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老师睡着破了她的处 – 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

卓禹安已做好了三菜一汤端上餐桌,色香味俱全。他也不说话,盛了汤与米饭放到她面前,舒听澜也没客气,小口小口吃着,很好吃。

她有几年没有吃过家常菜,她不会做饭,林之侽更不会做饭,平时主要以快餐外卖为主,吃得几乎味觉失灵,吃饭于她而言就是维系生命的物质而已,在家吃一顿家常菜这样稀松平常的事,对她来说是奢望。

“谢谢。”她真心感谢。

卓禹安一愣,摇了摇头,没说话。

“你是专门学过厨艺吗?”舒听澜只知道有些有钱人会送女孩去学厨艺,但没听送男孩去学的。

“没有。以前在国外留学,吃不惯国外的食物,所以自己动手做,久而久之练出来了。”他回答得轻描淡写。

“哦,你高中毕业就直接出国了吗?我记得你当年在栖宁高中时,成绩好像很好。”许是因为放松,舒听澜比往常说得多一些。其实,她并不记得当年他的成绩好不好,因为真的没有关注过。

“难为你还记得我也是栖宁高中毕业的。”

舒听澜听着这话,怎么像是嘲讽她?栖宁高中那么多同学,她不记得他不是很正常吗?

“当然记得,你是栖宁高中的风云人物。”这是程晨告诉她的,这么说,总没有错。

卓禹安哼了一声,明显不相信她。

舒听澜今天心情好,不与他计较,继续聊天

“所以你在国外养成了做家务的习惯?现在很喜欢做家务?”她记得,他会把她家打扫干净,会把脏衣服洗了,会倒垃圾,会洗碗,把厨房也打扫得很干净。这么一想,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很优秀,将来他的女朋友会很幸福。

“舒听澜,没有人会喜欢做家务。”他否认。

“那你辛苦了。”舒听澜埋头喝汤。

用完餐,他很自然地收拾了餐桌上的碗筷,舒听澜不好意思继续当甩手掌柜,抢着要帮忙。但卓禹安拒绝

“你别帮倒忙。”

他这么说,舒听澜也乐得轻松,心安理得窝到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她的电视常年只播放一个台,法制栏目。她的生活很无趣,平时不玩游戏,除了微信不刷别的社交软件,连刷剧也只刷律政类的电视电影。

卓禹安过来时,她披着毛毯陷在沙发里,只露出一个脑袋,看了他一眼说到

“出门时帮我把门锁好。”

这是她赶客的意思,无意留他,上次他在这过了一夜,已是破天荒。

卓禹安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坐到她身边,连人带毯子搂进自己怀里,在她耳边低声说

“用完就扔?”

“???”

卓禹安把她身上的毯子掀开,霸道地盖了一半到自己身上,毯子底下照旧把人搂住。
趁老师睡着破了她的处 - 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
“在看什么?”

今天的法制节目讲的是一个小三带着私生子抢夺财产的狗血剧。

舒听澜看得认真,看到最后法律判私生子继承了一半家产时,她脸色苍白,眉头轻皱,很有代入感地生气了。

卓禹安笑:“你自己是律师,还这么感性?法律上,私生子本就是第一顺位继承人。”

舒听澜像被触动了神经,莫名暴躁地站了起来,冲着卓禹安道

“你谁啊,轮不着你来告诉我法律规定。”她想,她此时的表情一定很吓人,龇牙怒目见人就咬,像个疯子。

卓禹安的笑容凝固,几不可查地皱了皱眉,也没说什么,掀开毯子起身。

“早点休息。”然后离开了她家。

舒听澜的情绪来得莫名其妙,自己都控制不住,去冰箱想拿瓶啤酒喝,发现之前放的啤酒不知被卓禹安扔到哪了,冰箱里全是分类放好的各种蔬菜,水果,让她很不适应。不想自己呆着,给林之侽发信息,约出去喝酒,她平时不喝酒,只偶尔心情不好时才喝几口。

林之侽很快回复:宝贝,我马上到。

林之侽住在隔壁小区,不过10几分钟人就到了,身后还跟着楼下便利店的店员,店员抱着一箱啤酒,上面放着几盒鸭货。

“放门口就行,谢谢你啦。”

林之侽大半夜过来,只在睡衣外套一件大衣,到了舒听澜家,大衣一脱,睡衣与舒听澜的同款,两人相视,笑了。

舒听澜由内到外的衣服,几乎都是林之侽替她操办,原因无他,林之侽嫌舒听澜穿得太中规中矩。

此时见到舒听澜胸前的红红点点,她八卦的心顿时上来,像福尔摩斯一样,环视了一圈舒听澜的家,最后肯定地说

“家里来过男人,刚走!”

舒听澜震惊了

“你怎么知道?”

“情感博主的第六感。”

舒听澜佩服。

林之侽也不深究男人是谁,按她的理论就是,只要男未婚女未嫁,不涉及伦理,不涉及道德,在安全的情况下,尽情享受男女之情,这事如吃饭一样正常,吃好了就行,管它厨子是谁呢?她有一套自己成立的理论,舒听澜在她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也接受了这套理论。如果对方不是卓禹安的话,那便更好了。

一整箱的啤酒,林之侽喝了几瓶,舒听澜一瓶都没喝完,不过心情已完全好了,带着一点酒意,很快顺利入睡。

第二天醒来,发现两人就睡在客厅的沙发上,舒听澜习惯性拿手机看几点,发现程晨发来的几条信息。

“舒听澜,给我离林之侽远一点。”

林之侽昨晚发酒疯,在朋友圈更新了十几条视频,把两人丑态毕露的样子展露无余,底下有几位大学舍友的评论,一排排问号与感叹号。真是妖孽,舒听澜的形象,被林之侽毁尽了。程晨若不是隔着千里的距离,恐怕要暴揍林之侽。

两个好友,林之侽负责让她放纵,程晨负责把她拉回来,她在中间随波逐流。

林之侽被舒听澜叫起床,马上要迟到了,顾不得回家换衣服,便穿了舒听澜的衣服出门。两人挤地铁。

“怎么不开车。”舒听澜问。

“我最近在卓远科技坐班,那里停车费死贵死贵,还不好找车位,不如地铁方便。”

“怎么跑去卓远科技坐班了?”舒听澜想,卓远科技还真是阴魂不散,全世界都要围绕着它转啊。

“她们人力资源部在做明年的人才规划,让我浸入式参与,了解她们的需求,明年好招聘。其实,她们是想挖我过去做招聘经理。”

“你怎么考虑的?”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27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