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束缚& 公车爽文

“人呢?”一个声音突然冷冷地出现在这空旷的地方,让林玥吓了一哆嗦,毕竟她也只是一个女人,还是被陌生的人绑架,说不害怕那都是假的。

她在脑海里努力回想着,想要搜索到是否有听过这个声音,但是没有,她确定她不认识这个人,也并未跟什么人结仇。

“嗯嗯,带来了,带来了,不容易呢,那个混蛋霍念琛竟真的不讲信用的报了警。”那个绑匪满脸堆笑哈着腰对着那人说。

随后林玥就被拉下了车,被那人一路推着走进一个地方。

那个绑匪把林玥眼睛上的黑布拿掉,只见林玥因为突然看到光而感到不适的眯了眯眼,用手挡住了光,抬头看到了站在对面的人。

那人一脸清秀,带个眼镜看上去,看上去很斯文的样子。

只是林玥不明白,她并没有见过这个人,为什么想要用她来换林琴呢?

“好,干得好,你们先回去吧,答应你们的事情,我不会食言的。”那年轻人看到真是林玥后,眼睛里竟认过一丝阴毒,让林玥突然觉得有些冷似的打了个寒噤。

随后林玥大着胆子打量着这人,略一思索,便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抓我到这里?”

谁知那男人听后竟然笑了起来,接着他冷嗤一声道:“哼,我是谁,是呀像你们这种上流社会的人又怎么会认识我这种人。”说着便一把把林玥推进旁边的一间小屋子里。

林玥吃痛一下,努力寻找着自己的记忆,发现自己真的不认识这个人。那个男人看林玥发呆也不回话,一下子怒气又涌了上来,一只手掐住林玥的喉咙咬牙说道:“我的妈妈,就是因为你们这种人丧命的!”

“你…放…放开我,你说的我真的不认识!”林玥喘不过气来,她愤力挣扎着,她真的想不起来害过什么人。

“挪威餐厅,你还记得吗?那时候你刚刚跟霍念琛结婚,俩人开车到那里去吃饭,我妈妈在那里做兼职,那时候明明是那个大厨没有弄好那个菜,就因为是我妈上的菜,而被开除了。”那眼镜男瞪着眼前的林玥,手微微地颤抖起来。

“我妈……一辈子老老实实做人,从未那样被人冤枉过,回来她就吃安眠药自杀了,发现时已经晚了,到死还惦记着说菜不是她做的,都是因为你,因为你们,我妈她才…….”那男人越说越激动,手上的力气更大了些,让林玥感到快要窒息了。

这时她才想回想起为,那个时候霍念琛还给她很好,俩人经常一起出去吃饭,那次确实是在菜里吃出了不干净的东西,但是那个经理是说要开除大厨的,哪曾想竟是那个经理为了自己的生意把大厨留下了,而开除了他的母亲呢!

“你…先放开我,你冷…静…些!“林玥死命去扒拉眼镜男的手。

眼镜男犹豫了一下,放开了掐住她的手,冷冷地看着她,似乎在等着听这个女人有什么临终遗言一样。

“你妈妈的事我很抱歉,也请你节哀!但是成了那样我并不知情的,而且开除她的应该是她的上司而不是我,你没有理由找上我啊!”林玥摸着已经被掐出痕迹的脖子说。

但是眼镜男听她这么说,反而觉得她这是在为自己找借口,如果那天不是他们,又怎么会出那样的事,他现在失去了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个亲人,又怎么能让他冷静。

原来此人叫陈子强,他从小就没有了父亲,是母亲一把拉扯着长大的,他那会还在读书,因此全靠着妈妈一人做工来供他,本来年纪大了,能做的工作就少,然而那次那个经理确因为不能开除大厨,而选择开除了她,大厨不好找,那样的兼职工可是一抓一大把。

他的妈妈回家后越想越觉得委屈,就吃了安眠药,后来经抢救无效死了,而他也就没有再念书了,而是计划着怎么报复这些害死他妈妈的人。

他查到现在林玥跟霍念琛因为另外一个女人的介入,而产生了矛盾,于是就找人查了她们所在的医院,本来是想直接绑林玥的,但是林玥因为点火自杀,而进了手术室,因此躲过了,于是这才有了这出用林琴换林玥的事件。

陈子强再听到林玥那番话后,越发的生气,只见转身出去了,一会又回来,林玥一看顿时汗毛都竖了起来:“你要干什么?”

