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男的做污污的文章/ 往下边塞东西去上学校作文

被父亲寄予厚望、转移无数财产相护的外室肚子中的“儿子”,最终成了个女儿;而他的亲生儿子,他到死也没能亲眼瞧上一眼,他到死也不知自己的夫人会生个康健聪慧的儿子,他还在怨自己命里该绝子。

被沈蓁蓁开口讥诮,小刘氏面露尴尬,沈冉冉仍旧发懵地看着跟前睥睨她的女子。

沈蓁蓁没有什么心情与这二人寒暄,待丢下这句绝情的话后,抬步进了大殿。

殿中佛主栩栩如生,好似亲临世间,沈蓁蓁虔诚地跪在蒲团上,看着上方佛相,轻声:“如有来生,信女再不愿做沈家女。”

这声含泪的低声呢喃,只有在佛主身后的崔恕听见。

被沈蓁蓁落了面子,小刘氏心有难堪,原地定了片刻后,带着沈冉冉继续向前走。

二人走到大殿转角时,偶遇一位白服娘子,对方礼貌地朝她开口:“我是沈娘子好友,刚看沈娘子与夫人交谈,不知该得如何称呼?”

阵雨不多时便停了。

从佛堂出来后,沈蓁蓁去与沈霁汇合。

见堂妹面色苍白不悦,沈霁皱眉去看崔恕,他堂妹性子和善、行事得体,极少会将如此情绪直接挂在脸上,他担心是这位口无遮拦的崔四郎惹了人。

而崔恕不是什么敏感的人,根本没见到沈霁那一眼又一眼黏黏糊糊扫向他的眼神,他立在马背上,垂着眼思考:方才沈蓁蓁在殿中说的那句话,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就在三人各有各的沉默中,一行人离了开华寺,回了长安城。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忙碌间,“静月轩”竹林中的新笋再成林,时日已到了炎夏。

自古以来,女子的生辰向来不会大肆操办,除了有一个特殊,便是这及笄之年。

所谓“女子许嫁,笄而字之”,女子在这年满十五时方可出嫁,这及笄宴便会办得隆重,以给那些有意结亲的人家一个上门看人的机会。

六月十三,乃是沈蓁蓁的堂妹、沈家二娘子沈婳生辰,这日沈府设宴,款待亲友。

也是在这日,时隔分别一个月后,沈蓁蓁再度见到了萧衍。

六月中旬,盛夏炎炎,尚未至辰时,日头便已高升。

以沈家当下的状态,并不可能日日用冰,但好在已在更南面的蒋州度过两年盛夏,经历过彻夜难眠的闷热,回了日夜温度差别较大的长安城,加之“静月轩”四周翠竹掩映,入夜后有凉风习习入窗,沈蓁蓁夜里便再不置冰了,将院中分配来的大部分冰都送去了沈霏霏与沈约姐弟二人那里。

晨光高照,院中竹叶簌簌沙沙,沈蓁蓁的卧室各处窗牖被彻底推开,竹帘依次被放下一截。
两个男的做污污的文章/ 往下边塞东西去上学校作文
卧室里,小娘子身披一袭薄纱裙,散着一头乌发,面上尚且还带着未苏醒的慵懒,缓步坐去了梳妆台前。

婢女锦云替她梳妆,往她发间插珠钗,可刚戴上两只,沈蓁蓁瞥一眼镜子,便抬手阻拦道:“莫戴太多,就这两个够了。”

锦云有些犹豫,问:“娘子这样是否太素净了?今日的妆容也很淡。”

沈蓁蓁认真道:“今日是二妹的宴,我又不是主角,莫惹了人闲话。”

锦云只好将手中饰品放回妆匣,想起去年在蒋州寄人篱下的日子,替她可惜道:“说起来,娘子你都没办过及笄宴呢。要不要给夫人说声,补上一个啊?”

沈蓁蓁不在意地道:“这有何打紧。”

她垂首笑了下,有些自我安慰意味地补充:“这种宴总归是为了寻上一个好夫家,只要最终目的达到,办不办的,关系倒也不大。”

锦云对此有了别的理解,她眼一亮,问道:“娘子,你是同夫人商量好要嫁哪家郎君了么?自打你从商州回来,咱们府上来提亲的媒人可没断过啊。”

沈蓁蓁唇角的笑一滞。

上沈家提亲之人是络绎不绝,然这其中,却迟迟未有萧家媒人啊,她不禁开始对萧衍的态度有些捉摸不透。

沈蓁蓁起身,侧过脸看着锦云,问:“你去问了么,萧世子今日可来?”

锦云连连点头,“石侍卫说了,要来的。”

沈蓁蓁有些意味深长地看她,“你连那侍卫姓甚名谁都知道了?”

锦云怔了下,低声反驳:“娘子说到哪里去了,问人打探,总归要礼貌称呼,我也不能逮着人,便‘唉’‘喂’‘那谁’这样叫罢。”

沈蓁蓁“哦”了声,走去木椸,背着人道:“那你对他的年纪可知?家中是否娶妻生子可知?人家对你是什么态度,你可清楚?”

锦云在她身后瘪了下嘴。

自打从商州回来,自家娘子就不甚开怀,上沈家门提亲的人愈多了后,她的眉头锁地越紧,这几日更是厉害,说话不阴不阳的,言语之间似乎在指代、讽刺谁,可又说不清究竟是在讽刺谁。

她猜测过是因萧世子的缘故,可送到隔壁的糕点,是自打萧世子来过院中做客就断了的,也不是去了商州后的事。沈蓁蓁历来会藏心事,嘴很严,不给她透露什么,她只能揣摩一些,到底猜不透。

未曾听到背后的锦云搭话,沈蓁蓁暗自叹息,她也不是要讽刺谁,不过是讽刺自己。

许是因在商州与那些郎君打过照面,回了长安后,那些人家派来上门提亲的媒人就不曾断过,可萧衍对她究竟是个什么态度,大半个月了,她并不清楚。仔细一算,从蒋州回来长安城近三个月,萧衍除了调戏她几回,甚至亲了她,可也未曾与她谈及娶不娶的事,她总归心中没有什么着落。叔母那边对她婚事的热情不减,她更是着急。

自打见过小刘氏,沈蓁蓁心里本就低落,亲事这厢悬而未决再影响一下,她就不可自抑地有些郁积于心。

这期间唯一的开怀事,大约便是得知蒋州谢家好友就快来长安了。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64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