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蛋黄文: 黄色小说短篇

李惜玥哭丧着脸,“他带着沈娘子钻进了芦苇丛,我的人就跟丢了。孤男寡女,进芦苇丛做什么!”

她越说越激动,大有要嚎啕大哭的架势,李莳却松下一口气,又在脑中过了一遍关于沈家女的信息,眼前顿时浮现出一个穿赤色骑装、手挥鞭子的活泼形象,他不解道:“上回春猎,沈二郎带那沈娘子出现时,没见她与萧表哥言谈啊,看起来也并不熟悉。”

“不是那个沈娘子!”李惜玥声音提高,眼中泪聚的更多,声音更咽:“是沈家大房的娘子,不是那个赢了我的沈二娘。”

李惜玥觉得自己与沈家女当真天生八字不合。

她父王是武将出身,她在射猎上一向比长安城的小娘子们厉害,这几年回回都能夺得头筹,可今年春猎比赛,她寻了大半日才得了三只兔子,那沈二娘头回上场,却运气奇佳地弄到了一窝。最后按数量评比,女眷这厢的头彩就被那沈二娘收到了囊中。那可是吐蕃进贡来的上等翡翠手镯,全大魏只此一只,连皇后都没有,就那么被沈二娘当场戴到了腕子上炫耀。

而现在呢,她刚与萧表哥热络几天,沈家大房那个艳到妖的娘子就将人勾了去,大晚上躲进芦苇丛。

李惜玥自然不知,萧衍二人躲进芦苇丛,是因李莳就躲在那里等他。

不过李莳对萧衍带着小娘子一并前去显然预料不及,也没想,前脚那沈娘子还扇子挡脸欲意隐藏身份,后脚他就从旁人口中得知了她的底细。

更没想,后来真正见到沈蓁蓁时,沈蓁蓁与萧衍看起来可一点不像情人的样子,反而生疏客气地紧,让他不由怀疑李惜玥的醉话真实度有几分。

然这是后话。

当下李莳还得看顾一下喝醉酒的李惜玥,在谁也不上前搭理这个宸王的女儿时,出于仁义道德照料她一二。

李惜玥醉意上头,背过身,背着众人,双手捂起脸,更咽着给李莳哭诉萧衍是如何惹她难受的,听得本无所谓的李莳生出烦躁。

男人和女人其实有很大不同。

比如当下,李惜玥喋喋不休地说着萧衍,描述着自己的心意被郎君践踏的各种琐事,说到底,不过是些儿女心思,不过是女子没有得到喜爱郎君关注而来的失落。

而这些事听入耳,李莳想的又是却是深层原因:

萧青辰是世之君子,心有经纬,志在天下。他应下安和县主的邀约来了商州,明面上算是听从了父皇安排,与宸王府交好,实则内心深处抗拒抵触,身为一名皇家人,却又因皇权而不得不折腰。

这些年父皇由着萧青辰游手好闲,但也知道萧青辰不是任人摆布的主。

萧青辰再闲,再肆意设宴玩,再不着调地收受人的财物,但也只是“闲”,不算“坏”。他一没有染上长安官场的那些坏风气,没去花街柳巷混,堵死体面地与上流阶层婚嫁的路;二没装得才疏学浅,将仕途上的能力加以掩盖。

说穿了,萧青辰一直在与他亲舅舅似是而非地博弈着。

而这些,他一个手无实权的皇子都能看懂,父皇那种临天下、驭君王之术数载的君主不可能看不出。

李莳轻轻一叹,既为萧青辰艰难的处境而叹,又为自己手中权太薄而叹。

“我又不是傻子,表哥、表哥也太敷衍我了……”李惜玥还在颤着肩哭诉。

李莳无言,任醉鬼发泄。

萧衍破天荒带了个女子与他相见,且毫不避讳说情人身份,不管对宸王府这厢的理性态度上如何,至少在感情上,是没瞧上李惜玥的。他倒是有些那扇子挡脸、全程不言语的沈娘子了。

