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和岳偷倩小说| 不同大小的玉势挺进她

几步远的婢女上前,边喊人边扯了下她的袖子。

沈蓁蓁这才被唤醒,很懵地“啊”了声,一抬头,便见到跟前出现了一位郎君,正静静地看她。

沈蓁蓁惊讶无比:“三、三郎?”

见她终于看他,白衣郎君抬手弯腰,规规矩矩地朝沈蓁蓁行了一礼。

沈蓁蓁回了他一个万福礼后,伸长脖子朝郎君身后望去,口中问:“四娘子呢?没跟你一起来么?”

沈蓁蓁口中的四娘子,名为谢穆,是前朝南国大梁国太傅谢湛之孙女,也是沈蓁蓁于蒋州客居时结识到的一位好友。

问了话后,没听到人回答,沈蓁蓁收回目光,朝郎君眼露不解与失望。

“三郎”却莞尔一笑,开口小声道:“连精通妆容的你也没认出我来么?”

“郎君”一开口,沈蓁蓁便听出了”他“声线的不同,她不由瞠目结舌,又惊又喜地问:“穆、穆穆?”

谢穆微笑,“是我。”

沈蓁蓁一把拉住谢穆的手,上下打量她,问道:“你为何做郎君装扮?还有,你我仅仅几月不见而已,你如何就长这般高了?”

谢穆抬起脚,朝沈蓁蓁展示鞋底,“我祖母的方法,将鞋底增厚即可。”

她复又解释装作郎君的原因:“谢迈摔了腿,暂时不宜出行,我来长安先代他去上任,他康复后我二人再换回来。”

沈蓁蓁心中倒吸一口凉气,脸上露出古怪、不可置信、和“你不必告诉我如此秘密罢”的表情,看得了解她脾气的谢穆哑然失笑。

谢穆宽慰素来势力的好友:“蓁蓁莫慌,我与我三哥同胞双生,熟悉我如你都没认出来,旁人就更认不出来了。再说了,即使认出来,一应罪责也由我谢家承担,与你无关。你只要继续当作不知情,莫告发我便是。”

沈蓁蓁涨红了脸。

谢穆来这一招偷梁换柱,沈蓁蓁心里当然怕会连累到自己,但好友已经如此开口,她自然就言不由衷地道:“穆穆说的哪里话,我怎会去告发你?我只会帮你隐瞒身份啊。”

谢穆挺直腰,手从沈蓁蓁手中抽出,转而去捉她手腕,正儿八经地作出一副郎君姿态,认真道:“在我恢复真实身份之前,蓁蓁无论何时都唤我‘三郎’。”

沈蓁蓁应是。

谢穆再道:“还得麻烦蓁蓁帮我画个几件别致的衣裳了。”

沈蓁蓁心中感动,又要有泪意夺眶而出。

谢穆何等聪慧,在蒋州时就知她生活窘迫,以羡慕她的画功为由,央求她帮她设计过几回衣裳。

虽大梁国破,改朝换代后,居于南国的谢氏不比关中士族这样的新贵豪气,但谢家家族底蕴深厚,何愁找不到绣娘做称心如意的衣裳?且那谢太爷当初娶妻时,妻子的婚服便是他亲自动手设计出来的,在蒋州一度被传为佳话,谢氏子弟才华横溢又大体清高,一不可能不会设计,二又岂会真在意穿个什么新鲜样式?

谢穆这么做,借此给她大笔报酬,是在体体面面地关照她。

沈蓁蓁不想在人前哭出来,让来往行人看自己的笑话,也不想在好友跟前失了身份,轻轻地“嗯”了声。
大炕上和岳偷倩小说| 不同大小的玉势挺进她
她极快地恢复状态,向好友眨了眨美眸,打趣道:“我一定给三郎你做几套能迷倒全长安小娘子的衣裳。”

谢穆清冷的脸上神色一僵,还不等她说话,沈蓁蓁就笑开怀,拉她同去自己的牛车了。

花颜月貌、袅袅婷婷的小娘子,与风采卓越的郎君携手同行,郎才女貌,美景如斯,看得码头边不知多少人心生嫉妒。

送谢穆去了谢宅,回了“静月轩”,沈蓁蓁刚刚叫锦云将谢穆给的做衣裳用的钱财收好,一回头,就见沈霏霏气鼓鼓地冲了进门。

沈霏霏将手中空蓝子往桌上一搁,鼓起小脸道:“姐,我没完成你交代的任务,隔壁的客人把船全划走了,我水又泅得不好,没法帮你摘芙蕖。”

沈蓁蓁心情愉悦,没摘到花也不计较,反而揉了揉沈霏霏的脸,宽慰沈霏霏道:“今日不能摘,明日再去就是了啊,那船总有空闲的时候。”

“才不是呢!”沈霏霏反驳道:“我已经问过人了,她们人多,都轮流着用,日日往返在萧府与‘碧溪潭’之间,那些船根本就不会空,就连日头正晒的时候船也停在那泉潭边,等她们在潭子里玩好了才划回来。那些娘子们也太气人了!”

“清湖”上的小船本是她祖父制给沈家几位小辈游湖玩乐用的,但因萧家也同沈家一样,府邸的后门就连着“清湖”,沈太爷见萧家子女也喜爱划船出游,回头就又多制作了几艘,给两家小辈们共用。

萧家有女,但数量不多,没到能将所有船只全用完的地步。

沈蓁蓁悠哉悠哉摇着扇的手一顿,问沈霏霏:“娘子们?有多少人?”

沈霏霏对那些人有成见,说话还是气呼呼的:“十几个呢!都是兰陵那边来的,萧家的表姐妹们,都来一个多月了也不见走。现在还鸠占鹊巢!”

敏锐如沈蓁蓁,心腔一颤,脑中立时就出现了几句话——

“表姐妹们?”

“来一个多月了?”

“她们来长安做什么?”

忐忑与不解交织中,沈蓁蓁下定决心道:“我去瞧瞧。”

六月的天虽热,但景色美,白日是晴空万里,傍晚是落日红云,当夕阳余晖洒在满湖清水上后,那红光艳艳、波光粼粼何等绚丽,美得使人觉得窒息。

与景色相得益彰的,是一群妙龄年华的小娘子,彩衣纱裙,金钗银扣,巧笑嫣然,热热闹闹地出现在这幅画面里。

沈蓁蓁站在岸边。

不多时,萧家的表姐妹们陆陆续续登岸,都有些诧异,岸上竟是立了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小娘子,并且,好像是等着她们。

沈蓁蓁朝她们微笑,目露柔和色。

她容貌好、身段佳,就是静静站着也自成一道风景,几个萧家亲戚目中探究,窃窃私语这是谁,站在这里动也不动是做什么。

她们中,有个看起来年纪最小的小娘子上前问沈蓁蓁:“这位娘子,你是在等我们么?”

终于等到一条鱼儿上钩,沈蓁蓁即刻施了一礼,友好地道:“也算是罢,我本是前来采芙蕖花,但是没有船只了,所以只得在此处等了会。你们可是安国公府的客人?这是去湖对面的‘碧溪潭’消暑了么?可有吃过潭东边半里路的琵琶果?”

攀谈的女子惊了下,又点了下头,看这位小娘子如此健谈,自个也就打开了话匣子:“原来那潭竟然还有个名字啊!我们倒是没见着琵琶果,明日去寻一寻。”

她看一眼沈蓁蓁手上的花篮,好奇问:“你采花做什么?芙蕖花可不好放花瓶的啊。”

沈蓁蓁笑一下,“我拿来作糕点用的。”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65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