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小怪兽的真实感受 (扒开女人下面使劲桶屁股)免费阅读

因为他们一个大队,四个社,全是姓王的,除了外嫁而来的女人,一个其他姓氏都找不出来。这在整个中湖镇,甚至是整个上湖区,都是蝎子拉屎独一份。

杜家沟算大的了,七个社,五个姓。

马家咀大队够小,只有三个社,可有三个姓。

杜衡开着车三转两转的就到了村委门前。

村主任王举国是个四十多岁的汉子,接到通知后,已经在村委门口等着。

不过杜衡和他算是老相识了,相互寒暄过了,便进入了正题。

“主任,这个王世源家里到底怎么回事,我拿到的资料上就说他媳妇有精神病,属于因病致贫。你这边给我详细介绍一下吧。”

王举国自己用报纸卷了一个旱烟棒子,有大拇指那么粗,用牙咬掉多出来的纸头,拿着打火机吧嗒吧嗒的使劲抽了两口,然后一股浓浓的烟雾,从他的口腔喷出,又被鼻腔吸进去,然后又从口腔喷出来。

杜衡不是第一次见了,但每次看到王举国抽烟,都觉得这算是一种绝技。

“王世源今年36岁,他媳妇和他同岁,还是我给他们介绍成的亲。”王举国说了就这么一句话,大拇指粗的烟棒子已经下去了一小半。

“王世源上过技校,有修车的手艺,干的最好的时候,自己还开了一个汽修铺子。后来他媳妇又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他们一家三口过的还不错。”

王举国说话的时候,整个人都隐藏在烟雾后面,整个人显得隐隐绰绰的。

“平时就是王世源修车,他媳妇帮他拿个东西,他们儿子就在跟前玩。有一天来个修车的,王世源就去修车了,修好之后让他媳妇发动车子倒出去。谁知道他儿子就蹲在车屁股后面玩呢,他们两个人都没没注意,然后他儿子就被倒出去的车从身上压了过去。”

不用王举国往下说,杜衡都知道后面的事情了。

自己开车压死自己儿子,不死就是疯。
用小怪兽的真实感受 (扒开女人下面使劲桶屁股)免费阅读
“后来他媳妇好几天不吃不喝,但是那会还有反应,但是再后来就不行了,变得呆呆的,和个傻子一样了。

王世源为了给他媳妇看病,花光了他们的积蓄,还借了些外债,但是都打了水漂。而且他媳妇从那以后,虽然看着呆呆的,但是稍不注意,自己就不知道跑哪去了。关到屋里吧,她一个人的时候,还会自残。”

王举国猛吸了两口,感觉烟屁股烫嘴了,才从最边上取下来,扔到地上用脚踩灭。

“这种情况下,王世源也干不成修车铺子了,就转让给别人,自己带着媳妇回来了。”

杜衡再一次翻看手里的资料,“他们家没有其他人了吗?”

“他爹妈死的早,还有个妹妹,已经出嫁了。”王举国又掏出旱烟瓶子,准备再来一根。

“家里有地种,怎么可能到特困户的程度?”

“唉!”王举国叹口气,手里卷烟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他媳妇乱跑的不行,关起来又不行,王世源只能找根绳子栓自己身上。可这样一来,干活就成了问题。每年别人的庄稼地的草被锄的干干净净,他们家的草长得比庄家好。”

王举国很熟练的卷好烟,但是这次没抽,而是夹到了耳朵边上,“我们说把他媳妇送三院去,王世源不愿意,而且稍微手里有点钱,就找各种办法治。冤枉钱花了不少,但是一点效果没有。

而且,他媳妇白天的时候呆呆的,到了晚上,那是又唱又跳,又哭又闹,反正不吃药是不得安闲。”

杜衡合上资料后皱起了眉头,“那他媳妇娘家那边不管吗?”

“怎么管?他们也有自己的日子过,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啊。而且要不是娘家人隔三差五的救济点,王世源连买药的钱都没有。”

“那主任你觉得,怎么才能帮助他们家脱贫?”

这个问题,王举国还真想过,而且想到过很多办法。所以杜衡一问,他是张嘴就来。

“王世源会修车,开个修车铺子,重操老本行,或者去上班,都是可以的。其实还有一个更好的方式,那就是开个农家乐。”

王举国随手指了一下公路的方向,“这几年来山上旅游的,玩的人多了。王世源他们家位置是最好的一家,开个农家乐绝对有搞头。你看他们家旁边的几个,都搞得有声有色,他要能开起来,绝对能赚钱。”

说着又是叹息一声,“但是归根结底,他们家的问题就在他媳妇身上。只要他媳妇在一天,一天没被治好,王世源的日子就过不好。”

确实,以王世源这几年的行为来看,后面也不可能放弃,或者送精神病院去。

这个根源不解决,说什么都是虚妄的。

如果他家还有其他人在,帮着王世源照料一下他媳妇,或者能帮着看一下,以王世源能自己开修车铺子的脑子,把日子盘活,应该不成问题。

但现在就是他家没有其他人了。

杜衡想了一下说到,“主任,你能带我去看看他们家吗?我想实际的了解一下。”

“行,我带你去看看。这会王世源可能去地里了,家里应该没人。”

“先看看再说吧。”

王举国带着杜衡,沿着马路往村子口走。

走道没两步,王举国终是忍不住,把耳朵边上的烟棒子拿了下来。

不过这一次,抽的就没刚才在村委那么快了,吐出来烟也淡了很多。

杜衡不抽烟,而旱烟的味道又着实够冲,自己只能被迫换个位置。

“村里没给帮助吗?”

“怎么没给,要不是村里各家各户的帮,他们两口子早都饿死了。”

对于杜衡的话,王举国很不高兴,这是在侮辱他,侮辱他们整个村子。

手里抽了两口的烟瞬间也觉得不香了,单手掐灭之后,双手背在身后,“村上给申请了低保,其他各家忙完自己家的活,都会帮着他们家干一点。但是你也知道的,地里的活,不到大雪盖上,那是干不完的。各家都要过日子,不可能可着他这一家帮。”

路上来来回回的人很多,有一部分人也都见过杜衡,所以每个人都会和他两打声招呼。

而杜衡看这些人面熟,应该是上次来村里的时候见过,但是叫什么,他已经说不上了。看到别人打招呼,他也略有尴尬的回应一下。

走到村口位置上,王举国指着路左边靠山的位置说到,“看到没,第三家就是他们家。”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28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