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补课老师h* 污污的小黄文

杜衡顺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是个一层的平房,南边和西边两排。院子大门也是专门做的那种大铁门,刷的绿漆。但是现在已经变得锈迹斑斑,门口也长满了杂草。

从房子上看就能知道,以前的王世源家里还是可以的。而且也大概能想象到,王世源以前的生活是多么的幸福。

不过现在,放眼看过去,红砖盖成的平房,居然有着丝丝的破败和荒凉。

王举国走到紧闭的大门前,哐哐哐的砸了几下,高声喊道,“世源,你在家没?”

喊了几声没人应声,他们隔壁院子里出来一个系着围裙的女人,“世源不在,早上就带着他媳妇去地里。”

王举国不敲门了,背着手往回走,“去哪块地了?”

“好像是去下坡的玉米地了。”

“那行,我去看看。”

女人用围裙擦了一下手,又往外面走了两步,眼神不住的往杜衡身上瞟,“主任啊,你找世源有事?”

“卫生院的杜院长来看看世源,我给带带路。”

“这是院长啊,真年轻。”女人说着话,又在围裙上擦了一下手,便往杜衡这边走了过来,“领导好啊,应该让领导来看看,世源过的太苦了。而且世源是个男人,没把他老婆送精神病院去,还老是给找方子看病,是个好人啊。”

杜衡不知道说啥,王举国对着女人挥挥手,“就你爱叨叨,杜院长都来了,那政府肯定是把世源儿的事放在心里的。行了,赶紧回家忙你的去。”

王举国说完女人,背着手往前走,不在管身后的女人。

杜衡歉意的笑了一下,赶紧跟上王举国的步伐。

沿着马路走了没三十米,两人又顺着地边往下走,下了有个四五块地,就看见前面的一块玉米地地里钻出个人,间隔一米左右,后面跟着一个女人,两人之间是一根拇指粗的绳子。

男人把手里的杂草往地边上一扔,转身又要往地里进,王举国赶紧举手叫住,“世源儿,先别进去了,卫生院的杜院长来找你了解点情况。”
我的补课老师h* 污污的小黄文
男人神色有点木楞,被王举国叫了一下之后,愣了有个四五秒才回话道,“来给钱的吗?”

王举国眉头皱了起来。

王世源这五六年下来,也被折磨的不轻,整个人也变得眯愣了很多。

以前乡上的、区上的来,都是了解一下情况,给点钱。然后说要解决他们家的问题,人走了之后,就没有下文了。

次数多了,他也似乎习惯了来人就给钱的事情。

其他的事情,已经不去想了。

“收拾一下到你家说,这次来的是卫生院院长,而且杜院长现在名气大的很,或许他有办法解决你媳妇的问题。”

王世源的眼镜立马变得亮了起来,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杜衡,“杜院长是吧,你真能治我媳妇?”

杜衡瞟了一眼王举国,病人的具体情况都不知道,自己如何敢打这个包票?

但现在被这么问道了,也只能说到,“我先看看情况,然后咱们再聊。”

“行行行,你们前面走,我们马上上来。”王世源变得比刚才有精神了很多。

王举国转身往回走,“杜院长,咱们回吧,到家里再说。”

杜衡只能无奈转身,跟着王举国往回走。

屋子收拾的还行,比较的整洁,但东西都是破旧的。当然,屋子里也没什么东西,几把黑不溜秋的小板凳,一个小方桌,也就没什么了。

而这个时候,王世源腰里的绳子,始终都没有解开。

王世源从进门就一直在笑,笑的有点卑微。

他身后的跟着的他媳妇,被他收拾的很干净利索。

只是头发有点乱,应该是刚刚跟着钻了玉米地,被玉米叶子给拉乱的。

王举国和王世源说扶贫的事情,说杜衡的来意。

而杜衡则一直在打量王世源的媳妇。

女人皮肤有点干,略微带点黄色,嘴唇也略略有点发黑。最让杜衡关注的,是那双眼睛,没有神采,从里面看不到半点的活力。

甚至当杜衡认真观察的时候才发现,那双眼睛根本就没有焦距,眼神是散乱的。

王举国那边把情况说完了,两人都把目光转向了杜衡。

杜衡思量了一下说到,“咱们有什么就说什么,这一次来,就是解决你家里因病致贫的问题,让你们两口子能过上好日子。而王主任也说了,主要问题出在了你媳妇身上,因为你媳妇的病,你们花了很多钱。

为了照顾你媳妇,你也没办法好好干活。那我们是不是解决了你媳妇的问题,就会你们家现在的情况会有所改善?”

王世源点点头,很肯定的说到,“杜院长你放心,只要能把我媳妇的病治好,我肯定不给政府添麻烦。我有手艺,我能挣钱。或者家里的地也多,只要腾开手,吃喝绝对没问题。或者借点钱,办个农家乐,这我都是有想过的。”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28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