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大口吸着她的胸乳 (老师别顶了我还要写作业作文)免费阅读

这边,卧室内,慕靳寒帮乔星辰擦着刚刚洗澡淋湿了的长发。

“怎么不说话。”

“你知道那会有危险,是吗……”乔星辰睫毛轻颤了一下问慕靳寒。

“没想到。”慕靳寒是真的没想到那些人连他的人也敢动。

“可是你昨晚百般阻拦我,不让我去医院探望莫妍。”乔星辰或许是笃定了。“我任性,所以你又同意我去了。”

“就当长个记性了。”慕靳寒自顾自的擦着她的长发,“我不会让你出事就是了。”

“你下次可以直接告诉我。”乔星辰低头,眼泪掉在了手背之上。“我再也不任性了。”

“哭什么?”慕靳寒抬起了乔星辰的下巴,“我说了不会让你有事,被别人把你绑走这件事更不可能,明白?”

“我差点因为我的任性把我们的孩子……”

“够了。”慕靳寒眉头微皱了一下。“我不是让你回来自责的。”

乔星辰吸了吸鼻子,泪珠从眼角滑落。

“还哭?”慕靳寒抹掉了她脸上的眼泪。“哪有小孩不任性的?”

“我才不是小孩!”乔星辰扭过头吸了吸鼻子。

“你生气个什么劲?”慕靳寒似乎有些不理解。

乔星辰不说话。

她也不知道自己生气个什么劲。只是她觉得,自己很笨,什么危险都不能发现还特别任性。

“若是你可以独当一面,还要我做什么。”慕靳寒放下了手里的毛巾单膝跪在沙发前看着乔星辰的眼睛。“星辰不是不能保护自己,只是现在怀着我们的孩子。”

“任性就任性了,又能怎么样。”慕靳寒对此轻描淡写,“我会护你完全,该反思的不是你而是我。”

“裴耀南早前的仇家找上来,几年前我曾为了护裴耀南做掉了他们一大半的生意。”慕靳寒和乔星辰解释着。“如今的总业链也把在我手里。”

“我以为他们不敢动我的人,是我轻敌了。”

还没等乔星辰说什么,便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进来。”慕靳寒将被子围在了乔星辰身上之后说。

周修齐走了进来微微低头。

“少夫人,这是你的东西吧?”
老头大口吸着她的胸乳 (老师别顶了我还要写作业作文)免费阅读
乔星辰闻言抬起了视线看着那个小荷包。因为养母是服装设计师,乔星辰也学会了做这些小玩意。

只有这一个荷包是乔星辰很喜欢的,用来放花瓣放在包里好久了。

乔星辰看向了不远处今天背的包,从里面拿出了一模一样的。

“我想看看那个。”

周修齐闻言将东西给了乔星辰

乔星辰接了过来仔细翻看着。

只有一个人学过做这个……

“厉云景……厉云景他之前捡到过我的荷包。”乔星辰看着周修齐手里的那个,“莫妍有一个可是背面交线不一样,这个不可能是我做的。”

“想害我的是……厉云景。”乔星辰眉头低皱了一下。

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啊。

若是慕靳寒因此激动,动作之快肯定会一锅端了他们老巢,这样结下梁子,波及的势力何止那一点啊。

“让人回来。”慕靳寒看了一眼周修齐。

“是。”周修齐连忙拿出了对讲机。“A组马上撤离。”

乔星辰将那荷包打开,里面是黑玫瑰。

慕靳寒将东西拿过来之后全部扔进了垃圾桶,而后安慰了乔星辰一句。

“我再也不任性了。”乔星辰摇了一下头,“我只想让我们的孩子平安降生……”

“我说了,该自责的不是你。”慕靳寒语气温柔的宽慰着乔星辰,“雨天路滑,等后天就可以回剧组了。”

“剧组我都不想去了……”乔星辰被吓的都有些抗拒离开慕靳寒身边了。

“胆小鬼。”

“我才不是胆小鬼!我是怕孩子……”

“我陪你去剧组,你还不去?”慕靳寒揉了揉乔星辰的发顶,“直接说你粘我就好了,还找什么怕的借口?”

慕靳寒这是在变相安慰乔星辰。

“没你不行。”乔星辰将脸埋在慕靳寒的胸膛,“可惜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女强……还说什么要包.养你。”

“我家娇气包今天感悟这么多?”慕靳寒听着乔星辰一句接着一句的话笑了一声,“拿着你的钱包.养我,怎么养不起?”

“可是那些……”

“我的就是你的,我也是你的。”慕靳寒安抚着乔星辰,“我都听你的。”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59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