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第一次越往里越痛细说*每次先进去那一下特别疼

被一只大手环抱着,想起,起不了,反正起来也无事。

  候三生赖床,多睡了会,发现她早醒来却一动不动。

  “你在看什么?”撑起身子看过去。

  “卍像婆娑。”

  “嗯?”男人鼻音浓重。

  “卍像婆娑,wan卍,余痴儿的新书,穿越平行世界的。”

  说了他也不懂。

  “好看吗?”候三生随意问道,扒了扒她的头发,将搭在脸颊上的拨到耳朵后。

  “好看,昨天跟杜杜借的。对了,还有几本书是Chanel的,今晚放她门口去吧。”

  女人没转身,她想过,那女孩心气挺高,删了好友,就删了吧,无所谓。

  “嗯,那我不用再去道歉?”

  男人吻了吻眼前的耳珠,打过耳洞,因为常年不戴耳环,长拢了去,肉肉的大耳垂。

  手也开始不安分,不是弄她脖子后绕住的头发,就是满足下手感,每天乐此不疲,不过,他也只能这样罢了。

  “哎呀~”女人正看的投入,端着书,溜出被子,准备去书房。

  “好了好了我去洗漱,”候三生把她抱回来,用公仔垫着她的肩背,拉上被子,揉了揉眼睛自顾去卫生间。

  今天无论无何要警告许昌明,再敢找阿谜帮忙,顾问一职就另请高明。

  两小时后,许昌明开着宁星辰那辆警车候在楼下,小乔坐在后排。

  “侯爷,气色不错啊。”

  候三生就没对他们好脸色过,亏他夸的出来。

  “小阿谜在家呢,哦早上路过书店,买了几本她喜欢的书。”

  小乔递过纸袋,候三生没接。

  投其所好,无非是想,让她来驱使自己,偏偏他就拿她没辙。

  “呵呵,昨天看她和杜杜借书,好像作者叫余痴儿,袋子里全是她写的小说。”

  许昌明知道,薛局这边,人情世故,不处理稳妥,他也很难。

  人在官场身不由己。

  听到“余痴儿”三个字,男人接过袋子,“下不为例,再找她替你说事,顾问一职,按违约处理。”

  “呵呵,好好,我当她自家妹子嘛,以后啊要是阿谜有任何需要,一句话,我保证鞍前马后。”

  “我不是在开玩笑。”

  “好,下不为例,我这也是没办法啊,侯爷你要多体谅体谅老哥,以后我们特能组,少不了地方上的帮助。”

  “宁星辰呢!”昨晚的事,就算不教训他,也要警告他。

  “那小子,也不知道中什么邪,薛局的话都敢不听,请了假,大概真是生病了吧。”

  海鲜酒楼的包厢,薛局,身边坐着一位带眼镜的女人,看起来三十左右,长相和她眉眼相似。

  之前就和小乔说过,她们母女关系不好,一直是块心病。

  “唉,薛局,让你久等,该罚该罚,哈哈……”许昌明隔着一个位置坐下。

  候三生坐对面,小乔坐她女儿旁边,十人的圆桌就他们五人,显得很宽敞。

  “小宁也是,早不请假晚不请假,还让许组长亲自开车,怎么样,路线还不熟悉吧,要不要给你们组多配台车,安排个司机过去。”

  “都说薛局是爽快人,那我就代特能组先感谢您啦!”马上起身倒酒敬酒。

  两人的“太极”打的行云流水,都是宦海沉浮磨练出来的。

  满桌海鲜,要是阿谜,肯定能风卷残云。

  余阿谜正啃着,候三生给她叫的芝士榴莲披萨,吃的很满足。

  看小说时,就适合吃用一只手搞定的食物。

  电话铃响起~估计又是那家伙。

  “喂~怎么是你?”

  那头是宁星辰,不记得几时给过他号码。

  “阿谜,现在方便吗?出来见个面。”

  “不方便。”看小说呢,谁叫都不去。

  “今天我生日,刚和女朋友分手,一会要和爸妈视频,能不能帮我假装一下,让他们放心……”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沮丧,很无奈,很没落,还有一丝消极。

  不会想不开吧。

  他找的一家格调高档的咖啡厅,善良的小姑娘,买了个八寸奶油蛋糕。

  “生日快乐!”

