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里干活他要了我: 我把老师

她有什么义务和理由陪他去应付他的家人?

应该并没有。

可当听到沈天时说沈老爷子年事已高时,林笙月忽然意识到,她是有点义务和理由的……

记得前世她拿水果刀误伤沈天时那次,沈老爷子是来找过她的,也是第一次亲自来找她。

她伤了沈老爷子最心爱的孙子,本以为沈老爷子是来找她兴师问罪的,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沈老爷子丝毫没有对她动怒或是指责,反而莫名其妙地要求她嫁给沈天时。

她当时都快恨死沈天时了,她会拿刀伤他,都是因为他当时喝醉酒想要‘强’她,因此她毫不犹豫地就拒绝了沈老爷子。

可沈老爷子却颇有耐心地在她耳边一直善诱劝说,而她却是越听越觉得烦躁,尤其沈老爷子还一直提到沈天时的名字。

她没一会儿整个人就烦躁到了极点,脱口就开始诅咒沈天时立刻去死,甚至还说了很多更恶毒的话。

而沈老爷子是患有轻微性心脏病的,平日里又那么疼爱沈天时,哪里听得了有人如此恶毒地咒骂自己孙子,当即没承受住晕厥了过去。

后来被送进医院,因为被她刺激的病情发作,住了好几个月的院才渐渐好转起来。

而她身为罪魁祸首,虽有所抱歉,却因为碍于沈老爷子是沈天时爷爷的这层身份,一直没能拉下脸面向老人道声歉,也不曾去看望过老人一次。

这次她既然重新回来了,有机会对老人做出一些补偿,况且沈老爷子也说了要见她。

于情于理,她都应该走这一趟……

“放心,我不会让爷爷去打扰你。”许久没等到女孩开口,沈天时又继续道。

林笙月闻声猛地回神,意识到男人误会了,心里不由懊悔了一下,她刚刚拒绝的时候怎么就没先好好想想。

随后脑海里快速思考了一下,她道:“没关系,沈先生,我可以去的。

你刚刚不是说要我理解一下吗,我都理解的。而且你之前帮了我那么多次,我帮你假扮一次也是应该的。”

听到‘帮忙’‘假扮’这样的字眼,沈天时眸光稍暗了暗,但最终没说什么,只道:“好,我明天过去接你。”

次日上午,一辆十分抢眼的豪车迈巴赫在帝大的一处偏僻侧门停靠着。

沈天时穿着一身优雅的黑色定制西装,双腿随意交叠坐在后座椅上,一张脸如墨如画般完美英俊。

周淮万万没想到自家老板追人还没几天,和林笙月之间就已经上升到去见家长的程度。

要知道,通常见家长都意味着两人就要‘好事将近’了……
在地里干活他要了我: 我把老师
可林小姐明明前几天还对boss不冷不热的,按理说不该这么快啊……

还是在他不知道的什么时候,boss已经搞定了林小姐?

不由透过后视镜观察了一眼后座椅上的男人,和平时一样冷冷清清的,没什么表情。

看不出有一点高兴的意思。

而且他怎么反而觉着,boss心情有点不太美妙呢……

车外忽然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周淮闻声扭头朝窗外望去,见林笙月正朝这边缓缓走过来。

一头乌色的蓬松长发自然而然地垂落在肩头,身上穿着一件款式简单的鹅黄色长裙,脚下是一双米白色敞口鞋,暖色系的休闲搭配将女孩衬出几分平时少见的温婉。

偏生那张脸还是一如既往的清素淡冷,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糅合在一起,凭空生出一种独特脱俗的美。

令周淮恍然间觉得,这世间能配的上他家boss的,恐怕也就只有林小姐了。

林小姐这一身浑然天成的气质美貌,就是名门千金也未必比得上啊。

愣神的功夫,林笙月已经缓步来到车门前。

周淮反应过来赶紧下车去开后车门,然后想到车内状态不太对的男人,本想提醒林笙月一下,但欲言又止了片刻终是没出声。

算了,应该是他想多了。

都要带林小姐去见沈老爷子了,boss怎么可能心情不好。

而林笙月坐上车后,自己却是很快发觉出一丝不对劲。

好歹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住过三年,她知道沈天时从来不是健谈的人,平时跟人说话甚至称得上惜字如金。

现在虽然变得好像有些不一样了……每次通话或是见面都会有一搭没一搭地找话题聊天,但话也不会很多,最多问上几个就完了,而她又实在不知跟他说什么。

他不说话,聊天也就终止了。

因此他们平时在车上几乎一路都各自保持着缄默。

这次也是一样,沈天时简单询问了一下她的近况,就不再说话了,然后空气就安静下来。

尽管安静下来的男人看上去跟往常一样神色无异,姿态慵淡,但可能因为过去和男人相处久了,林笙月明显感觉的到,男人现在有些不大高兴……

是为什么?

工作不顺心?还是沈老爷子又给他施压了?

脑子里一闪而逝的想法,林笙月没有再深思下去。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86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