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两根一起撑到求饶

张欣欣边说边在她身上摸来摸去,检查有没有缺胳膊少腿,江序白在旁边看着尴尬,连忙上前去制止。

“你不是要跟寝室出去聚餐么,赶紧走吧。”

“哎呀急什么,还早啊。”

关于那晚的事,是个人都会惊吓,当然,不排除还有好奇。

姜书杳好不容易从魔爪中解脱,刚坐下不过一会儿,几位师兄推门进来,见着姜书杳就是一阵慰问:“小师妹听说你被人绑架了,没事吧。”

她:“……”

张欣欣吐了吐舌头,慢吞吞挪过来,不好意思的解释道:“你出事后,我回来一直心神不宁,当时不小心就说漏了嘴。”

“确实是绑架。”姜书杳淡定的说:“对方见色起意,蓄谋已久。”

张欣欣张大了嘴。

“见色起意!”

“为什么绑你不绑我?”

“难道我长得不好看?”

江序白实在听不下去,揉了揉眉心,起身过来一把拎起张欣欣就往门外走。

“唉,你干什么!”

“今晚再去上次的串串店,看有没有人对你图谋不轨。”

呵呵,小白幽默起来好可爱。

“行啊,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嘛。”张欣欣梦想着今晚能和亲爱的小白有一场浪漫约会,心里已经开始打主意。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两根一起撑到求饶
江序白一听顿住步子,猛地撒开手,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原路返回了工位。

气得张欣欣在身后跺脚大叫:“江兴旺!”

众人:“……”

什么。

兴?旺?

几位师兄很不厚道的笑出声来。

聪明人一听就知,那是江序白的小名。

姜书杳倒是知道些其中缘由,冷不丁被戳中笑点,也忍不住弯起了唇角。

江序白是家里的独生子,从小体弱多病,老一辈向来重视子嗣,给长子取这个乳名,是祈祷江家能够人丁兴旺的意思。

然而现实却很残酷。

江家五代单传,到了江序白父母这辈,仍是没能逃过魔咒。

曾经有赤脚道士给江家掐指算过命,说如果能与午时三刻出生的女子结亲,就可开枝散叶,子孙满堂。

别说,张欣欣发誓,那道士真不是她家找的托儿。

偏偏好巧不巧,她就是午时三刻生的。

得知张欣欣的生辰八字后,江家奶奶高兴的朝老天爷又跪又拜,事不宜迟,马上举全家之力,给两人定下了娃娃亲。

至此,整个江家便把希望全都寄托在了江序白身上。

张欣欣本来和江序白一届,但那年江序白因两分之差与蓉大无缘。

为了能让两孩子在同一所学校,江家父母态度强硬地让儿子又复读了一年。

复读一年,江序白的高考成绩远远高出蓉大录取线很多。

其实他心中理想的学校是港大,但迫于父母威压,最终还是来到了这里。

姜书杳犹记得KTV那晚,张欣欣醉醺醺地跟她讲这些话时,她内心是有多震惊。

为了打破几代单传,全家人硬生生给一个孩子压下如此重担与使命。

换作寻常人,恐怕早就崩溃。

幸亏江序白性子生的软,从小又孝顺,不愿意忤逆长辈,便得过且过的认了。

可这真的,好离谱。

过后有一次她跟裴衍提起这件事,那家伙当时听完只淡淡笑了下:“江序白之所以逆来顺受,是因为还没遇到那个能激起他反抗勇气的人。”

同一件事,两人看待问题的角度截然不同。

姜书杳关注的是人权,而裴衍却更倾向从人性出发。

这便是理性与感性的区别。

晚上八点,裴衍从外面回来,组织大家开了项目会。

江序白手里拿着任务分配表,瞅着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头的目录,眼神里充斥着怀疑人生的呆滞。

按照原计划,国庆收假后就该同步进行公司的注册事宜,想要再兼顾基地,只怕分身乏术。

姜书杳把江序白的反应看在眼里,下意识抬头朝对面人看了眼,发微信过去。

【你怎么想的?】

【什么。】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51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