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会时桌子下的做/ 浪荡双性出轨受人妻

陆沉郢终于笑起来,调侃道“能学到《著作权法》和《商标法》的专业,应该不多吧?”

路念笙眨眨眼,学着陆沉郢的语气“你现在的笑容也让我觉得,我是个愚蠢的家伙。”

“哈哈!”

陆沉郢愣了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轰隆——

两个人说着话的时候,窗外突然响起闷雷声,几道雷声过后,天也变得阴沉起来。

“天气预报说要下雨,果然很准。”路念笙看了眼窗外。

“那我早点离开,香水的事我们以后再说吧!”陆沉郢起身,不忘嘱咐“我买的新鲜水果和营养品都在厨房,记得吃。”

“谢谢。”

“不用谢,我是买给他的。”陆沉郢指了指路念笙的肚子,眼神温柔下来,说道“小宝宝,在妈妈肚子里要乖乖的,好好听话、快快长大,知道吗?”

他的话让路念笙心里酸酸的,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小腹,周身似乎被母性的柔光所笼罩。

若是傅尊也能这样期待的跟她肚子里的宝宝说话,该有多好啊……

嘀——

就在这时,好像哪里的机器发出长长的尖锐声响,然后,整个房间的灯光瞬间熄灭。

“怎么了?!”

黑暗中,路念笙发出惊恐的一声尖叫。

陆沉郢想都没想的来到路念笙面前,轻声安慰道“不要怕,没事,停电了而已。”

“真的吗?不是薛雷他们来了?”路念笙抬手摸索着,摸到了陆沉郢的衣袖抓住,声音在微微发抖。

她经历过绑架才不久的时间,一有点风吹草动,心里还是会很害怕。

陆沉郢见状,心疼的皱了皱眉,只是男女之别让他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安慰“不会有人来的,你放心好了,保镖都在外面守着。”

“陆总!”

刚说完,保镖就裹着风雨进了门,在玄关处喊道“陆公馆停电了,我们正在联系电工,请您稍等。”
开会时桌子下的做/ 浪荡双性出轨受人妻
“你看,我说是停电了。”陆沉郢先安慰了路念笙,又对保镖说“尽快把电弄好。”

“是,陆总。”

保镖匆匆离开,别墅里的阿姨也忙着去找蜡烛了。

路念笙适应了黑暗,悄悄的将自己的手从陆沉郢身上拿开。

陆沉郢瞥了眼她的动作,眸色微不可察的暗了暗,只是什么都没说,反而问道“我能不能在来电之前,继续留在这里呢?”

“这是你的地方,当然可以。”路念笙为他的绅士而充满安全感。

“可是现在你住在这里,我自然要问你的意见。”陆沉郢道“我们坐下来吧?”

路念笙点点头。

阿姨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两根蜡烛,拿着烛台过来点上。

昏黄的烛光一簇一簇的,带着莫名的暖意,让窗外的雷声都显得特别遥远。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见过烛光了。”安静中,路念笙缓缓开口,“很小的时候,我家里还是用蜡烛照明的,所以现在有种回到童年的感觉。”

“你小时候……用蜡烛照明?”陆沉郢觉得不可思议,他觉得蜡烛的作用就是香薰和烘托气氛,照明似乎是上个世纪被淘汰的功能。

路念笙笑着点头,“其实小时候家里也有电了,可是穷啊,平时舍不得多用,我养父又爱砸东西,三天两头就把灯泡打烂,没办法,只能用蜡烛。”

时过境迁,她现在竟然可以平静的讲出那些心酸的往事,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你呢?”路念笙把话题转移到陆沉郢的身上。

陆沉郢还沉浸在对路念笙的同情中,情绪很低落,“要论物质生活的话,我小时候跟现在没有什么分别。念笙,原本你也可以从小过着优渥的生活的。”

“是啊,我也不是没有恨过、恼过,可是时间不能倒流,我们只能往前看,只要以后越来越好就不算辜负时光。”路念笙安慰的笑道。

陆沉郢看着光晕后的路念笙的脸,“我应该学学你的心态。”

“你的心态还不好吗?”路念笙讶异。

“不好,很多事都是表象上的。”

黑暗容易让人敞开心扉,陆沉郢的话也多了起来“我没有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一静下来就会不停的想,想如果我继续读法学,会不会成为一名法官、律师,为世间的公平正义而努力。可我还是妥协了,败给了现实,败给了爷爷的嘱托。”

“现在也很好啊!你做的很好了。”

路念笙真诚的开口。

她的嘴巴一张一合,说的都是陆沉郢的优点。

陆沉郢渐渐的什么都听不到了,只是私心里强烈的希望,今晚不要来电了。

姚淑婉病了。

一病不起。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77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