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当益壮的爷爷: 高h污文

她话毕,扯过小娘子便走,沈蓁蓁听到她们在她身后说:

“你拉我做什么?她做的糕点是好看、好吃啊,最近都没人送来,我还挺怀念的。”

“你知道人家送萧表哥糕点是什么目的?”

“什么目的?”

“这个年纪又没有成婚的娘子,送郎君糕点,还能是什么目的?”

“哦,原来跟你一样啊。”

“哼,你不一样么?”

“我才不跟你一样,我就是来长安玩的!”

“谁信……”

吵吵闹闹的争论声远去,橙色霞光覆在沈蓁蓁侧脸上,她站在湖边,提着佯装采花所用的竹篮,唇角轻轻勾起,目光幽幽静静地看着眼前风景。

锦云站在她斜后方,看沈蓁蓁神色平静,一言不发,心中有些怜悯这样的小娘子。

她尚且记得当初她刚进府时,小娘子幼时的光景。

她人温暖如小太阳,亲自教她们学字、画画这种别人家的婢女一辈子也不会的高雅东西;又如一个小陀螺,常跟在沈太爷身后转,小嘴如麻雀般叽叽喳喳,批评沈太爷哪里手工做的差时,能喋喋不休地说到沈太爷连连拍额头,屈辱地道“改、改、改,这就改”的地步。性子也与沈家二娘子沈婳的性子有些类似,不谙世事,伶牙俐齿,常同隔壁的萧世子吵到不可开交。

然那也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现在的沈蓁蓁是友爱温柔,说话做事算得上滴水不漏,但那种口无遮拦质问谁、肆无忌惮教育谁的时候再没了。

她心思很沉,情绪藏得深,就是在她这样的贴身婢女跟前,也不如何释放。

她是从什么时候变了的呢?

许是从在岁宁堂外听得二房请来的“神医”的话的那日;许是见老爷摔门而出留夫人捂嘴哭泣那日;许是九岁时那个冬日泪流满面地回来那日;许是沈老太爷故去那日……

老当益壮的爷爷: 高h污文

锦云不知。

但她知道沈蓁蓁不止一次如现在这样,一个人在湖边,看着落日余晖,眼中呆滞,一言不发地发呆。起初还让她跟着,后来也不让人跟了。

真见不得娘子这么落寞的背影,锦云往前行了两步,很温柔地道:“娘子今天劳累了一日,不如明早再来采花,不急这么一时。”

沈蓁蓁并未回头,眼神照旧落在湖中小船上,声音很柔:“怎么,你觉得我因他给别人我的糕点,我难受了么?”

锦云一怔。

听沈蓁蓁继续:“萧家大郎君与二郎君已成婚,虽是不用等萧世子,但排名第四的郎君年龄才十六。方才你也听到她们的话了,你觉得他这些已经及笄的表妹们,来萧府做客是为何?”

自然是为了这个“他”,但她岂能实话实说?

锦云静默无言。

沈蓁蓁自嘲一笑,“他那么聪明,那么会……”

他那么会撩人,那么会亲吻。

“又怎会不知,他的表妹们此番来长安的目的为何。他分明一清二楚,还将我的心意又送给她们。”

锦云沉默了会,替萧衍找借口:“郎君们本就不喜欢吃甜食罢。”

沈蓁蓁鼻尖一酸,“我能不知他不喜吃甜食么?哪回的糖粉放的不是最少的?我能不知他或许根本不会吃,最后全赏了人么?”

她背着婢女,眼泪涌出。

声音渐渐低到几近呢喃:“他的‘朝云院’人还少么?我就做了一小份罢了,他随便给谁吃不可以,为何就给表妹们?”

“他即使将它们都扔了,又如何呢。”

“不算是什么珍馐佳肴,那也是用了心做的,他怎能践踏。”

“说娶的也是他,如今逃避这事的也是他……”

锦云没听到沈蓁蓁嘀嘀咕咕的话,只见她突然扭头,大声问她:“他从商州回来后,都忙什么去了?”

锦云诚实摇头,表示不知。

沈蓁蓁语气强势:“你去问问那姓什么的侍卫,让他将萧衍的行程都给你说说。”

往前都是“青辰哥哥”,现在直呼名讳,锦云很难不明白沈蓁蓁的情绪变化,但她实在有些为难。

她低声:“我去问,人家就会说么?”

沈蓁蓁急了:“你不知道用手段么?你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没学到一星半点?装柔弱可怜,装期期艾艾,总会、总会打探出什么罢!你胆子能不能大些?脑子能不能灵活些?”

忽然被迁怒,锦云无言。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65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