“哼,你推的到是干净,那天如果不是你们,根本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我要让你付出代价!”说着一步步朝林玥走去。

此时的陈子强已经失去了理智,只见他拿着刀子阴恻恻地说:“害怕吗?我失去了亲人,我也要让你们尝尝失去至亲的那咱痛苦!”接着他竟然诡异地笑了起来,“我查到,你好像怀孕了,是霍念琛的吧?”

林玥一听心中一惊,不自觉地捂住肚子,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马上怒吼道:“不,你不能这么做,你这样是杀人你知道吗?”
调教束缚& 公车爽文
林玥感到一种绝望正在玥延,此时这里没有别人,只有他俩,此时陈子强已经失去了理智,他是真的会把她的孩子给活生生剖出来的。

林玥一边摇着头,紧紧捂住肚子,一边往后倒退,想要躲开陈子强。

“杀人?杀了又怎么样,难道你们不是间接杀了我母亲吗?我孤家寡人一个,我也没什么好顾虑的,倒是你,我要你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是怎么被从你肚子里剖出来,再死掉的,哈哈哈……”陈子强好像疯子一样的样的狂笑。

“不要,我求你,孩子他是无辜的,而且我真的不知道你母亲的事情,你放过我吧!”林玥害怕了,她紧紧捂住肚子向陈子强救饶。

然而陈子强并未理会她依旧朝她慢慢走过来。

“你要这么做了话,霍念琛是不会放过你的。”林玥试图威胁他,也从心底希望霍念琛能够来救她。

陈子强听到这话不禁嘲笑起来:“霍念琛?哈哈,你还以为你在他心中是重要的吗,人家现在可忙着呢,哪有时间来救你呀!”

林玥一听狐疑道:“你怎么知道?他是不会扔下我不管的!”

“呵呵,真是天真,告诉你吧,我打听到他要准备跟那个林琴订婚了,你呀什么都不是。”陈子强擦着手里的刀子,满脸的嘲讽。

这话像是在林玥头上倒了盆冷水,让她从头凉到脚,怎么会,她还没有跟他离婚……

“你骗我,他不会的,我们还没有离婚,还有肚子里的孩子……“林玥不相信的吼道,怒气战胜了恐惧。

“他都不管你死活用你来交换林琴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你以为你是谁啊,孩子,大人都没地位了,还什么孩子?”陈子强不屑地瞪了她一眼。

此时,他看到林玥那心痛的表情,心底别提有多痛快了。

但是他并不满足于此,他捏起林玥的脸,让她抬头看着他的眼说道:“其实,你死了才是解脱,你想想看,你的丈夫跟别人好了,家人也不要你了,你现在也是孤家寡人了,哈哈哈!”

林玥听到这里,她本来挣扎的手放下了像个断线的木偶一样,她感觉浑身发冷,从心里往外散发的冷,也没有了任何想要挣扎的力气,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恨意,到底她做错了什么才会到了这种众叛亲离的地步。

陈子强见她这副模样,一直以来的怨气才有了些许的释放,冷冷地对林玥说道:“滋味如何,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恨你们了吗?”

林玥呆住了,是啊,从林琴的出现到现在,她走到了一条只剩下自己的路,那种无人理解,无人诉说的痛苦,让她喘不过气来,她好像有点理解陈子强了。

此时林玥正处在绝望中,可是这时她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个人,那是她多年了好朋友,好闺蜜,从上学,上班,结婚,再到出事,她都始终陪着她,也相信着她,想到这里,林玥仿佛又有了力气,她要活着,哪怕世上只剩下她自己,她都要活着。

于是她慢慢抬起头,眼里满是光茫地看着陈子强:“我知道这种滋味不好受,但是我不会把报复成为我人生的目标,哪怕这个世界上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也要努力的精彩的为自己活下去。”声音坚定有力,完全没有了之前因为害怕而产生的颤抖。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88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