  好在候三生不在家,算他幸运。

  “谢谢!”宁星辰今天看起来特别帅,吹得偏分的发型,配他大眼睛,鹰钩鼻,和某天王像极。

  一桌好吃的,牛排,鸡翅,撒拉,焗蜗牛,还有香槟。

  余阿谜心里悲呼,要是早半个小时叫她多好,就不用装满了披萨再来,不过,早半个小时,候三生还没出门。

  “怎么?已经吃过了?”

  “嘻嘻,再吃块牛排还是可以的。”

  好嘛,这个还可以,是真可以,宁星辰严重怀疑,东西点少了。

  “我们把蛋糕吃掉。”

  “不不,你拿回去自己吃。”女人摆出肚子快爆炸的表情,小手直摆。

  几杯香槟,喝的脸蛋上升起两朵红云,又甜又美,还很可爱。

  拍照,视频当然要做一排才行,小伙子揽住美人的肩头,满脸幸福。

  “觉不觉得我们很般配?”宁星辰看着手机屏幕里的两人,目光神往。

  “呵呵……”干笑,她很不自在的缩着脖子,两只胳膊挤在胸前,四年里除了候三生,没被人这么揽过。

  冷不丁,脸颊被亲一口,莫名的紧张袭上心头,女人勉强挤出的笑容随即消逝。

  记忆就此卡壳,再次睁开眼睛时,躺在陌生酒店的大床上,手脚都被捆着,胸前好凉快。

  眼泪刹时哗哗往外淌,大床旁边的靠椅上放着一部银灰色小型录像机。

  “你真美……”宁星辰半跪在面前,用拇指帮她抹去眼泪。

  “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泣不成声,他怎么敢,怎么敢这么大胆,难道不知道这是违法犯罪吗!!

  “我真的喜欢你,真的,阿谜,见到你第一眼时,我的心就被融化,做我的女人,我们一起离开这个城市,我保证让你生活无忧……”

  “你混蛋!快放开我!三生会杀了你,一定会!”

  宁星辰的脸突然变了颜色,被黑气笼罩,眼球乌黑,失了焦距。

  “要怪就怪候三生,是他!是他杀死他们,所以我也要杀了他的挚爱,哈哈哈……让他痛苦,永远痛苦!”

  精神分裂吗?不?他是中邪!余阿谜看的清楚,眼前男人的脸,变了!

  “宁星辰……??”

  “啊!啊!你知道我这两年过的什么日子吗!那个老女人,从未当我是个人!”

  他的表情一直在变,极度扭曲!

  “你看看,这里,还有这里,是不是很变态,对,我每天都在忍受!每天都老女人的魔掌中煎熬!”

  手腕,脚腕,前胸,后背全都是伤,有烟头烫的,夹子夹的,皮鞭抽的……体无完肤!

  后背的鞭伤,还是新的,皮肉外翻,在渗血。

  口口声声说的老女人又是谁?

  他一定被虐待折磨的疯掉!

  “宁星辰,放了我,送你去医院,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

  “放了你!那怎么行,我要让候三生知道,日日夜夜陪伴自己的人离他而去,是个什么滋味!”

  “啊……”脖子被大手掐住,女人痛苦的身体不住颤抖。

  宁星辰也很痛苦,他在挣扎,眼里的光一会黑暗,一会明亮,他控制不了自己,但是,一股强大的意识,让手松开,悬停在空中。

  “阿谜,快走……啊……”再一次掐住。

  候三生和许昌明的手机几乎同一时间,收到宁星辰和余阿谜的亲密照,还有一段女人被掐住脖子满脸流泪的视频,男人的笑声狰狞而恐怖……

  阿谜被绑架!候三生当场吓得魂不附体,站起身眼前一黑,重重跌倒撞翻几个靠椅。

  卫星定位,很快锁定案发地点,警车出动五辆,这是恶性案件,凶手还是名警察,身上有枪!

  “在快点!”

  候三生双眼通红,许昌明打了警,灯,已经连闯几个红灯,救人迫在眉睫!

  “一会到了,把我的身体抬上去!”

