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肉伦怀孕| 看见叔叔的大捷豹

之见宋念优雅贵气坐于沙发之上,左右两边分别坐了宋岁岁和傅衍倾,而一旁的左手边,则坐着那位传闻里凶残暴戾,嗜血残忍的傅爷。

这副画面,没有任何的修饰和点缀,偏就美得惊心动魄,宛如画卷。

见众人注意力被宋念转移,哭哭啼啼的宋婉婉遂抬眼望过去,这一看她愣了下,心里的悲痛不由得加剧。

那个跟宋念坐在一起的男人,曾经是差一点成为她老公的人。而宋念右手牵着的小男孩,是她宋婉婉的儿子啊。

这对她来说曾经是极其亲近的两个人,现在却倒戈成了宋念的人,何其讽刺。

宋婉婉温柔拭去脸上泪珠,模样凄楚看着宋念,“queen,你跟席老师是师兄妹关系,你偏袒维护他我能理解。可你不过是个局外人,又怎么会知道其中内幕呢。”

这话说得高明,一说宋念不知内幕还要硬掺和,摆明了不讲理;一是说宋念这种人,帮亲不帮理,错对不分,心思不纯。

听了宋婉婉带刺的话,宋念松开牵着龙凤胎的手,身体懒懒靠着沙发,那冷得叫人不寒而栗的声音响起:“什么内部内幕的,我一点不关注。”

“还有我这个人,帮理不帮亲。”轻慢声音落,宋念红唇稍弯,“我虽医术浅显,但也能拿得出手。我替师兄检查过他的手,可是没有受伤过的。”

手托腮,宋念眼神兴味的看了宋婉婉:“所以,我很是好奇宋小姐口口声声说对我师兄有恩,护住他最在乎的手一说是怎么回事?”

不待宋婉婉说话,宋念嗜血一笑:“难道宋小姐是想告诉在场的每一个人,你护住了我师兄拉小提琴的一双手,我师兄伤好一脚踹开你这个恩人?”

宋念的话,已经很明显了,一切不过是宋婉婉自导自演,自欺欺人,真当别人傻好糊弄。

宋婉婉小脸一白,眼泪也不流了,“queen,请你开口说话之前,拿出所谓证据。不然,你所有的强词夺理都是模糊概念。”

“强词夺理,模糊概念?”宋念眸子危险眯起,“宋婉婉,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那我今天就让你看看你要的所谓证据!”

伴随着冷峭心扉的话落下,宋念优雅贵气起身。

她眸子冷得没有温度的望着宋婉婉,“宋小姐要证据,我拿。”

眸子略弯,美眸流转,性感风情的宋念接下去说的话,那才真的是腹黑到家:“只不过我的证据拿出来之后,我师兄清白力证了。”

“污蔑我师兄清白的宋小姐,我请你端茶跪下,向被你污蔑的我师兄诚挚道歉。得到我师兄原谅了,你才能起身,宋小姐觉得如何?”

宋念说着话,扭着纤细腰肢缓缓朝着宋婉婉走去。

傅隽聿那双狐狸眼瞧着那不堪一握的细腰,没来由想起抱她时的画面和手感,只觉得心像是被小猫爪子轻轻挠着,叫他无端的躁得慌。

更想,一件大衣遮身,将她的风情万种遮挡,不让旁人窥探去。

这念头一出,傅隽聿那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等明白过来自己的想法后,他狐狸眼一寒,这个时候存了这种心思,他还真是‘心术不正’。

宋念可不知道傅隽聿心里所想,她停在宋婉婉面前,近距离的看着她,气势气场上全方位的碾压着这位京圈出了名的名媛淑女。

冷眸觑着宋婉婉,宋念声音轻慢掷地有声:“我们做音乐的,从不主动跟人生事端起口角之争。但如果有人不识趣硬要泼脏水,那绝对是要杀得片甲不留,绝不留情。”

白得晃眼的手性感风情拢了拢头发,宋念道:“宋小姐,选吧。”

要么点到即止,要么决战到最后分个输赢。
经典肉伦怀孕| 看见叔叔的大捷豹
宋婉婉这下是真的玩大了,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宋念会横插一脚。

她现在就像是箭上的弦,弓已拉起,无法回头。

及时止损也好,继续战斗下去也罢,她都是讨不到甜头的,必输无疑。

接连败在宋念手里,宋婉婉是真的怂了,面对宋念的步步紧逼,她退缩了。

宋婉婉沉默不吭声,不代表宋念会放过她,极冷的声音响起:“宋小姐,选吧。”

别以为沉默就能揭篇,想都不要想!

安暖站在一旁角落,端着一杯香槟饶有兴趣看着,果不出所料,这个宋念还真不是个善茬,带刺的玫瑰,不好招惹。

这下,宋婉婉是真的孤立无援了,只等声名狼藉,被音协在一众大佬封杀打压了!

往后,小提琴这片领域,就没她宋婉婉什么事了。

白肄看了被针对孤立可怜兮兮的宋婉婉,终是于心不忍开了口:“小师叔,婉婉已经知道错了,您……”

“你闭嘴。”宋念一个冷眸扫过去,嗜血冰冷的眸子看得白肄心一颤,这个小师叔比他还年轻,可是气场好足,完全碾压他。

看了不分轻重的白肄,宋念声音极寒:“我可没听到她道歉,他哪里知道错了?白肄,你别忘了,她在抹黑你师父声誉,要将你师父拉下神坛。”

“你身为弟子,助纣为虐帮外人说话,对得起你师父对你的培养吗?”

被宋念质问,白肄彻底哑口无言,是真的不敢再帮宋婉婉了。

毕竟,宋念话没有说错。

宋念已经没了耐心,她看了装聋作哑的宋婉婉,“宋小姐,别让大家瞧不起你,我们都在等着你一个选择呢?是现在道歉,还是等我证据拿出来,你再端茶下跪,向我师兄磕头认错?”

这二者间的区别在于,现在道歉,给自身带的羞辱和杀伤力少一些。

如果等证据拿出来,端茶下跪磕头道歉,那就真的再也抬不起头了。

这宴会场上的人,随便一个人走出去,说个只言片语,唾沫星子都能淹死宋婉婉。只怕到时,她就算有宋家撑腰,背靠傅家,也难在京城立足。

道理宋婉婉都懂,可她不愿意啊!

无论怎么选,都注定了她必受唾弃和指点。

可她又不能真的等宋念把证据拿出来,一单拿出来,她做让人做的那些事,就会被所有人知道。她名媛淑女宋家大小姐的身份,将会受到波及和影响。

傅隽聿还在,只怕到时候她会彻底入不了他的眼。

一直看热闹的安暖,将香槟一饮而尽后放下,甜腻的声响起:“婉婉,你就跟席老师道歉吧。老师们都看着呢,到底是你不对的,不能继续拖下去了。”

安暖已经目标锁定宋念,不打算继续耗在宋婉婉身上,也不在意得罪她。

笑话,经过今天这一闹,宋婉婉在音乐界的名声算是彻底臭了。指望她引荐自己给音乐大佬们认识,简直是痴人做梦,不切实际。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82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