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和闺蜜69式磨豆腐: 开会时在桌下帮他含

正跑着的白狐美少男,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子浓烈的杀气,闪身躲进廊柱后面,银光一闪,成了一只小狐狸,机智的躲在了花丛中。

顾风闪身而来,站在了廊檐下,竟然不见了那白衣男子,满脸懵逼。

怎么回事?

那男子刚刚明明就在这里跑着的,怎么刹那不见了?

东张西望,影子都没一个!

奇了怪了!

林苏苏看了一眼花丛中的小狐狸,心道,妈的,好险!

还好,她家小美够机智。

她优哉游哉的踱了过来,笑嘻嘻道,“顾侍卫,好巧呀!”

顾风恭敬道,“微臣见过宁妃娘娘,宁妃娘娘刚刚追的白衣男子,皇上想要见一见,还请娘娘行个方便。”

林苏苏一下子瞪大了无辜的大眼睛,讶异道,“顾侍卫你说什么呢,本宫一直一个人在这里散步呀,从来没见过什么白衣男子,顾侍卫你是不是看花眼了呀!”

顾风……

他不可能看花眼啊!

就算他看花眼,皇上也不可能看花眼啊!

皇上刚刚脸黑得就像被强戴了一千顶绿帽子似的,绝对不会有错。

“微臣没有看错,刚刚娘娘真是在追一个白衣男子。”

林苏苏俏目一瞪,“顾侍卫,你怎么能如此编排本宫,本宫洁身自好,守身如玉,怎么可能会追别的男人,本宫要追也是追皇上啊!”

“微臣,微臣不敢,皇上就在上头,娘娘不如亲自上去跟皇上解释?”

林苏苏微微抬眸,果见上头的雅间帐幔挽起,狗皇帝负手站在那里,寒潭深眸正死死盯着她,一副捉女干在榻,恨不得生吞了她似的。

狗皇帝不是在宫中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可真特么冤家路窄!

心内腹诽,面上朝男人扬起了一个甜甜的笑脸,拎起裙子,朝皇帝蹦跶了过去。
晚上和闺蜜69式磨豆腐: 开会时在桌下帮他含
夜千寒冷冷看着她蹦跶而来。

林苏苏蹦跶到了男人的面前,满脸惊喜,“皇上,你怎么在这?”

夜千寒一张俊脸冷如寒霜,“朕不在这里,怎么知道宁妃在这里私会奸夫。”

大眼睛瞪着皇帝,从不能置信,满目震愕,到渐渐泪眼氤氲,大眼睛湿漉漉,泪珠欲滴未滴,再到万分委屈,几要伤心欲绝。

一个眼神,表演出了丰富的层次感。

最后更咽道,“私会奸夫?皇上怎么能这样想臣妾,臣妾心里眼里只有皇上一个,至死不渝,怎么可能会私会奸夫!

皇上可以厌恶臣妾,嫌弃臣妾,可皇上不能这样侮辱臣妾的清白啊!”

哀戚欲绝的说罢,一滴晶莹的眼泪自眼角滑了下来。

夜千寒……

“朕亲眼看到的,还有假?”

林苏苏擦擦眼睛,哭唧唧道,“必定是假的,臣妾从来没私会过什么奸夫。”

夜千寒一口气更在了喉咙,不上不下,看向顾风,冷声问,“人呢?”

硬着头皮道,“微臣过去的时候,人,人不见了……”

夜千寒气得一口老血。

他这个大齐朝最顶尖的侍卫,连个奸夫都捉不到?

狠狠盯了他一眼,这才看向林苏苏,沉冷道,“好,就算你没有私会奸夫,你不是该回林国公府?跑到这里撒野又是为何,嗯?”

林苏苏擦了擦泪珠,一脸难过的道,“臣妾明明是有夫君的人,可是却只能一个人孤孤零零,形单影只,孑然一身的回府,臣妾担心爹爹和娘亲会难过,所以能拖就拖,想来这里排忧解愁一翻再回去,没想遇见了皇上。

臣妾跟皇上可真是有缘啊!”

林苏苏小声说着,难过之中,因为遇见皇帝,又展露出了一丝丝难得的喜悦,把小姑娘的心思表露得惟妙惟肖。

夜千寒微顿了一下。

“所以,宁妃是在怪朕没有陪你回府?”

林苏苏弱兮兮的道,“臣妾不敢怪皇上,皇上是一国之君,做什么都是对的。”

“你这副表情就是在怪朕。”

林苏苏眼抽抽的嫣然起了一摸娇柔的笑容,“臣妾怎么会呢,皇上政务繁忙,日理万机,没空陪臣妾回去也是情有可原的。”

夜千寒忽然冷冷道,“你这故作大度的笑容,真丑!”

说话就说话,为什么要人生攻击!

“那臣妾就不碍皇上的眼了,臣妾告退。”

“迫不及待告退,是又想去会你那奸夫?”

狗男人,想屁吃是吗!

皮笑肉不笑的道,“皇上,没有证据的指控就是污蔑。”

夜千寒冷笑一声,呵……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61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