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牧歌红柳太恶心了 – 疯狂搓奶头吸奶头小说

她这么宽宏大量,左教授反而越发自责,他轻声说,“我会想办法联系赫尔教授……”

“不用,”不等他说完,林笙笙便打断道,“这样是治标不治本,难保下一次不会……”

她的眸光忽地凝住了,定格在国际物理中心贴在玻璃窗上的一张招聘广告上。

左教授循着她的目光看去,没看出所以然来,不由地纳闷,“怎么了?”

“没什么。”林笙笙收回视线摇摇头,没说她刚才在招聘广告上,看到下方有一行小字标明,它的主要投资商是遍及海外的ven集团。

“教授,这样吧,你先回国,我待会儿想去投稿机构一趟。”

左教授听到这立马说“我已经通知过他们,让他们把你的论文撤走了。”

林笙笙哼笑一声,“我知道,我就怕有人得寸进尺。”

到了次日,西顿和管家去到投稿机构。

“这是罗伦家的小姐,西顿。”

听到管家的介绍,前来迎接的负责人神色顿时郑重起来,小心问道“好。请问二位光临此地,有何指教呢?”

“也不是什么大事。”管家嘴上这样说,脸上却透出几分愤怒。

他抖抖手拿出国际物理中心新出的样刊,冷声质问道“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贵社近日发表的论文,和我们家小姐的一模一样?!”

“这、这怎么会呢,一模一样?”负责人工作了十几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他接过样刊看了看,只一眼头上的冷汗唰地流下来,擦擦额角说“请两位稍等,我先问问情况。”

没一会儿,几个教授随着去而复返的负责人匆匆赶来,又是震惊又是迷茫,“两份一模一样的论文,这?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我也不需要你们知道怎么回事,”西顿微抬下巴,神色极为高傲,“我只需要你们给我一个交代,让那个抄袭我的人滚出物理界!”

“这,这件事还没个定性,说不定只是撞主题了呢?”几个教授说这话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自己也知道这话说不过去。

不是不可以撞主题正常,但撞成一模一样的,还真可疑。

“啧啧啧,”忽听门外传来夸张的惊奇声,左教授抬步走了进来,高声道,“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这贼喊抓贼的戏码,还是头一回见。”

“你说谁贼喊抓贼呢!”
大牧歌红柳太恶心了 - 疯狂搓奶头吸奶头小说
看到左教授的那刻,西顿脸上闪过一丝慌乱,会长不是把他关起来了吗?现在怎么……?

“到底谁在贼喊抓贼,谁自己心里清楚。”

林笙笙紧随其后走进来,一脸清冷说道。

西顿看了她一眼,当即冷笑一声,“我认得你,你不就是抄袭我论文的作者林笙笙?怎么,被戳穿了真面目恼羞成怒,找人污蔑我来了?”

“污蔑,好一个污蔑。”

林笙笙眸光微转,凝视着她,质问道“那我问你,你可以当场口述论文里的那几个结论是怎么推演出来的吗!”

“我,我当然可以!”西顿反应极快,“那你呢?你光问我,你怎么不说你自己推不推得出来?!”

“我当然可以。”这句话说得慢条斯理、清晰有力,底气不知足了多少倍。

林笙笙声线优越,她缓慢道来论文撰成的思路,冗长复杂的演算过程被她三言两语总结,像吟诗一样优美动听。

这一过程中,几个教授始终目露赞赏地看着她。

他们正愁怎么找到原作者解决自己的疑惑,这下正好,还能澄清抄袭一事,两全其美!

“你、你能口述演算过程,这算不了什么。”西顿还在嘴硬,“我知道你学过电脑,说不定你是窃取了我的成果,所以才……”

“诶,西小姐你这空口无凭、无凭无据,我可是有证据的。”

林笙笙说完,调头看向几个教授,向他们借电脑一用。

开机后,她轻车熟路登上博客,点开最新发布的日志,然后将电脑主界面转到众人眼前。

“你们可以看到,我这篇论文的发布时间比西小姐的提交时间早了一个多月,白纸黑字、一清二楚。”

的确,几个教授提提眼镜放下心,抬头看向西顿,客客气气地问“西小姐,既然不是林小姐抄袭你的论文,那也就是说,其实……?”

在这看似温和实则含了些许压迫的口吻下,西顿不自觉咬住了唇。

她辩解不过,便开始混淆逻辑,“你们是想说其实是我抄袭了林笙笙对吗?可我马上就要成为赫尔教授实验室的人,我有必要在这节骨眼上抄袭,自毁前程吗?!”

马上就要成为赫尔教授实验室的人?

几个教授一听这话,心里均是一惊。

下意识瞥了一眼林笙笙,果不其然发现对方呆住了。

唉……现在这事不好办了啊。他们暗中叹气。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75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