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湿的文章| 性交故事

傅隽聿看都没有看一眼哭得声泪俱下的宋婉婉,他眼里只有一个人,他亲眼看着那个人开门进入房间,看着那扇门缓缓合上,他才将目光收了回来。

然后,那凶残嗜血的眸子落在宋婉婉身上,寒凉矜冷的声音响起:“你确定,安安真的是你生的?”

“你确定,安安真的是你生的?”

傅隽聿这话问得宋婉婉心脏猛缩,瞳孔剧烈收缩,脸色瞬间煞白。

那声音里的嗜血薄凉,那血腥暴戾,让她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嗯?”傅隽聿眸子寒凉得被他看着的宋婉婉宛如置身冰窟,“回答我。”

这下,宋婉婉连哭都忘了,直接被吓得人都傻了。

手紧抓着礼裙,宋婉婉努力让自己保持着冷静理智,可她做不到啊,傅隽聿看她的眼神,如深渊难以捉摸,好像早已洞悉一切真相。

“我……”嘴唇蠕动,宋婉婉狂咽口水,整个人已经紧张得满头大汗,“我……”

明明知道这个时候她该冷静理智,可是她根本做不到,根本没有人可以做得到在被傅隽聿这双可以杀人的眸子盯着的情况下说谎!

宋婉婉心沉到谷底,她知道有些东西早已不受控制,那些她们一家以为藏得好的秘密,似乎已经藏不住露出小尾巴了……

“当然是。”宋婉婉抓着礼裙的手指疯狂的扣着她掌心,痛意钻心,她才能让自己可以有勇气对上傅隽聿那叫她头皮发麻,发软打颤的双腿。

心虚的看了傅隽聿一眼,宋婉婉忙别开视线,“安安是我怀胎十月生的这件事,是不需要任何质疑的,全京城都知道不是吗?”

这样说服自己后,宋婉婉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突然看着傅隽聿,“阿聿,你是怎么了?好端端,你怎么突然说这些伤人心的话?”

宋婉婉心里,早已经把这一切归结为宋念的功劳。

好像她的所以不顺意,都是在宋念出现之后,这个霉星实在晦气。
让人湿的文章| 性交故事
见傅隽聿沉默不语,宋婉婉以为是她的话起到了效果,她便继续说:“我跟了你五年,安安今年五岁了。过去这五年,我们那么好,你那么信任我……”

抹去鳄鱼的眼泪,宋婉婉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你为什么会这样呢?如果你是想撇清跟我的关系,不认我是安安的妈妈,你大可直接跟我说。”

“你完全没有必要对我的人,对我对你的满腔爱意产生任何的怀疑!”

“宋婉婉。”傅隽聿抱着儿子,眸子寒凉得叫宋婉婉如临深渊,如坠冰窟。

他接下去说的话,才是真的让宋婉婉从云端坠落万丈深渊,再也上不了云端。

“过去这五年,你能瞒得过我的眼睛,我的人,算你们宋家有点本事。”薄凉的话落下,傅隽聿眸子嗜血寒凉。

宋婉婉心一咯噔,是知道什么了吗?她的阿聿……

“不过你最好保证,你们的秘密能一直瞒下去。”傅隽聿嗜血一笑,那笑暴戾凶残得让宋婉婉背脊发寒。

“不然,京城无宋家。”

傅隽聿华已经说完,他抱着傅衍倾就要离开。

宋婉婉扭头看他,提着礼裙追上去,“阿聿……”

“宋小姐不想缺胳膊断腿,就请回去吧。”傅隽聿没有感情的话留下,人早已离去。

宋婉婉浑浑噩噩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傅隽聿抱着儿子回到房间。

“阿聿……”宋婉婉非常难过,不过比起难过,她此刻更绝望更恐慌,“你究竟知道多少我瞒着你的秘密呢?”

经过一夜发酵,晚宴场上的事早已闹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

京城街头小巷,随处可闻‘傅爷’,‘宋婉婉’,‘mus’等名字。

在京城第一缕晨光下,坐在街头巷尾,享受着难得的早餐时光,与二三好友围聚一坐,高谈阔论,好不快活。

比起老百姓们的保守交谈热议,网上这边,才叫精彩——

“怕有小白不明白事情原委,我特意做个总结啊。整个事件如下:宋婉婉以席老师弟子身份登台演出,演出结束要奚落让queen出丑。

谁知道queen一曲即兴创作的钢琴曲碾压宋婉婉不说,席老师更是直接当着一众音乐大佬们的面宣布宋婉婉不是他的弟子。

宋婉婉恼羞成怒,质问席老师和queen的关系,她见识浅薄,根本不知道queen就是mus。如果她没被逐出师门,还得叫一声师叔。

然后,宋婉婉把宴会场上一个音乐大佬撞到导致其颈动脉被玻璃割伤。她打着自己是谢老关门弟子的身份,要为那个音乐大佬处理伤势。

mus站了出来,指出宋婉婉在害音乐大佬。mus替音乐大佬处理完伤势后,她质问宋婉婉是不是真是谢老弟子,因为宋婉婉不会医术。

宋婉婉理亏心虚,说不过mus。于是就在mus找温老席老师的时候,宋婉婉就站出来,当着大佬们的面前质问老师为什么要羞辱她,还对席老师人格污蔑。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83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