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惩罚分腿憋尿* 又黄又肉的叫床文

“地点是哪里?”路念笙问。

“sky总部,还有一个月时间选拔截止,两个月后培训开始。”

陆沉郢说完,路念笙眼中的一道光熄灭了。

sky的总部在国,也就是说,如果她同意参加这个培训,就要出去一年的时间……

她放不下。

即便跟傅尊决裂,也只是口头上的,她现在还是傅尊的太太,又怀着孕,就这么离开,连她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

“你不用现在回答我,反正还有一个月时间,可以再想想的。”陆沉郢见状,开口解释。

“好,我会好好考虑的,谢谢你。”

陆公馆正好到了,路念笙道了谢之后下车,陆沉郢也跟着下了车,“我送你上去吧!这里没什么佣人,只有个阿姨平时打扫打扫卫生什么的,这么晚了,我怕不安全。”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没事。”

“我相信你,但我不相信薛雷。”陆沉郢拧了拧眉,“那个叫薛雷的家伙,提前溜了,可是他这么残忍的对待你,保不准什么时候再回来,我必须保证你的安全。”

提起薛雷,路念笙心里也是一惊。

陆沉郢没有再说话。

他不知道薛雷和傅尊、和路念笙有什么瓜葛,他也不想知道,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保证路念笙的安全。

上了楼,看着路念笙进了房间,陆沉郢才放心下楼。

“派点人来陆公馆守着。”

陆沉郢并未着急走,只是在楼下打了个电话,“务必保证路念笙的安全!还有,不要让傅尊查到路念笙的行踪。”

挂断电话,陆沉郢坐在沙发上,许久未动。

“有你这么拎得清的老公,你以后的太太会很幸福的。”

路念笙的话蓦然出现在脑海中,让陆沉郢的手都激动的抖了抖。
被惩罚分腿憋尿* 又黄又肉的叫床文
她是这样认为的吗?

哐啷——

又一份午饭牺牲在了傅尊的手底下。

病床上,傅尊将饭菜连带着餐盘一并扔到地上,看着满地狼藉的模样,他不但不解恨,脸色反而变得更加阴沉了。

孙妈妈正好进门,扫了眼傅尊的脸色,叹口气说道“少爷觉得医院的饭菜不好吃,早点打电话给我这个老婆子,我不就送饭来了?看来我来得正好。”

“孙妈妈?你怎么来了。”傅尊看到孙妈妈,稍稍收敛了脾气。

“有人让我来的,说少爷你这几天不吃不睡的,像是要把自己的身体折腾坏一样。”孙妈妈心疼坏了,看着傅尊越发瘦削的脸颊,和阴郁暴躁的性格,叹息不已。

傅尊闻言,条件反射般的眸子一亮,激动的问道“谁让你来的?”

孙妈妈走到傅尊身边,说“振鑫少爷让我来的。”

“……”傅尊充满希望的表情一垮,神情变得比刚刚还要落寞,咬着牙的发狠道“用得着他多嘴?”

“振鑫少爷也是担心您!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把自己的身体养好,可不能再糟蹋坏了。”孙妈妈将饭菜一一摆出来。

傅尊冷哼一声,自嘲的说道“糟蹋就糟蹋了,反正没人在乎。”

“怎么会没人在乎呢?您的父母,还有少奶奶……”孙妈妈的话说完,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什么,抬头看了眼,果然看到傅尊那变得更加阴沉的模样。

“不要跟我提她!她愿意走,就让她走好了!”傅尊突然怒吼出声。

孙妈妈怔了下,眼底只剩悲哀。

自从这过了年以来,家里就没有平静的那一天!

这一回却又是怎么了?

她们不懂其中的缘由,可听门口的保镖说,分明是少爷赶走少奶奶的……

房间里陷入一阵沉默。

过了许久,孙妈妈只是把筷子递给傅尊,让他吃饭,“少爷,多少吃点吧!您这样下去怎么行呢?”

“知道了。孙妈妈,你走吧!”傅尊压下怒火,最终还是没有驳了孙妈妈的一番好意,不情不愿的应了一声。

“我要是走了,这饭你恐怕是不吃的。”孙妈妈红了眼眶,“你做心脏手术前的那一年就是这样,从神经压迫失明之后,越来越不听话,怎么劝都不听。”

傅尊抿了抿唇,似乎陷入了回忆。

“孙妈妈那时候没少操心,你可不能让孙妈妈的心再一次跟你受折磨啊!”孙妈妈几乎忍不住哽咽。

房间里只剩下孙妈妈絮絮叨叨的声音。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77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