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宗罪1小妖为什么哭/ 早上8~9点能敷面膜吗

沈蓁蓁猛地抬头看他。

沈霁也是惊掉下巴:“你、你现在?赶夜路回去?”

萧衍敷衍一声:“嗯。”

沈霁复问:“你有何事这般急?”

萧衍看沈蓁蓁。

沈蓁蓁心脏仍旧在剧烈狂跳,但是见萧衍看向她,想及船上萧衍去密会的郎君,她自以为萧衍这是在寻她帮忙遮掩,便主动替萧衍答道:“自然是因有急事,青辰哥哥才回长安嘛。霁哥哥你这是才散宴么?可吃多了酒?我给你煮碗醒酒汤罢。“

沈霁回的这么晚,定然是吃了不少酒的,被沈蓁蓁一关怀,当即点头道:“有劳蓁儿妹妹。”

沈蓁蓁匆匆与二位郎君告辞,慌乱着步子去了厨房。

是夜,萧衍心神不属地坐上自己的马车,颇像被火烧了屁股般连夜回了长安。

次日清晨,婢女素霜端水进屋,见自家郎君合衣仰躺在榻上,一只手背盖在眼上,鼻尖上是汗,双颊有着极为诡异的坨红,薄唇艳如赤丹,她不由紧张地问道:“世子可是病了?”

萧衍颓然地心道:是病了。

他彼时昏头转向,一贴上沈蓁蓁的唇就丢了意识。若是蜻蜓点水点一下也就罢了,偏偏自个色胆包天,跟饿狠了的狗啃骨头似的,将人搓磨地呜呜了几声,听到那声儿他更是热血沸腾,控制不住一样,压着她后脑勺就连连进击。

他后来退开后,看沈蓁蓁的嘴都肿了。

头疼。

萧衍暗自懊恼:才说了让那个小娘子莫给他送东西来,断了两日罢了,他就主动去招惹她,也不知道待她回长安,是不是还要继续来虚伪地巴结他。

此外那个虚情假意的小娘子分明和崔四郎在勾勾搭搭,那日如若不是他上门去找沈霁,被沈霁的小厮领着去了“静月轩”,他还不知沈蓁蓁搬去了她祖父的院子,也不会发现她的茶、花香露等物都是随意赠郎君的。

萧衍兀自静躺着,被自己的所作所为弄得浑身不畅快,恨不得掉头回到商州,去那“璃悦山庄”将沈蓁蓁拉出来,给她灌上满满一碗忘掉记忆的汤药!

他一言不发、面色坨红的样子吓得婢女不轻,素霜焦急地问:“世子,您这是怎么了?若是身子有恙,我这就着人叫府医,早些康复也免得教老太君担忧,她本就因你突然去商州在恼着,你这一来一回如此着急不说,还染病了,岂不是白白惹老人家劳心么。”

提到老太君,一群莺莺燕燕在眼前晃的场景再现,萧衍刷地坐起身。

“收拾东西。”

素霜怔怔看着自家世子,他何曾这般模样过,浑身都散发着六神无主。
十宗罪1小妖为什么哭/ 早上8~9点能敷面膜吗
见她不动,萧衍怒道:“出去!叫人备马!”

“世、世子,你要去哪?”

“西郊别苑住几日。”萧衍道,补充了句:“莫叫旁人知道!沈二也不行!”

因为亲了沈蓁蓁一事,一连数日,萧衍都躲去了西郊别苑,直到沈蓁蓁一行人从商州回来数日他也没现身。

商州一游,萧衍来去匆匆,不过他的出现本也是意外之喜,如今连夜走了,说到底并未给这些游玩的年轻郎君和娘子们造成几多影响,众人兴致不减,继续在“璃悦山庄”住了好些日。

真正被影响到的,约莫只有李惜玥和沈蓁蓁两个小娘子。

沈蓁蓁被萧衍那日的亲吻搞得心神荡漾不提,李惜玥如今见到沈蓁蓁此人时,本就是清冷的面容愈发冷若冰霜,整张脸上唯一有温度的,恐怕只有那暗暗盛着怒火的一对眼眸。

沈蓁蓁何等敏感,自然将对方的敌意看得一清二楚。

她心中思索萧衍到底招惹到李惜玥到何等地步,是否也……如狼似虎地亲了她,二人又是何时开始与断了关系的,甚至,是否还在相处……面上却不显分毫介怀情绪,待李惜玥与待别人一样,和气友善。

这期间,众人虽是同来商州游玩,但也不是所有人都一起活动。

比如皇子公主这样的,出行皆是浩浩荡荡一群侍卫仆人,只有当真与他们有交情的人才会与他们同游;县主们也各有交好之人;像沈家二位兄妹,与崔家人凑一起的时间占多数。

相处越多,沈蓁蓁便对崔恕这位少年郎越有好感,许是由于崔家长辈有几位武将出身,崔恕这个人沾了不少武将义气。他是书生却不似普通书生含蓄,性子爽朗健谈,与这样的人说话不用拐弯抹角,不会心累。

而每当看见二人谈笑风生,沈霁都在他们身后暗自点头,私以为二人这是看对了眼。殊不知,经此商州一游,萧衍来又去后,他堂妹心中早有旁的打算。

大家三三两两地游玩,直到离开商州前的最后一日,有人提议去当地一寺庙参拜,这群长安来的年轻人们才又如来的那日般,聚在了一起。

前朝末年由于战乱太多、死伤无数,为了超度亡灵,先帝曾带头为死难的将士祈福,在每个战场上都修建了寺庙,所以佛教在大魏此朝大肆盛行,众人都信因果报应以、生死轮回之说,。

然而,当别家的小娘子兴致勃勃地一个一个佛堂参拜、烧香、捐香火钱时,沈蓁蓁就显得兴致缺缺了许多。

倒不是她不信神佛,而是囊中羞涩。拜一两个庙宇也就罢了,比之县主、贵女们个个张罗着给哪个佛祖塑金身,她手中那一点香火钱就显得实在寒酸。

到第五个佛堂时,沈蓁蓁努力掩饰自己的眼酸和窘迫,朝沈霁道:“听闻这‘开华寺’有一个千年神龟,霁哥哥你们可想去看看?”

崔恕本就对求神拜佛这类妇人爱好之事不感兴趣,当即替沈霁点头:“走啊!”

往寺庙后院去的途中,沈霁还寻了个借口离开,留沈蓁蓁与崔恕单独相处。二人没找到神龟,倒是遇到了一大片竹林,见林边小溪潺潺,林内曲径通幽,很有沈蓁蓁院子里那片小林的味道,二人便决定沿着小径散步。

沿途遇到几个书生打扮的人,听得几人讨论说今年进士录取的话,二人闲谈的话题就聊到了科考。

沈蓁蓁有些骄傲道:“说起来,要说科考的实施,还离不开前朝那位谢太傅呢,我在蒋州时就有幸结识了几位谢家子弟,谢家属实是当之无愧的世家清流,既不似前朝大多数士族们以侈为荣、斗财斗富,也不热衷歌宴、追求物质享受与声色犬马。”

崔恕点了下头,道:“略有耳闻。”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64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