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片肥厚乌黑的肉唇 (把自己栓起来和流浪狗)免费阅读

微微抬眸看向林苏苏,柔声道,“既是姐姐手腕酸软,握不住笔,那便只能妹妹自己题了,不过,妹妹书法造诣不及姐姐,姐姐愿意过来指点指点妹妹么?”

林苏苏娇滴滴道,“那真是不好意思啊,本宫乏的很,不想动呢,妹妹随便题吧,有心就可以了,就算你题的字丑如狗撒野爹爹也不会介意的,父不嫌女丑嘛!”

面上的笑容差点绷不住了。

这个林苏苏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变了个人似的?明明她最喜欢出风头,最喜欢在皇帝面前显摆的。

现而今一次一次给她机会,她一次一次推脱,难道是知道自己的计划了?

不,不可能!

她不可能知道!

没关系,一招不成还有后招,她今日无论如何逃不出她和晋王联手织下的天罗地网。

掩去眸中的寒意,再抬眸,已然恢复了那副楚楚动人的模样。

低低道,“既然姐姐不想动,那妹妹只能献丑了。”

说罢,袅袅婷婷的走到了屏风前,执起笔,写下了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几个大字。

字迹十分娟秀,漂亮,在一众大家闺秀之中也算得上是上乘了。

一众人纷纷鼓起了掌,夸赞林二姑娘蕙质兰心,才艺过人,不但能跳舞,能刺绣,还能书法,实在是京城名副其实的大才女。

林烟烟礼貌得体的朝皇帝行了礼,这才把自己亲手做出来的礼物送给林国公。

林国公乐得见牙不见眼,对她们母女两人真是越看越爱,连连夸赞道,“烟儿有心了,烟儿有心了啊,不愧爹爹疼了你这么多年!”

说罢,还看了林苏苏一眼,明晃晃的意思,白疼你这死丫头了!

林苏苏不在意,小手“咔嚓”的一声,捏碎了手中的两核桃,愉快的吃起了核桃。

林国公看得差点没一口老血!

刚刚还说手腕疼拿不起笔的人,转眼就能徒手碎核桃了?

真是想要气死他!

不过,人家现而今是宁妃娘娘了,他不能随便责骂,只能看向一旁的林夫人,压着嗓音不悦的道,“看看你,教的好女儿!”

林夫人脖子一梗道,“我女儿怎么了,我女儿绝顶好,是皇上的宠妃,你们见了她都得下跪!”

想让苏苏给那个拖油瓶狐媚子妖精题字?

两片肥厚乌黑的肉唇 (把自己栓起来和流浪狗)免费阅读

呸,她也配!

林国公气得脸色紫涨,一甩手道,“简直不可理喻!”

林夫人冷笑了笑,自斟自酌了一杯酒。

林苏苏看见母亲一个人在那里自斟自酌,爹爹跟赵姨娘在一旁蜜里调油,恩恩爱爱,心里暗骂了一声渣爹!

在她的记忆里,爹爹和母亲原本十分相爱的,那时的爹爹虽然也爱卖弄才华,风流贪玩,可是对娘亲是真心的爱护。

自从这个赵姨娘带着林烟烟回来后,爹爹就一心扑在这个赵姨娘身上了,与母亲的关系越来越僵。

也不知这赵姨娘有什么魔力!

林苏苏想着,不由得多看了赵姨娘几眼。

这么一看,还真是发现她的脑门上缠绕着几丝阴邪的气息。

草,这赵姨娘,定是养艳鬼了,怪不得能拢住爹爹这么多年!

她想了想,找了个想去上茅厕的借口,离开了宴席。

离开宴席后,根据记忆,直奔赵姨娘的院子。

赵姨娘的院子在东南角,环境清幽,里面的花草树木,亭台楼阁都风水极佳,一看就是经过了高人指点。

怪不得能长宠不衰。

林苏苏进入了院子,一路往里走,越往里,便越能感觉得到那股阴邪的气息。

特别是厢房里头,床,桌子,柜子,布置成了一个阵法,将这股子阴邪气息牢牢的困在了这厢房里。

林苏苏在四周细细查找了一遍,竟然找不到那邪物。

可真是奇了怪了,阴邪气息这么浓,那邪物去了哪里?

林苏苏找不到,从怀里掏出了小镜子,小手在镜子旁飞快掐了个决,镜中光芒一瞬大盛,照向了四周。

林苏苏美眸慢慢环过四周,终于在床头那一面铜镜上发现了异常。

雾蒙蒙的铜镜里倒影出一个女人,女人一丝不挂,拿着一柄木梳,正在一下一下的梳着自己曳地的长发。

浓密的长发,又黑又直,几乎遮盖住了她的半边身子,赤果的胴体在黑发之中若隐若现,简直致命诱惑。

林苏苏看得十分震撼。

妈耶,这身材,不去做三级艳星真是可惜了!

不然,出道即巅峰,绝对会把一干顶流秒成渣。

女人就像没看见她似的,还在姿势优雅,慢条斯理的梳着自己的长发,就像新娘要出嫁似的,一梳梳到底,二梳梳到白发齐眉般凝重。

沈蓁蓁被萧衍扒开她抱在他腰上的手,顺势又被他捉着手腕,脚步跟着前方那位一件斗篷盖身的人,行到另一处岸边。

待停了步子,沈蓁蓁才见到湖中有一小船停泊着,而船上还坐有另一个戴斗篷的黑影。

一时间见到两个黑影,再瞧萧衍今日衣裳也是偏暗色的襕袍,在无光之地,极容易隐在夜色里,敏感如沈蓁蓁,霎时便察觉出今日情况非同小可。她不是没从祖父口中听过皇族之间的勾结秘事,比如先帝就是从侄子手中夺的皇位,而在夺位之前曾有过诸多秘密部署。

祖父讲的那些桩桩件件秘事此时历历在目,沈蓁蓁心头一紧,立时举高了手中锦扇。

萧衍转身看,便见到沈蓁蓁用扇子将脸遮了个严严实实,他惊了下,问道:“你做甚?”

沈蓁蓁往萧衍身边凑近些,垫起脚,往他耳边极低的声音回:“你们商议要事,还是不为外人知道的好,对罢?”

以她之见,知道越多秘密的人,生命越危险。沈蓁蓁现下极后悔,萧衍之前问她还能不能走时,她就该坚决否定的。

小娘子轻柔的声音打在脖子和耳侧,耳骨发痒之际,萧衍蓦地明白过来,她这是怕听得秘密遭人灭口,所以才不露真面目。

他一时不知该说她聪明,还是说她小人之心。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63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