已”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26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