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走了好朋友的第一次* 我想弄你

沈蓁蓁愿闻其详,等待他继续,却见崔恕带着干净清爽的笑,“啧”了声,道:“看来上次在你的‘静月轩’,你果真是云游去了,根本没听我们三人谈论啊!萧世子不还谈了一个解决办法么。”

一提这茬,再讲到萧衍,沈蓁蓁一为彼时当场做戏,当他人的面捧萧衍的脸而尴尬,二为他亲她而脸红,她连忙摆了摆手,“快别说了。”

相处熟悉了崔恕才知,这个小娘子外在娴雅静柔,性子还生动有趣,与她话语逗趣别有一番滋味,他并不打算因沈蓁蓁一句讨饶的话而放弃,还欲调侃几句,却是正在此时,头顶突然“啪嗒”“啪嗒”几声响起,雨从天而降,竹林立时喧嚣了起来。

阵雨忽来,片刻之间,小径雨湿,水雾蒙路,再不能在林中多留,崔恕果决道:“方才那些学子从前方来,且先前听得那处像是很热闹,我们不妨往前走试试,先去避避雨。”

沈蓁蓁扇子虚虚挡在头上,朝他点头。

崔恕道了声“得罪”,捉起沈蓁蓁的手腕,二人以很快的速度跑出竹林,果如崔恕所料,距离竹林不远便有一个大殿。

二人跑到殿前屋檐下,崔恕递给沈蓁蓁一个帕子,“你先擦下雨水。”

沈蓁蓁微犹豫,但身上凉意清晰,她垂首看自己的薄纱衣裙,已是湿了不少地方,到底是没矫情,极快地接过崔恕递来的帕子,偏过了身子去。

“多谢。”

“我去看看这里有无管事之人,可要间屋子喝杯热茶歇息。”崔恕说完后,带着避嫌的目的往殿内去了。

沈蓁蓁细致地擦拭起来湿了的脸、脖子,在雨水哗哗声中,一个女声横空而来——

“多谢大师解惑。”

“施主慈悲,肯为佛主重塑金身,已是无量功德。”

“大师且留步。冉冉,我们走罢。”

听到这个称呼,正在整理衣容的沈蓁蓁心头一震,她攥紧手中帕子和扇子,忍住心头翻滚的情绪,缓缓转头看去。

见一位年轻妇人从大殿迈出,手中牵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朝她所站的方向缓缓行来。

檐下同样在躲雨的几个妇人在妇人身后讨论:

“给佛主重塑金身,这得多少钱啊……”

“官家夫人岂会在意这些?你方才没听前头的几个娘子说的么,谈钱啊,庸俗,钱财不过是身外之物。”
骗走了好朋友的第一次* 我想弄你
“哎,掏遍我这破兜,不过也就几贯钱。人与人之间这差别,可真是大了去啰!”

被人议论的妇人本来是垂着首、眼睛看着身旁小女孩方向的,却在要与沈蓁蓁擦肩而过时,缓缓抬起了头。

媚意横生的眼,眼尾一颗红痣,面庞娇嫩,年岁不过二十出头……时间霎时回到几年前,沈蓁蓁的记忆一点点回到当初知道她身份那日。

风雪交加,天地灰蒙,临近关闭坊门之际,她与人从永兴坊一道之隔的崇仁坊抄近路往回敢,二人东绕西绕,窜到了一个小巷,刚出巷尾拐角,就见到一辆熟悉的牛车。

大雪刷刷下落,风一刻不停地打到她不足十岁的脸,将她头上的御寒斗篷吹翻,她在风吹雪打之时,见到她父亲从一个宅门出来,身后跟着一貌美妇人,而那妇人,孕态明显。

天地在那一瞬间静下。

沈蓁蓁看着父亲在登上牛车前回身,伸手摸了摸那孕妇凸起的肚子,分明天地之间繁雪跌宕、风声嘈杂,沈蓁蓁却清晰地看到了沈时华的唇型,听到了那句刻骨铭心、寒彻心扉的话——

“务必给爷生个儿子。”

夏雨如注,空气中是山中清雨的微凉湿气,嗅到鼻腔中,沈蓁蓁却觉得鼻中无比燥热,而身子却开始上下发冷、发抖。

站在屋檐下,一声响雷忽来,沈蓁蓁就这么猝不及防,偶遇到了父亲那年纪轻轻的外室。

妇人牵着叫“冉冉”的女童,抬头见到沈蓁蓁时,瞳眸有一瞬紧缩。

沈蓁蓁却是渐渐淡定,缓缓勾起了红唇,摇了下手中扇。

与沈时华长得五分相似的小娘子云鬓浓浓,花容月貌,一身浅青间橘色对襟齐腰襦裙,气质优雅从容。

刘氏心中的不确定,在见到沈蓁蓁眼中毫不掩饰的恨意时荡然无存。会这么看她的小娘子,这么多年,她就遇到过一个。还有,她腰间的那枚银香囊,也只有故去的沈时华有这样的手艺,沈冉冉也有一只同样的……

确定了沈蓁蓁的身份后,刘氏便在沈蓁蓁身旁驻足,不太有底气地称呼道:“大娘子。”

她又扯了下手中女童的手臂,命她道:“冉冉,叫长姐。”

沈冉冉面上很懵,看她阿娘一眼,又看着天仙似的女子,张着小嘴想唤人,沈蓁蓁将她蓦地打断:“这位娘子怕是认错人了罢?这位小娘子也不是我沈家人,我可当不得这声‘长姐’。”

沈蓁蓁永远不会忘记,这位小刘氏是如何爬上父亲的床的。

那年阿娘的生辰日,父亲破天荒地大肆操办了一回,广邀了长安城内各家夫人参宴,中堂宴席正盛,歌舞升平。而父亲却是因醉酒提前回了“岁宁堂”中。

这位小刘氏,就是在那日,被她的亲姐、叔父的妾室刘氏带着进了沈家后院,进了她父母的卧室。

那日她带着沈霏霏从宴席上去“静月轩”找祖父,途径“岁宁堂”时,因沈霏霏在半道被蝴蝶所诱,她追她去了树篱后,透过盛开的木槿花树,她先是见到了在院外张望的刘氏,后是见到了一个由内而出的女子。那女子捂着口鼻,面貌未曾被露出,可那眼尾的红痣,从她眼前飘过,她一辈子也不会忘却。

她就是后来住在崇仁坊的孕妇。

她明目张胆地进沈家与父亲私通,不过是因为被她们提前买通的大夫的那句话:“以沈夫人的体质,怕是不易再受孕了。”而她父亲沈时华,毕生的心愿,便是要生得一个儿子。

冉冉。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64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