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啊用力* 小芳性欢经历

“嗯,回来了,那些人被咱们打得服了,我以后偶就在家陪着你。”江向生下巴抵着慕小小的头发,有些痒痒,有些甜腻,更是说不出的幸福。

“你放心。”

青烟瞥了她眼:“一切有王爷做主,不会亏待了你!”

犹豫了一下,小竹看了他眼,终于点点头,语气里带着些笃定:“奴婢愿意。”

“好,记得此事不要被外人知道,更不要被她知道。”青烟叮嘱。

小竹与他福了福身:“奴婢谁都不会说的。”

抬眼看向坐在妆台前挑选这首饰的谷雨晴,小竹柔和了面色:“听说那个叫不绝的已经走了,姑娘可是想要出门去走走?”

挑选了个质地莹润的镯子戴到腕间,谷雨晴笑得灿烂:“一个耍大刀的,我还当她多大的能耐。”

“最后还不是就退了!”

睨了她一眼:“听说刘美人开了间香料铺子?闲着也是闲着,不若去瞧瞧。”

小竹含笑应诺,当即下去吩咐。

她这边洋洋自得,南凤仪那边却还在情伤之中。

素离得了莫云义的信儿,急忙忙回到南诏的时候,她的酒量已经长了许多。

看着她坐在山林间,迎着风一口口的喝酒,走上前坐到一旁。

“怎么?心情不好啊?”

天边夕阳正浓,映照的天色璀璨无边。

南凤仪虽然诧异他的到来,却也料想到,是不绝将他寻来的。

“父亲怎么来了?”

举了举手里的酒瓶,她嘴角扬起一丝没有什么暖意的笑容。

“休了个夫而已,算不得什么。”

坐到她身旁的一块大石头上,素离爱怜地摸了摸她的额头。

“还有父亲在,不绝和云义也都十分挂念你。”

南凤仪突然就笑了,是啊,这人如今是自己的父亲呢。

除了他,自己也还是有朋友的,他们也十分关心自己。

这世上总还是有人关心自己的。

“父亲从前是南诏的太子,身边是不是也美人环绕啊?”

坐在那里看着天边夕阳被云层遮掩,素离没有否认:“但我心中最爱的,永远只有你的母亲。”
嗯啊啊用力* 小芳性欢经历
“可女儿想要的,却不是最爱。”南凤仪叹息一声:“我想要的是唯一。”

素离看看他,苦笑了一下:“还好你母亲不似你这般,不然父亲估计也早就被休了。”

原本想了许多话来安慰她,可是到了跟前,素离却又觉得,那些话,真的十分的微不足道。

“不若跟我说说,你们两个的事情?”

他盘膝坐在大石上,一副贪恋红尘的样子。

南凤仪仰头笑笑,眼眸里便多了几分星光璀璨。

“我们两个啊……”

她眼眸里泪光翻涌:“还要从我被送去他的军帐说起。”

转头看向遥远的北边,南凤仪不禁回忆起从前的往事。

当年,顾慕远凶名在外,陈兵南诏之后,南崇善便听了南景庸的主意,将她送去联姻。

说的好听是联姻,其实就是送人给他罢了。

毕竟西狄皇族的惨死,南诏这边也是尽皆知道的。

原主性子懦弱,听闻是要自己嫁给那么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当即便跳了湖。

等被人打捞上来时,已经气息奄奄,南凤仪就是那时候穿越到了她身体里的。

宫里来的人见她还有气,甚至连梳洗打扮都没有,直接将人用锦被卷了,就那么送进了顾慕远的营帐。

她还记得自己当时醒转过来,捋顺这一切,挣扎坐起身时,正见到他黑着脸从营帐外进来。

藕白的手臂护着自己锦被下未着寸缕的身躯,劈头就向他问道:“你就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

顾慕远长得其实十分英俊,只是面上的神色有些冰冷,看起来有些不很平易近人。

南凤仪那时还没有意识到这个男人多么的可怕,坐在那里威胁他:“嫁给你非我自愿!你若是敢对我用强,便是做了鬼,我也要缠着你!”

听说南诏那边直接将人送进了营帐,原本,顾慕远是想将人送回去。

可是看着她还湿漉漉的头发,和那双灵动的眼眸,还有她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不由来了几分兴趣。

伸手挑起她一缕湿发,促狭道:“哦?公主就如此对我倾心?”

“死了都要缠着我?”

“看来,本王真是不能拒绝了公主的一片真心啊。”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56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