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医生用性工具调教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免费阅读

林宇沉默了一下,便从头开始讲述了和赵渡所发生的事情。

当巡查听到一半的时候,捏笔的手都有些颤抖。

林宇叙述完了经过,两名负责审讯的巡查都是满脸的愤怒。

“这个人渣,该打,真不知道社会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一名较为年轻的巡查骂道。

坐在一旁较为年长的巡查咳嗽了两声,呵斥道:“注意你的言辞啊!你可是巡查。”

“师傅,我是真忍不住了,你看看这是人干的事情吗?今天就算是记过我也要为林宇说几句话!。”

就在年轻的巡查还要继续说话的时候,只见审讯室的门打开了。

几人转头,看向了那边,只见李子轻穿着制服走了进来。

两名巡查看到后连忙起身敬礼!

当李子轻看到林宇后,不免一阵诧异。

先前在外面的时候听到同事议论,所以她才想来看看到底是怎么一个人,手段会这么凶残。

李子轻不可置信地看着两名巡查问道:“这就是你们今天抓捕的那个手段凶残的罪犯?。”

年长巡查回道:“是的,我们正在审讯,你要不看看记录?。”

年长的巡查刚说完,年轻的巡查就像开口为林宇说几句话,就被李子轻打断了,“你们俩出去吧!我来审讯吧!”

“李队长!”,年轻的巡查刚开口,就直接被师傅拉住,直接就往外拖。

两人出去后,李子轻摇了摇头,开口道:“我没想到你会是这么一个人!”

“我本来就是这么一个人,我觉得我做的没错!”,林宇立马反驳道,他确实觉得他今天做的没错,竟然想让自己的母亲吃碎碴子,那他必须让他体验一下碎碴子的感受。

“行,那么我只能按照正常的程序来走了”,李子轻被气得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拿起了审讯记录看了起来。

早上她才将奖金打到林宇卡上,现在就成了罪犯了。

当李子轻看到事情经过的时候,她觉得她错了。

“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李子轻看完了记录,看着林宇道。

“你觉得我会说假话,那里有监控的”,林宇淡然道。

李子轻沉默了,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看着李子轻不说话,林宇问道:“按正常程序来的话,我应该会判几年?。”
被医生用性工具调教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免费阅读
李子轻叹了口气,“那就要看被害人的伤残状况了,三年以上七年以下,如果被害人同意谅解的话,三至五年,因为你这对社会影响有点大,在市场闹区的反响很大。”

林宇点了点头,值了,辱我母亲者死不足惜。

李子轻重新拿起笔准备审讯,但是又放了下去。

起身后看着林宇,摇了摇头说了句“不值”,便走出了审讯室。

没过多久,先前那两名巡查又走了进来,开始了对林宇的下一步审讯。

李子轻出了门后,便直接召集了两名同事,驱车前往了案发现场,她想去搜查证据,尽早拿到证据,她才能有效的针对林宇的案件做下一步帮助。

就这样,林宇在两名热心的审讯下,将案件所有细节全部梳理了一遍。

临走时,年轻巡查对林宇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坐在老虎凳上,林宇对监狱没有一丝的惧怕,只是害怕母亲的担忧。

清晨,昨天那名年轻的巡查还为林宇送来了一份早点,安慰了林宇几句后才离开。

林宇一夜都坐在凳子上冥想修炼,其他人却是彻夜未眠。

李富强在得到了助手查到的信息后,一直在想到底该怎么办,是救还是不救,不救,那么就只能放过这一块香馍馍,前面做的那些也全部白费。

救的话,拿什么去救,这可是法制社会,不是好些年前他才入社会的那个时候。

而搜查完证据的李子轻也很是郁闷,甚至是连晚饭都没有吃,所有的证据都对林宇有利,手镯是赵渡自己摔坏的,也是赵渡先挑衅在前,但是林宇动手打人是事实。

她找了很多从事法律的朋友咨询过,就算是有这些证据,也不足以让林宇判缓刑,就算是官司胜诉,也只可能将刑期降低至一年,除非赵渡谅解,但是经过她的调查,赵渡对林宇的仇恨已经到了骨子里,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李子轻限陷于苦恼,林宇救过自己的命,但是自己不能违背做巡查,人民卫士的职责。

江城附属医院,李富强拿着一份合同,来到了赵渡所在的病房。

推门而入,直接来到了赵渡的床边,将一份合同丢在的桌子上,开口道:“赵渡,我就是富强集团的董事长,这份对林宇的谅解书你签了吧!签了后,那么我将对你店铺的资金全部解冻。”

只见赵渡冷哼一声,并没有理会李富强。

看着赵渡的样子,李富强恨不得再来上几下,但还是忍住了,再次开口道:“放心,我知道你的顾虑,不会秋后算账,你只要签了,我可以把抵押珠宝的资金全部还你”

“我刚才可是打听了,你现在医药费还欠着呢!再不交的话就要被医院撵人了,怎么样,现在签了吧!。”

“给我滚,我就不知道他林宇到底有什么能耐,还能让你来给他求情!我不可能签的,赶紧走,我今天就算是死在这,也不会签这个字,想出来?没门!”,赵渡恶狠狠的说道。

“我就是要看着他坐牢,要让他一辈子背负劳改犯的名头才你解我心头之恨!。”

李富强牙齿都咬碎了,要不是昨晚找了朋友,知道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得到赵渡的谅解书,林宇才可能不用坐牢,放平时,就赵渡这样的小角色,他看都不会看一眼,还想让他来求情,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那你再好好想想吧!如果林宇坐牢的话,那么你将会面对公司怎样的制裁,你自己判断,谅解书我就丢这了,签好的话通知我一声就行了”,说完,李富强便走出了病房。

“娘的,真是给脸不要脸”,李富强出了病房后,嘴上喃喃骂道。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38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