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涵番外黑人篇* 又粗又长又爽

宗南一生遇人无数,元忡的父亲,却是他直到现在都无法看透的人。

命运就是如此,它既赋予你华丽的交响乐章,便又同时剥夺了你人性最柔软的一面。

有其父必有其子。

姜书杳想,元忡大概跟他父亲是一类人。

从宗南处出来,姜书杳没急着回酒店,而是独自漫步在艺术展馆的长廊里。

今天的信息量太大,大到她细思极恐。

根据宗南无意识的讲述,元忡的亲生母亲在五年前的一个秋天离世,死于抑郁症,自杀。

仔细回想,五年前的秋天,正好就是干妈与裴叔叔离婚后出国的第二个月。

时隔两年,干妈与元忡的父亲结婚并定居洛杉矶。

紧接着,干妈因心脏衰竭而接受治疗,期间元忡的父亲患病离世。

直到去年十月,同样是秋季,干妈在酒店自杀,根据法医鉴定,是服用大量安眠药所致……

安眠药。

姜书杳打开手机,在搜索框里输入抑郁症三个字,出现密密麻麻的信息。

细细浏览完,她已是浑身冰冷。

整整五年,把发生过的所有事按照时间轴点连在一起,在姜书杳的大脑中,慢慢形成了一条清晰的犯罪链。

元忡的母亲死于自杀,秋季。

干妈同样死于自杀,也是秋季。

天下哪有如此巧合的事,犹记得去年在首都与干妈吃的最后一顿饭。

当时元忡进来,干妈出于本能的恐惧绝不是一朝一夕所成。

姜书杳怔怔盯着面前一幅画,眼神却恍惚的毫无焦距。

她一度以为,元忡对裴衍实施报复,只是因为在赛场上破坏了他收购审计公司的计划。

可此时想来,也许对方的动机并不仅仅那么简单,到底问题出在哪里,身在迷局,明明已经看到了光源位置,可无论怎样找,就是找不到出口。

那种感觉,让姜书杳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害怕。

比起那些看得清摸得着的恶人,元忡就像一条隐匿在佛祖座下的毒蛇。
诗涵番外黑人篇* 又粗又长又爽
他沐浴着慈悲的佛光,对世人展露出宽容与礼让。

然而骨子里,装得却尽是肮脏恶臭的毒液,被他盯上的目标,都将难逃噩运。

审计公司如此,包括干妈亦是如此。

姜书杳闭了闭眼,强迫自己冷静,夏日的热风穿过画廊,拂起她洁白的裙摆微微浮动,整个人静立在廊前,侧影动人,美得宛如画卷。

这样一幕,成功止住不远处两个男人的步子。

陆沉目光专注,落在女孩身上迟迟无法回神。

距离上次,两人快一年没有见过面,停留在他脑中最后的画面,还是她安静甜美的睡颜。

“不上去打个招呼?”元忡在旁边提醒。

陆沉皱了皱眉,还没开口,对方已经迈出脚步朝女孩走去。

姜书杳很敏感,几乎在元忡刚一出现的时候,她就察觉到了那阵极不舒服的气息。

只是她没想到,陆沉竟然也在。

她皱了皱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为什么,陆沉为什么又会和元忡搅在一起,他不是说自己被人利用,已经醒悟了么。

难道上次在峰会跟她说的话,全都是谎言?

思绪间,混血男人走近,距离她五十米的位置停下,露出儒雅的笑容:“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美丽的姑娘,我说的对吗?”

姜书杳心里直犯恶心。

淡淡道:“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元先生未能领略到其中的精髓,还是不要乱用的好。”

元忡略一挑眉。

像是发现了什么趣事,原来美丽善良的天使,浑身竖起倒刺时是这么一副动人而又真实的面孔。

对方未显丝毫恼怒,笑意不减:“是元某唐突了,那姜小姐认为该用什么样的句子更合适。”

姜书杳沉思片刻,送他十六个字。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53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