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住上课不许拿出来回来检查bl| 骑在突出的木棒上

抓了她的手,顾慕远笑的灿烂:“既如此,不若本王就依了你们父女的心意,今夜就成其美事。”

“无耻之徒!”南凤仪想都没想,抬起另一只没有被他握住的手,照着脸上就是一耳光。

真是个登徒子!

她心里恼恨,一穿越过来,这是遇见的什么鬼玩意儿啊!

还是个王爷?

胸前一冷,却是锦被滑落,因着气愤,胸口正起伏着。

两人同时惊呼出声,南凤仪抓了锦被胡乱掩住自己,另一手抓了床榻上的玉枕,朝他劈头砸了下去。

场面登时便有些乱了起来。

想起那时,南凤仪的嘴角禁不住就绽起丝笑意。

素离牵了她的手站起身:“走吧,回去,父亲给你烧饭吃。”

“吃饱了才有力气与人置气。”

南凤仪含笑抹了把脸上的泪,顺从的由他牵着。

一边吸着鼻子,一边撒娇道:“父亲第一次下厨,可要使出看家的本领啊。”

“凤仪可要尝尝,父爱是什么甜蜜的滋味。”

素离被她的话逗得禁不住仰头笑起来:“好啊,不过我们凤仪喜欢吃什么呢?”

想了想,南凤仪偏头道:“我想吃肉,煮的软软糯糯,香香的那种。”

素离回身刮了下她的鼻头:“原来是馋肉了,这有何难?”

“不过你好的这一口,倒是与你母亲十分相像。”

南凤仪便将脸贴到他的手臂上,任由他拽着自己往竹屋的方向走去。

人生会遇到许多事情,你以为是生与死间的壕沟,其实有时候再坚持那么一下,再回首去看,真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顾文城看着手里的字条,满心不悦:“不知足的东西!”

“竟想着要凤仪的命,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丰年接了他手里的字条,放进香炉里点燃,感慨道:“真是没有想到,那小乞丐竟有那样的本事。”

“王爷果然所料不假,这世上啊,就没有拆不散的夫妻。”

冷哼一声,顾文城懒懒地道:“小乞丐?你可不要小瞧了她。”
夹住上课不许拿出来回来检查bl| 骑在突出的木棒上
“她们谷家曾经可是富极一时,要不是她父亲不知天高地厚惹怒了父皇,本王说不定还得多依仗于她家的财势呢。”

丰年将香炉撤了下去,禁不住道:“有钱如何,若能坐拥天下,那些东西,还不都是陛下的。”

睨了他眼,顾文城笑了一声:“你如今倒是变得聪明了许多。”

“让人去给里面的人传话,好好缠住我那个弟弟,让他忘了南凤仪,等本王将人寻到,就把人迎娶进府。”

“反正她写了休夫书,已经是自由之身。”

想到顾慕远现在成了满京宁城的笑话,顾文城心里就说不上的欢喜。

“这个小公主还真是敢,竟然给他写休书……”

“不过本王就喜欢她这样,要不然也不至于费那些力气,去寻个与宁王挂念的女人相似的人来。”

丰年喏喏:“宁王也是个笨的,竟连个女人都收服不了,那小公主若是落进了王爷手里,定然服服帖帖的。”

正说这着话,金婉柔从门外进来,面上多了几分阴霾,显然他们的对话被她听去了。

“王爷果然是觊觎宁王妃。”甫一进门,她便有些恼怒。

“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你的弟妹,若是被天下人知晓,王爷岂不是要遭人唾弃?”

丰年看看顾文城冷凝的面色,不敢多话,连忙退了下去。

顾文城瞥了她一眼,哼了一声:“本王喜欢什么人,还容不得你多嘴。”

自从她闯了那几次的祸事之后,顾文城对她愈加厌烦。

金泰来也觉得这个女儿做事毛躁,不堪大事,因而也不大关注她,对顾文城倒是越好了。

一心想要将这个女婿扶持上太子之位。

“本王警告你,不要给我惹麻烦。”

“我看上的女人,别说是宁王妃,就是天上的仙女,本王也会想方设法将她勾下来。”

“你若是再敢打她的主意,哪怕伤她一根毫毛,小心我杀了你!”

金婉柔从不曾见他这般,眼眸里都是冷冷的杀意,浑身禁不住瑟缩了下,垂下头,没有再说话。

看了眼她手里的食盒,顾文城不屑道:“以后没事少到我这里来。”

“守好你的后宅,照顾好麟儿,本王自不会亏待你。”

金婉柔虽然心有不甘,却终是不敢反驳什么,转身退了出去。

心有不甘的不止她一个,还有谷雨晴。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57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