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同桌上课爱爱好爽& 年下攻h好深

这笑沈蓁蓁听着只觉得诡异,她咬了下唇,对萧衍的话不置可否,只希望他别将拉自己下水,可萧衍突然改了本要留她在岸上的想法,拉着她的手腕就朝小船走。

他给过她等在那石凳处的机会,她自个逞强要跟着来的,来了又怕惹祸上身,哪有人如此麻烦。

沈蓁蓁抱着侥幸道:“青辰哥哥,你知道的,我怕水,我不想坐船,万一掉水里……”

萧衍回她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打断她的话:“有我在,你还能被淹死?”

心知他那恶劣性子又起了,沈蓁蓁整个人往反方向退,而萧衍本就捉着她手腕,此刻更跟枷锁一般牢牢桎梏住她,她一挣扎后退,他就一个大力往他身前扯,男女力量差别悬殊,更何况萧衍会武,沈蓁蓁被他如此一拉,霎时一步踉跄,直直往他身前撞了上去。

温软入怀,小娘子头顶细软青丝扫过他的下巴,发髻上的步摇打了下喉结,不止如此,沈蓁蓁撞来时还本能地去抓萧衍,在他手臂上用力捏了下。

萧衍怔了下,脑中有短暂空白。

二人以沈蓁蓁牢牢挡着脸的别扭姿势拥抱着,呼吸间皆是小娘子身上的香气,萧衍皱了一下眉,极快侧身朝船的方向,厉声:“快走。”

沈蓁蓁恨恨埋怨:“你就是故意的,非要我跟着。”

萧衍不反驳,反而大大方方地“嗯”了声,将她继续往船上拉,气得沈蓁蓁直想伸脚踹他。

似察觉到她的意图,萧衍冷声道:“趁早收了你的鬼主意,你要敢踢我,我就将你扔水里去。”

扔水里最好——沈蓁蓁心里这么想,却还是识趣地闭了嘴。荒山野岭,无灯无火,真要她一个人摸黑回去,她还没这个胆子。

于是,她就这般被郎君胁迫着,脚步趔趔趄趄地与他一同上了“贼船”。

小船本就轻巧,上下时皆很容易打晃,沈蓁蓁举着扇子挡脸,很艰难地才登上小船。这还不够,甫到船上,岸边人便将小船猛然往湖心一推,她被这一推晃地摇摇欲坠,萧衍见状,毫不留情地伸手在她肩头重重一压,将她压坐下。

那船板光生生的,这一猛然而坐,直撞得沈蓁蓁臀部生疼。
和同桌上课爱爱好爽& 年下攻h好深
沈蓁蓁打定主意不让船上黑影人士知道她是谁,忍辱负重地忍着臀上疼痛,不吭一声。

船体狭窄,萧衍落座后,不可避免地与沈蓁蓁紧紧挨靠在一起。沈蓁蓁何曾与郎君如此亲密依偎着坐过?更何况还在旁人跟前,她身子紧张地抖了下,随即绷成一张弓般,僵直脊背,动也不动。

萧衍侧头觑她,好笑地移开眼。

方才不还紧紧抱着他,此刻僵什么僵?

沈蓁蓁忧心忡忡,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她不知对面那黑影是谁,也完全不想去打探,月色如此昏暗,本就只看得到人的轮廓而已,看不清人的打扮,只要萧衍不出卖她的身份,她就可以在此装聋装哑又装瞎。

她垂着头挡着脸,竭力向对面的人表现着:你们谈你们的事,我不看、不听、不言,莫管我,权且当我不存在。

对方看出了她的意思。

寂静中,只听一声咳嗽,而后是带着玩笑的清越声音:“青辰,小娘子是你的……情人?”

六皇子李莳(音同时)坐在小船另一头,面容秀气,眼眸清澈,弯眉带笑,看着对面拉了一个小娘子上船的萧衍身子往后靠,两只手肘往后撑在船上,仰头看天上月,如练月色洒在他顷长身形上,他浑身松懈,气质慵懒。

如此的萧衍,是不设防备的萧衍。

李莳想,这位小娘子与萧衍关系不一般。

萧衍从沈蓁蓁的身后看她,目光从上至下,扫那精致发髻、纤长脖颈、单薄肩背、细软腰肢、薄纱不掩的圆厚之弧一遍,再看她一副绷紧神经的姿态,想起她回长安城那日,在那牛车里,她对他的戒备,与当下简直如出一辙。

萧衍心头沉了下。

他仍旧仰靠着船,语气玩味、半真半假地回李莳道:“是啊,季奴帮我瞧瞧,我挑小娘子的眼光可好?”

他极想要欣赏沈蓁蓁此刻的表情,想知道她虚伪地巴结他这么久,终于当上了他的“情人”后,脸上到底是震惊、是喜悦,抑或是害羞,还是别的。可惜小娘子扇子遮脸遮了个严实,而他人又在她身后。

萧衍微有失落。

沈蓁蓁并没有萧衍想象中激动,她心中甚至连波澜都没生出几个,毕竟她早就拿萧衍当作了情郎。

她当下最强烈的感觉,约莫便是萧衍竟会在旁人跟前直白挑明二人关系带来的震惊。

显然,那小名叫“季奴”的郎君同样震惊,他甚至意外到结巴:“青、青辰,你、你、你竟然招惹小娘子了?”

萧衍笑了起来,这笑声如他腰间珠玉碰撞,低沉迷人。

收笑后,他抬起一手摸了摸下巴,道:“有何不可?我乃男人,非圣人啊,有七情六欲,有风花雪月,也是再正常不过——”

七情六欲。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63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