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用丝袜脚夹我好爽照片/ 冰一块一块推进子宫

林笙笙懒得和他推脱,“嗯,你说得都对。”

“宝贝,你等着,你今天受到的委屈,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相应的代价。”秦阔冷笑连连。

林笙笙“唔”了一声,心想,委屈?她什么时候受到委屈了?

不过代价嘛,还是要拿过来的。

不过三天时间,帕奇家族局势大改上下肃清,核心职位全被替换成了秦阔的人;还有那些被帕奇家族家族强行收购的公司,也被秦阔如数奉还。

经历一番曲折,林笙笙终于顺顺利利地回到华国。

才放下行李,纪黎敲开她的门,来到她跟前一顿嘟嘟囔囔地抱怨。

“笙笙你可算是回来了,你是不知道,你这几天不在国内,左教授隔三差五就来纪家找你,就差把纪家翻个底朝天了!”

林笙笙听到这话,赶忙给左教授发消息,表示自己再过几天就回去。

两天过去,林笙笙就受不了左教授的夺命连环call,快马加鞭回到了帝都大学。

“欢迎欢迎!欢迎我们即将晋级的教授回到它可亲可爱的帝都大学!”

左教授对她的回来表示热烈地欢迎。

林笙笙对此只是面无表情掏出收款码,说“新研发出的洗发水,打八折,买吗?”

左教授一噎“……”

虽然很想趁现在气氛正好一口气买下来,但想到家里还没开封的十几瓶洗发水,他无奈道“笙笙,这,我们作为新青年,应该视金钱如粪土才对……”

他教育了半天,最后话锋一转,又告诉林笙笙她的论文已被机构录用,到时会占用期刊的一版专栏。

林笙笙一脸淡定,更像是捧场一样应道“好耶。”

左教授越说越嗨,“等过几天期刊下来,我一定要向学校申请一个最为隆重的授封典礼。要知道不出意外,你应该是这几十年来,我们帝都大学最年轻的教授……”

林笙笙兴致缺缺应着,被抓着听了许久,才终于“刑满释放”,回到自己的实验室,开始做实验。

左教授一本满足地回到办公室,蓦地发现办公桌上多了个包裹。

“我刚才去门卫室拿快递,看见你的就顺手拿过来了。”另一个教授解释了一句。

左教授道过谢,拆开包裹一看,原来是本国际物理中心寄来的样刊。
老师用丝袜脚夹我好爽照片/ 冰一块一块推进子宫
翻看起里面的论文,他忽然发现,最后一篇和林笙笙的论文一模一样,可右下角的署名并不是林笙笙,而是“西顿”。

左教授皱起眉,他第一反应是拨通国际物理中心的电话,好声好气问道“样刊的最后一篇论文,你们是不是把作者标错了?”

工作人员很客气地回复“怎么会呢?样刊是经过校对部多次检查才发布的,正常来说不可能会出错。”

左教授没再说话,他一声不吭挂了电话,立马上官网订了张飞往国的机票,然后出了办公室,赶往校门口。

沿途遇到陈教授,他见左教授行色匆匆且脸色不好,于是稀奇地问了一句,“怎么了?什么事能把你气成这样。”

“还不是那个脑……”左教授没好气,说到一半抑制住情绪,缓声道,“主要是,我发现林笙笙的论文好像被冒名顶替了。”

“这,冒名顶替?!”陈教授惊了,这可不是小事。

不过就算如此,“老左啊,我知道你现在很气,但你千万别冲动。你也说了是‘好像’,这万一搞错了乌龙可就大了。”

“就是‘好像’我也气不过!”左教授咬紧后牙槽,“欺负到我学生头上,甭管对方多大的来头,我都要他们好看!”

到了下午,左教授抵达国,一下飞机便直奔国际物理中心求见会长。

“这,这位先生,您没有预约……”前台小姐急得出了一头冷汗,想阻拦他,却又顾忌他是位老人家,不方便动手动脚。

左教授理都不理她,拔腿就往里面走。

这边的动静引起不少人的注意,会长闻讯而来,他客客气气地把左教授请到会议室,给后者泡了杯茶。

“不知老先生您此次前来,是为什么事情呢?”

左教授没心情和他寒暄,开门见山道“我上个月投给你的论文,你给我说的说法是没通过,那我为什么在样刊上看见了它,署名标的还是别人的名字?!”

“哦——你是说那篇啊。”会长歪头回想了下,恍然大悟。

然后他笑着承认,“我之所以跟你说没通过,是因为我把它卖给了西顿——这个数。”他比出五根手指。

左教授眼前一黑,怒火攻心之下伸手就要打人,“你!无耻!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让原作者背上抄袭的构名!”

“诶,你这话说得不对,”会长微微一笑,一抬手就挡住了他的一巴掌,握住他细瘦的手腕,咄咄逼人反问道,“如果不是你要把那篇论文投稿到国际物理中心的敌对机构,我也不会把它卖给别人。”

“如果不是你说审核没通过,我根本不会投稿到那个机构。”

左教授压根没理会他的颠倒是非,起身便要离开会议室,打算过会儿想办法解决冒名顶替的事。

助理看着左教授远去的身影,附耳跟会长说“就这样让他走,他会不会大闹……”

会长的眼眸黑沉沉的,他冷不防想起左教授似乎和赫尔教授有些交情,一抬手就对助理说“把他给我拦下来,无论如何,不准他离开国!”

左教授此时已坐上前往飞机的出租,他侧身看着窗外飞快掠过的风景线条,和耳机里的人声不断说着。

“嗯,嗯……我希望你们能够紧急撤销我投给你们的论文……”

得到对方的应答后,左教授松口气,刚要打电话给林笙笙告诉她冒名顶替的事,出租车忽然停下了。

左教授下意识往窗外看了一眼,“机场到了?”

但并没有,出租停在一个路口边上,车门忽然从外打开了,几个人客客气气地给司机几张票子,让司机把车子借他们一用。

可怜的司机哪见过这个场面,哆哆嗦嗦地把钱收下,忙不迭解开安全带下车了。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74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