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穿内裤被同学摸了一天* 娇妻第一次尝试3p

楚恬恬半张脸埋进了冰雪里,脸都白了,怎么挣都挣不开,头顶却响起温暖暖嘶哑的声音。

“从前我是你嫂子,顾及着封励宴,对你客气。以后,你再跑我面前逼逼,你试试看!上次在封家,是我给你做的人工呼吸,对你的救命恩人客气点,懂?”

温暖暖说着,又重重拍了几下楚恬恬的脸。

楚恬恬啃了两口冰雪,呼吸道受寒,明显又喘息不上来了,发出粗重的呼哧声,脸也憋红,狼狈到不行。

温暖暖这才丢开她,站起身,迈步离开。

她没下山,又来到封泽海的墓碑前。

说起来,她做封家的儿媳妇那么多年了,如今要离婚了,竟然才有机会站在这里。

默默的盯着封父的遗照看了片刻,温暖暖深深鞠了三个躬,这才转身下山。

她拖着筋疲力尽的身体下山,胃里的疼痛竟更严重了。

大概是这两天都没好好吃饭,又受寒受情绪影响,胃病就犯了。

眼前一阵阵发黑,她走到车边时差点直接晕倒,撑着车身哆嗦着去翻车钥匙时,有脚步声响起。

“少夫人……您没事吧?”

温暖暖愣了下,回头看到是罗杨时,有些错愕。

他怎么还没走?

“少夫人您这样怎么开车,您快上车,我来吧。”

罗杨冲温暖暖笑了笑,眼疾手快的从包里拿出车钥匙,开车又给温暖暖打开了后车门。

温暖暖嘴巴动了下,想问问是不是封励宴让他留下的,顿了下又觉没必要问了,她也不想再纠结和那男人有关的任何事。

调整好心态,竟然觉得空气都清爽了不少。

她现在的状态也实在不适合开车,便也没推辞,冲罗杨道谢后上了车。

罗杨舒了一口气,小心关上车门,绕过车头进了驾驶座。

车平稳开出去,罗杨却不停的从中央后视镜瞥向后面闭着眼睛休息的温暖暖。

总裁可是吩咐了的,少夫人若是问起来,就告诉少夫人他是有事才落到后面的,可现在少夫人问都不问,他还说不说了?

“咳,少夫人是不是很不舒服?您再忍忍,很快到医院。”

“没关系,雪路滑,你慢点开就行……你们也听到了,以后不要叫我少夫人了,直接叫我名字就行。”

温暖暖睁开眼,冲罗杨又笑了笑。

罗杨立刻讪讪笑了下,挪开了视线。
没穿内裤被同学摸了一天* 娇妻第一次尝试3p
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直接叫温暖暖的名字啊。

总裁的手好像伤的挺严重的,状态也不好,刚刚从山上下来,竟然差点当众摔倒。

罗杨跟着封励宴那么久,就没见过总裁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像被抛弃了一样,明明气的快吐血了,竟然还吩咐他留下来送少夫人去医院。

倒是少夫人,真是狠心,连问都不问总裁一句的,这可真是铁了心不回头了?

“咳,少……那个总裁今天真的没跟楚小姐约好,不是一起来的,我们也不知道楚小姐是什么时候来的墓园……”

罗杨想想就知道老板即将怎么折磨他们这些下属,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他选择开口。

只是话说一半,温暖暖就出声打断了他。

“罗特助,我有些难受想睡会儿,麻烦你了。”

温暖暖闭上眼睛,像是真的睡着了,罗杨无声叹了口气,讪讪的闭上了嘴。

到了医院,温暖暖去急诊上处理下了额头上伤。

伤口不算严重,没缝针,上药包扎了下,又吃了胃药,温暖暖总算是缓了过来。

她顾不上休息便往檬檬的病房赶,幸而檬檬一直都没醒过来,而柠柠也被老爷子派忠伯来接回了封家。

温暖暖走过去,低头在女儿苍白的小脸上亲了下,握着女儿的小手,眼里满是心疼。

檬檬一直睡着也挺好的,醒着就会身体不适,会疼痛……

只可惜她还庆幸,小姑娘就动了下皱着眉头醒了过来。

“檬檬……是不是哪里又难受了?告诉妈咪。”

温暖暖立刻站起来,俯身凑过去。

檬檬明明是难受的,看到温暖暖眼眸却弯了弯,竟是抬起小手摸了摸温暖暖的头。

“妈咪,檬檬不难受了,妈咪不要再哭了……”

小姑娘的手摸了摸温暖暖的头,又去碰她红肿的眼睛,手臂却抽疼了下,手指戳到了温暖暖的眼。

小姑娘有些慌乱茫然,忍痛的咬的小嘴唇都白了。

“是不是手疼?宝贝不要忍着,妈咪帮檬檬揉一揉手。”

温暖暖看着女儿乖巧隐忍的模样,心里难受到不行,给檬檬揉着小胳膊,檬檬却扬起小嘴巴笑了下。

“妈咪,檬檬真的不疼了,医生叔叔好厉害的……爹地呢?”

檬檬突然眼眸转了转,温暖暖揉捏的动作略顿,垂着眼眸一时竟不敢去看小姑娘的眼睛。

啊?

驱赶,这群,海豹?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47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