思忖之间,他视线随意一瞥,便见到一位面貌与沈二娘极相像的郎君,李莳瞳眸顿时缩了下,然定睛一看,便见那人手朝一小娘子递出个揉成一团的锦帕,李莳顿了下,随即吩咐人送李惜玥下去,起身朝那说着话的二人寻了过去。

诚玉公主接过沈霁递来的冰块,听郎君温言细语:“这里头包了冰块,帕子无人使用过,是干净的,娘子你莫介意。”

跳蛋黄文: 黄色小说短篇

小公主云鬓花容,裙曳钗摇,看着朗月清风的郎君,满脸通红,连手都不知该放在哪里。

见她实在局促,沈霁又道:“方才是小生莽撞,不该伸手推拉娘子,娘子受惊了。”

本是她见面容异常俊雅的郎君盯着自己,自己一时紧张害羞到往后退步,不想身后恰好有奴仆端了热汤,此人拉了她一把,那汤才没洒到面上,只洒了一些在手背,当下他还将错处全揽在自己身上,李灵就没见过如此温柔的郎君。

她支支吾吾地:“我、我、我没事的。”

沈霁笑一下,手中帕子往她身前再递过去一寸,“还是先行将伤势消一消为好。”

如此一来,李灵就不得不接下这番好意了。

而她将将拿过冰,李莳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十妹这是怎么了?”

沈霁转头,见相貌清秀、衣着常服的六皇子出现,一边与二人讲话,一边去伸手拉小娘子的手观察起来。

沈霁后退一步,弯腰毕恭毕敬地行叉手礼:“小生见过六殿下。”

叉手礼是地位低者向地位高者行的一种礼,以示尊敬,李灵见郎君朝皇兄行完一礼后,复又躬身朝自己补行了一个,察觉此人礼数周全外,心中又生出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受。

李莳前来关怀李灵,沈霁自是不便多留,将李灵受伤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再度道歉后,礼貌道了别。

目送清润无害、清致无比的郎君离去,李灵攥紧手中帕子,脸颊滚烫,把头垂了下去。

李灵一向胆小害羞,李莳只当她这是又被人吓着了。

宴席处的人们相谈甚欢,沈蓁蓁与萧衍这边,则是在经历一回毫无征兆的亲吻后,沉默不语地从船上下来,又一言不发地登岸回程。

沈蓁蓁提着来时提的那个的灯,脑中浑浑噩噩,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前,慌乱的步子暴露出心中的乱。

她暗自琢磨:萧衍对她如此,该是还爱慕她的罢?她也没有拒绝他……那样。自打二人互写了书信起,这还是头回做与好友关系真正不同的事,是不是意味着,二人接下来可以顺理成章地婚嫁了?毕竟离她十六岁生辰只一个月,本来只需等两年,如今已等三年了,他该是着急的。

萧衍如来时般负着手,默默跟在她身后,灯的影子将沈蓁蓁的影子拉长,盖在他扬飞的袍摆上,他抬起手摸着自己的唇,看了眼小娘子被他揉乱了发的头顶。

发丝细软、轻柔。

像她的唇。

手指上还有沈蓁蓁身上特有的、良久不散的馨香,萧衍目光就在沈蓁蓁身上停住,眸色越来越沉,脸色也算不得多好。

他思绪有些乱,这种凌乱太脱离他的掌控,他自诩克己复礼,从不在男女关系上逾矩,今日当真是昏了头了。萧衍不可自抑地心不在焉,而这种心不在焉,在回程途中,遇到迎面而来的沈霁时,更是展露无疑。

沈霁半夜见到二人,眼露诧异,率先开口问:“你二人怎会一起出现?”

沈蓁蓁顶着沈霁探寻的目光、自己火烧似的脸颊,柔声细语地道:“我方才给青辰哥哥抹了下药,额上的伤。”

萧衍若无其事地跟沈霁点了下头:“你要去哪?”

沈霁愈发觉得奇怪,他拧了下眉,“我不去哪,我就住这个院子。”他又看了眼满面红光的沈蓁蓁,问萧衍:“你不是送她回来的?”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63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