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被拖到树林折磨/ 啊啊啊啊啊疼

这手提包没了,就相当于左教授对外的联系全都被切断了。

助理拍了拍包,又瞥了一眼左教授的蓝牙耳机,伸出手笑道“你应该知道要怎么做吧?”

左教授沉着脸色,把蓝牙耳机摘下,递了过去。

另一边,陈教授正在一遍又一遍地拨打左教授的电话。

迟迟没有接通后,他心里一咯噔,当即打电话给林笙笙,慌里慌张地把前因后果告诉了她。

“陈教授,您先冷静。”林笙笙口吻镇定,“我会去国把左教授接回来,到时……”

“不行!你去国和老左去国能一概而论吗?!”陈教授想也不想拒绝,“老左他德高望重,那边没人敢动他。可你就不一样了,如果你出了事,事后老左知道了一定会……”

“陈教授,我说了,请你相信我可以解决这事。”林笙笙十分坚持,说完就挂了电话,开始订前去国的机票。

罗伦城堡。

西顿端坐在客厅沙发上,她不断翻看着手里的样刊,每每翻到最后一篇署名为“西顿”的论文时,便控制不住地泛起微笑。

“叮铃铃”。

茶几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西顿心情好,以至于接通后的第一句话也语带笑意,“喂?”

“是我,”会长的声音传了出来,“你知道左以敛吗?他是林笙笙的老师,就在今天早上他来公司找我,还跟我吵了一架。”

西顿脸上的笑顿时淡了下去,她当然知道,她花费五百万买来的论文其实是那个叫林笙笙的女孩子写的。

“然后呢?”她淡淡询问。

会长说“我已经把他关起来了,你放心,我口风紧,这件事我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其他人知道。”

“嗯,好。”

西顿三下五除二翻出一个银行账号,打去五百万,又重复了一句,“这件事你做得很好。”

看着这突然多出来的一笔钱,会长心情大好,也越发确定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于是说“嗯,那就这样,我挂了。”
校花被拖到树林折磨/ 啊啊啊啊啊疼
电话挂断后,西父走了进来,见自家女儿爱不释手搂着本物理样刊,便问道,“论文登出来了?”

“嗯。”西顿用力点头,“而且不用担心后续工作,会长已经把所有尾巴都处理好了。”

“嗯,好。”西父也就随口一问,他真正关心的另有其事,“对了,赫尔教授的实验室,你进了吗?”

“已经进了,”西顿乖乖回答,“我打听过了,我的资料基本符合他们的筛选。”

“嗯,好。”西父越发满意,“等你成为赫尔教授实验室的一员,你一定得跟他们打好关系,知道吗?”

“我知道的,父亲。”

会长挂断电话后,转身去到扣押左教授的房间。

房间狭小昏暗,他一进来左教授就发现了。

左教授饿了一上午,有气无力地抬头,就见会长走到他跟前,语气不善地警告他“你劝你识相点。”

左教授顿时呵呵冷笑,低声道“你根本不懂……妄你做国际物理中心机构的会长,你连论文对研究员来说有多重要都不明白,你根本不配担任这个会长!”

“你给我闭嘴!我不配还有谁配!”会长自认脾性不错,但他摸爬滚打到这个位置,平生最恨的就是别人说他不配!

他怒极就要伸手拽住左教授的头发扇他一巴掌,但在这时,“嘭”的一声,房间的门被一脚踹开。

霎时间,刺眼的明亮光线争先恐后涌到室内,一道纤细的身影背光而立,悦耳清冷的声线含着令人不寒而栗的狠厉

“你敢动手试试?”

会长下意识扭头,眯起眼睛端详来人。

光线迷眼,没等他看清来人的相貌,他蓦地心口一痛,来人一脚踹在他胸口上,吃痛跌坐在地。

林笙笙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推开会长,然后蹲下身,给左教授解绑。

左教授睁大眼睛看着她“笙、笙笙,你怎么来了……”

林笙笙反问,“不然呢?我要眼睁睁看着你被打?”

会长看着这师生相聚的感人场面,捂住胸口冷冷笑了一声,对林笙笙说,“你还真敢来呀,你就不怕我等下喊人把你抓起来?”

“你喊啊,我好像没堵你的嘴吧?”林笙笙一边搀扶起腿脚发软的左教授,一边斜了他一眼。

会长抿着唇,脸色发黑,“我好心提醒你一句,如果你还想在物理届混的话,你最好不要轻易得罪我。”

“哦,谢谢提醒。”

林笙笙可有可无地应了一声,带着左教授走到门外,将门砰的一声关上。

会长还坐在地上,他一只手撑在身侧的地上,久久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眸底翻滚起浓浓的黑暗。

“笙笙,我、我……”

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后,左教授期期艾艾的,似乎有什么话要讲。

林笙笙顿了一下脚步,“什么?”

“我,对不起!我不该一时冲动飞到国,还给你添了这么大的麻烦!”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74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