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室里揉老师的胸动态图| 打开腿吃你的扇贝作文

那韩夫人就是个喜欢吃鱼吃虾的,听了这话便说,“今天定要吃上一整条,好好过过瘾。”韩夫人后头又跟着一位老者,大约七八十岁,颤颤巍巍地进了店门。来福急忙上前,扶着老者坐到位上,又亲自为他点了菜。

来福又嘱咐伙计这位老者的菜都要做得软烂一些。

慕小小笑着进门,向着来福道:“来福掌柜,好久不见呀,气色真是不错。”

看见是慕小小来了,来福赶忙迎了过去,“哎呀,小东家,你怎么不多休息两天呢?这边的事情交给我办就好了。”

慕小小松了松筋骨,说道,“我呀,是个劳碌命,闲不住。”

来福看着慕小小面色红润,似乎比上一次见面还略胖了一些,便知她恢复的很好,心中也觉得很是安慰。毕竟慕小小对他们这些伙计们都十分的宽厚,尤其对自己更有提拔之恩,他是真心的感激慕小小的。

这些日子,九里香在来福的打点下运营的井井有条,慕小小又到店里观察了两三日,发现来福确实是一个经营的好手。也就放下心来准备回乡的事情。

离开前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那便是做卤煮的香料。慕小小将所有的香料购买齐全。然后研磨成粉末状。再按分量比例配好之后,塞入一个一个小小的棉布袋中,封好口。攒了大约足够半年用的香料,而且这些香料打成了粉末也不会变质。随用随取,十分方便。

安排妥当了酒楼里的事情之后,慕小小又去街上采买了一些准备送给家人的礼物。衣裳,茶叶啦,还有京城独有的一些小糕点。她跟江向生两个一起上街,两个人各背了满满一筐子。收获满满的才回了家。

这边陈如霜也已经想念丈夫,她早早的就收拾好了行李。

出发的日子了,江向生特意雇了一辆宽敞的大马车。他们三个大人,两个小孩儿,再加上一些。衣物和采买的礼品,倒也是刚刚好。

回乡需要大约走五天的路程。一路上走走停停,慕小小虽觉得十分无聊,但是能和江向生这样亲密无间的整天腻歪在一起,倒是也十分不错。

遇到没有街市的地方,他们直接就睡在马车上。若是有遇到客栈,他们便投店,可以洗澡换衣服,也可以睡在床铺上美美的休息。

走了三天半之后,渐渐的就多是山路了。

慕小小看路边长着些颜色艳丽的小小尖头辣椒,问江向生道:“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江向生朝着慕小小手指的方向看去,皱眉道:“那东西叫火辣子。大家都说说了吃嘴巴疼,我小时候还不信邪,抓了一大把,偷偷藏在兜里带回家。结果呀,吃了一口,嘴里疼的眼泪都流下来了,“你吃了多少?”

江向生回说:“我就吃了一把呀。”

慕小小知道他为什么会嘴巴被辣痛了。这尖头辣椒又小又鲜艳,一看辣度就十分的浓烈。那是用来配菜吃的,怎么能满满吃一口辣椒呢?”

慕小小让车夫把车停一下。她跳下马车,直奔的火辣子。摘了一颗咬下一个尖尖头。顿时,嘴中便充满了辛辣刺激的味道。
在教室里揉老师的胸动态图| 打开腿吃你的扇贝作文
这时候慕小小才想起来,自己穿越来这里以后,好像从来没有吃过辣椒啊。这里的人看来是不会吃辣椒的。她采摘了一些,用一块手绢包好,然后上了车。

陈如霜对慕小小道:“哎呀,那东西不能吃,赶紧扔了它。”

慕小小说道:“这东西是可以吃的,只是做法比较特别一点,等有机会我给你们露一手。”江向生和陈如霜都是知道慕小小的厨艺的,因此便信了他几分,但是又不敢完全相信,毕竟他们还从没听说过有人真的能吃得下这个火辣子。

马车行驶了约莫又是一天,眼看着就要到家。陈如霜和江向生心中都十分高兴。江向生哼着小曲,靠在马车上,一会儿便睡着了。

慕小小托着腮趴在马车窗,户口向外随意地望着。突然,她觉得草丛中动了一下,似乎有什么动物在里面。慕小小想或许有一只或是野兔或者狐狸,能抓到打打牙祭也是不错的。

于是,她让车夫停车。

江向生和陈如霜都已经睡着了,慕小小轻手轻脚地跳下马车,直奔那草丛,轻轻的扒开草丛,慢慢向里张望。看见的却不是什么小动物,而是一年轻男子。大约在20岁上下。他青白色的衣袍受着繁复的金线刺绣,一看就价值不菲。只可惜这衣袍的胸襟前面被染成了一片血色。男子皱着眉头,满脸的汗水。

慕小小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喂。你是谁?”

那男子缓缓睁开眼睛,看向看向慕小小,嘴唇动了一动,却没有声音。

慕小小知道他伤重伤的很重,可能说不出话。便上前,问道:“你是不是遇到仇家啦?”

男子微微点头,慕小小看他身上没有武器,又瞧他气质斯文,像是个读书识理的人。

眼下天就要黑,这边也没有什么人来往,如果将这男子一人留下,他多半会遭遇不测。

慕小小纠结了一番,还是决定带上这个男子。她爬上马车,把将江向生推醒,让他跟着自己来。

江向生看见那男子的时候,眉头就是一皱。他知道慕小小想干什么,却并不是很赞同,轻声对慕小小耳语道:“这人一看便身份不凡,我们这些穷乡僻壤怎么会有这种人出现?我怕他是被仇家追杀过来,咱们招惹不起。”

慕小小没想到江向生竟是这个态度,心中有些不快,问道:“那咱们就能见死不救吗?”

江向生见她的脸上有了些不快,便知道这事儿自己没有考虑周全,慕小小从小在乡下,不懂这些故事,还是单纯,却也可贵。便主动说道:“那行吧。来,你帮一把手,让他爬到我背上,我将他背回马车。”

陈茹双看见江向生和慕小小竟然这样一个满身是血的男人扶上了马车,吓得她惊呼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啊?你们怎么弄了这么个东西过来?”

江向生示意陈茹双小声一点,不要这么大呼小叫的。

陈茹双这才把声音缩小了,生怕招来旁人,便轻声问道,“这人是谁呀,怎么满满身都是血?”江向生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你们就敢把人往自己的车上抬,如果这是个坏人怎么办?又或者,他招惹了什么我们得罪不起的人,牵连了我们怎么办?”陈茹双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忧虑。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54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