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粗大贯穿薄膜h/ 古装毛片

同样是兄弟、妯娌,她就从没有因朱兴安被别人高看过。

相反,倒是她男人因为是孙家女婿,在外面提过好几回是孙家的小姑爷,别以为她不知道。

所以心里莫名别扭。

这么一对比,总觉得小叔子才叫真爷们,人家靠自己就能让媳妇被人高看一眼。

至于李氏。

李氏想的就简单了,她是纯羡慕小稻。

主要是她娘家家境太差,她能嫁进老朱家给朱老三做媳妇,用别人的话是那都烧了高香,像高攀似的。

朱老三也属于是兄弟中长的最丑的,哪里还能与几个妯娌比。

压根从成亲那日起,李氏就觉得自己比不起。

李氏很羡慕小稻被小叔子疼,成亲当天端洗脚水,成亲后穿的好,小叔子过年过节总是寻寻摸摸给屋里那娘俩扯布做衣裳,明明一个房檐下过日子,一个锅里吃饭,从吃到穿却很不同。

而且小叔子两口子往那一站,都是大高个,她男人要是朱家兄弟里长相最差的,小叔子就是家里长相最好的,还得老爷子偏疼。

就这,还没算上四弟妹娘家给力。

以前还能讲究个四弟妹娘家无子,她娘家有哥哥弟弟,四弟妹没有。

眼下,还说那些干啥啊?她十个哥哥弟弟捆一起也不如左家那一个金贵读书人。没看小叔子最近和岳父家走动得近?对那俩妹夫比对家里几个哥哥还好?

娘家还有骡车呢。

李氏心想:看着吧,这才哪到哪,小叔子往后只会更疼四弟妹。

这一胎要是再争气,小子一生,呵……

唉,比不得啊比不得啊。

李氏羡慕地望着小稻和朱兴德的兄弟们说话,羡慕地看到朱兴德被人围住,忙着喝酒的功夫还不忘问小稻:“你吃饱了没?”

与此同时。

左老汉和白玉兰一看这种情况,那些小子们都着急坐这桌,也急忙给倒出空位,站起身去旁边桌坐着。
两根粗大贯穿薄膜h/ 古装毛片
一边听那些小子们热热闹闹说笑,一边老两口也小声唠上了磕。

“瞧咱大女婿,这人缘好的”,左撇子朝嘴里扔个花生米,笑出一脸褶子。

左撇子心想:

不白混啊。

往后大女婿要是有应酬要花钱,没钱他都给掏。

那哥们之间,哪能不花几个?

左撇子没有这样的哥们,和他大姑爷的性情也完全相反,却不影响他瞧着眼热。

真希望自己也有一些能不计较得失的兄弟,招呼一声就能来的那种。

真的不一样,好几回都可提心气了。

在游寒村那阵,他就感觉过很有面子。那时候从大地回来,大姑爷和那帮小子招呼一声,那些小子就向他老岳母叫外婆。

左撇子暗下还寻思过,当时大姑爷怎不让那些小子叫他呢,那日全让老岳母抢了风头。

你看看,今日又是同样的一幕。当小伙子们下饺子似的朝地里跑,给他看的心里一热。

说白了,咱家差的是六只鸡和安排一顿饭吗?

人常说,越缺啥越期待啥,咱家缺的是人,从他老左开始就稀罕人多。

“我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白玉兰用胳膊肘碰了碰左撇子。

左老汉:“……?”他没听着,这不是在心里寻思美事儿呢。

白玉兰笑着瞥老头子一眼:“我说,我现在只要瞅见咱家仨女婿我就高兴。各有优点,甭管哪一个站出来,都能把别人家女婿比成渣渣。”

“别嘚瑟,这话你就和我说说吧,别出去瞎显摆,容易招人恨,呵呵呵呵呵。”

左老汉说着自谦的话,笑的却比谁都嚣张。

白玉兰本来想埋汰老头子两句来着,做人咋那么虚伪,不想谦虚还装什么,可是看到左老汉那一脸笑容,她也跟着笑出了声。

心想:还是她最厉害,是她生了三个好看的闺女。没闺女哪有姑爷子。

笑着笑着,白玉兰又用胳膊肘碰下左撇子,用眼神示意左撇子,让看朱家孩子们。

此时,朱家岁数小一些的孩子还好。

但是像大旺二旺这些大一些的男娃子,正在不错眼珠地眼巴巴望着他们四叔。

大旺二旺不知该怎么形容心里的感受。

只知晓,愿意看那样的四叔,感觉和他们爹不太一样。

又说不清哪里不同。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40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