  距离直线距离不到两公里,候三生顾不得那么多,直接神魂离体。

  床上的女人奄奄一息,要不是宁星辰拼了老命和体内另一个人抗衡,这会只怕她已经香消玉损。

  此刻的他,也明白过来,自己被附体操控,对方借他之口说出来的话,要报复的人分明是候三生!

“嘭!”强大气流将宁星辰撞到两米外的墙面,脑袋磕的重响!

  他根本不知道,这股冲击波怎的凭空出现,像条软泥鳅滑倒在地,当场昏迷。

  床上的女人更是一脸茫然,刚才一幕,有点像电影特效,大眼睛惊恐加好奇,睁着老圆,有神仙来救自己吗?

 文学

  魔物同一时间被震出,扑向候三生的神魂。

  “来的真快啊,怎么样,看到她还没死,一颗心是不是放肚子里了,你真是该感谢地上那位!”

  无极剑划出一道白色屏障,将魔气挡住,候三生看了眼阿谜,心里又怒又疼。

  “要报仇,冲我来!”剑尖一抖,屏障化为无数道剑气,穿插交织成网,白光瞬间将黑气笼罩。

  “哈哈哈,还以为你多强大,不过尔尔,神魂又如何。”

  魔物能量暴涨,任凭剑气穿体而过,一柄黑色刀影斜砍而下。

  候三生倒退数米,他的神魂与之四年前不知孱弱多少,使出的剑气随之锐减。

  掌心划过剑身,金色血液浸染,剑身颤动,似有剑鸣呼啸,三千剑魂倾泻而出。

  对方的能量是强过他,但是无极剑也不是吃素的。候三生不想也不能久战,必须强势碾压!

  “敕!”

  心口猛的一扯,龙魂低吼,和剑魂一起冲向魔物!

  “轰……”

  黑气的能量被龙魂顷刻间吞噬,剑魂齐下,失了防御的魔物被粉碎。

  候三生松口气,用手帕包住掌心,神魂有些颤颤巍巍,今天超过了一公里范围,对现在的他来说,极度危险,万一被灭的是自己,那具身体就成了植物人。

  龙魂离体也不能太久,不过……它并没有及时返回。

  又是一声金戈铜盘似的龙吟,此方天地随之变了颜色。

  在这么下去,只怕要引起满天神佛的注意,他是为了救人,但是动静太大,大到影响天地间气运!

  刚要召回龙魂,空气里悬浮出一粒粒微小黑色雪花点,眨眼的功夫,汇聚成人形。

  这不可能吧,难道没有被吞噬,搅碎了还能复生???

  余阿谜个大傻子,一个劲用牙齿咬扯绳结,她就不知道,用手解开脚上的,先跑出去求救吗!

  候三生着急,今天怕是要不敌,活不成,她可怎么办!

  三千剑魂白光大作,不等他成形,剑雨落下。

  “顾之棠!”天空有回响!

  声音似老人又似天外神祗!

  响起同时,头顶金光大作,龙魂张开大口,顺走一股佛气,钻回男人身体。

  候三生没搞明白,胸口疼得倒退几步靠墙。

  他不知道的是,几百里外弘法寺一位德高望重的住持长老刚刚圆寂。

  “顾之棠,你已见过察尔苏兰,夙愿已了,何故还要害人。”

  金光缓缓化作,老和尚打坐模样,候三生能感应出,他已成佛,且佛光的能量强大,被其普照的空气让人甘之若饴。

  “我当然是要报仇啊!候三生,你欠我的!不还给我,就还给兰儿!我以顾氏一族世世代代血脉气运发下宏源,候三生必须保兰儿这一生平安!!!”

  佛光下,魔气灰飞烟灭~一抹红光于金光同时散去。

  他不同于普通魔物,强大的能量里满是察尔苏兰十世尝尽苦楚,千灾万劫换来的加持和保护力,实力远超八千年大妖。

  至于兰儿是谁,他根本没半点心思去想,许昌明他们已经出了电梯。

  “嘭!”房门被撞开,神魂归位,搀扶本尊的魏季开,鱼子酱都吓了一跳,也不提前通知下,说醒就醒。

  扒开许昌明,冲了进去,女人还在使命咬绳子,刚刚房间里发生的事,她一无所知,只知道宁星辰莫名的撞向墙壁。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22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