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跨下的陈若雪/ 和两个男人一起做好爽

张律师在一旁笑,意味深长,打开话题闲聊,

“之侽跟舒律师都是森洲大学毕业的吗?那算起来,也算我的半个学妹,我曾在森洲大学做过一年的交换生。都说森洲大学美女如云,你们俩应当是女神级别的吧?”

舒听澜只是礼貌微笑,林之侽则打开了话匣子说道:

“这倒是真的,尤其是我家舒听澜,当年在森洲大学不知迷倒多少学长学弟,可惜他们终究错付了感情,因为我家舒听澜只是一个没感情的读书机器,天生迟钝。”

张律师兴致很高,追问

“真的吗?”

“真的,最好笑的是,我们大二时,有一位大四的学长,每天都会在图书馆给她占座,并且买好热饮放在桌面上,整整一年的时间,学长毕业前,鼓起勇气跟她表白,你们猜她怎么说的吗?”

“怎么说?”张律师问。一旁的卓禹安也看向她,等答案。

“她说你是哪位?”

虽然已过了很多年,但是林之侽每回想起舒听澜当时迷茫的眼神以及学长一脸吃了屎的表情就爆笑不止。

她坐了一整年人家特意为她占的位置,喝了一整年人家特意为她买的热饮,她连人是谁都没记住?

外人以为她是绿茶是白莲花,故意装傻,贪男生便宜,只有林之侽了解她,她是真的对这方面神经大条到令人发指,也或者是根本无心男女之情。

后来知道来龙去脉之后,她便真诚找男生道歉,并且执意把这一年的热饮钱还给男生。她是那么坦坦荡荡,以至于男生想恨都恨不起来。

“诸如此类的事情太多了,后来久而久之,也就没有男生再追她了,至今保持单身。可惜了,也不知道将来便宜了哪个男人。”林之侽说着,颇有点怜爱地抱了抱舒听澜。

张律师听后,笑道

“没关系,你跟舒律师是闺蜜,以后让卓总给舒律师多介绍几位男生,卓总身边的都是青年才俊。”

“我看起来那么闲吗?”

林之侽马上“心神领会”说道:“那我替听澜先谢谢卓总。”
校长跨下的陈若雪/ 和两个男人一起做好爽
卓禹安收敛了刚才隐隐的笑意,一本正经道

“我看起来那么闲吗?赶紧吃完回去工作。”

气氛顿时凝滞,本就是张律师开个玩笑的话,这人还当真了。对他的喜怒无常,舒听澜已习惯。反而对于林之侽总以提她糗事为乐趣的毛病,心里对她翻了第N个白眼,但表面上该配合她的演出,她还是积极配合。

食堂的师傅很快把卓禹安点的菜端上来,林之侽为了保持身材,即使喊饿,真正吃的时候,也吃得不多,所以全程都在照顾舒听澜,怕舒听澜在卓禹安与张律师面前不自在,不敢放开了吃。

舒听澜因为早上没吃饭,这会儿倒是真的饿了,安然享受林之侽的照顾。这是两人相处的模式,林之侽狐朋狗友多,以前聚餐经常带着舒听澜,就跟带着自家孩子一样,全程倒水夹菜地照顾。

张律师感慨

“你们感情真好,很难得。”

“当然的,我们比亲姐妹还亲。”

因为是在公司的食堂,又是中午吃饭的高峰点,即便他们有独立的空间,但卓禹安毕竟气场强大,又是第一次与两位女生共餐,其中一位还是大家私下传言的关系户林之侽,所以一直是全场的焦点,很多员工有意无意地会看过来,眼里透着探究。

林之侽是人来疯,越受关注,她发挥得越好,并且很擅长利用大家的误会,毕竟她跟卓禹安传绯闻,受益的是她。

而卓禹安后面心情似乎也不错,在林之侽说话时,他眉目温和地听着。

用完餐,四人起身走出员工餐厅,门口有一个小台阶,舒听澜一时不察,被绊了一下,险些摔倒,旁边的卓禹安虚虚扶住她的手臂

“舒律师小心。”他声音平稳,手上的力道紧了紧,让舒听澜有个支撑站直了。

“谢谢。”舒听澜尴尬道谢,更尴尬的是,发现自己脸上的粉底蹭了一点在他肩膀处,黑色衣服格外明显。她想伸手去拍了,又忍住了,好在卓禹安也不在意,松开了手,与张律师先行离开。

林之侽望着他的背影,一连感慨:

“可惜了,这么好的男人,我不敢肖想。”

卓禹安确实算得上好男人,有身家,有长相,为人沉稳不轻浮,即便与舒听澜有过那样的亲密关系,也绝无任何轻浮的语言或动作。

下午回到律所,肖主任组织并购组开会,主要针对卓远科技的并购案进行讨论,整个项目的进展并不顺利,谁也无法揣测卓禹安真正的心思,最终到底会选择哪一家律所进行合作。

“卓禹安接触国内的律所,极有可能是个烟雾弹,他并不相信国内律所的能力。”周铭觉得这个男人不可琢磨,进行到现在,依然看不出他任何的倾向性,即使肖主任刚替他胜诉一个案子。

肖主任回答

“不排除这个可能性,但你别忘了,他要收购的胜普瑞智能是国资企业,对于国家的很多政策,必然是本土律所有优势。我想他如没有意向与本土律所合作,不会浪费时间周旋。”

“舒听澜,听说你今天去卓远科技,与卓总还有张律师一起吃饭了?”

正认真做笔记的舒听澜被忽然点名,一时大脑短路,心想肖主任与周铭神通广大,怎么会知道她中午跟谁吃饭?

“卓总或者张律师有透露消息吗?”

舒听澜摇头,中午全程就听林之侽在爆料她的糗事了,什么正经的事也没谈到。

肖主任失望地摇头。

一旁做资产重组的陈律师说到

“肖主任,人际攻坚相关的工作,应该让嘉佳去,听澜太乖,别人让她往东她就不敢往西,在卓总面前,恐怕话都说不利索。”

陈律师一语中的,肖主任抬头又打量了一下嘉佳。嘉佳在人际关系的处理上自然是远胜过舒听澜的,但嘉佳又稍浮躁,去小项目没问题,去卓远这样的大项目,就怕适得其反,引起卓禹安的反感。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27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